资产500亿,西王集团告急:300亿债务拉响警报!

资产500亿,西王集团告急:300亿债务拉响警报!
2019年10月22日 19:29 财经锐眼V

西王、魏桥:山东两大民企巨头

山东民企哪家强?熟悉山东经济的会说:西王集团、魏桥集团。

这两家位于山东邹平的民营企业,经过几十年的打拼,成为了在全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都颇具影响力的企业。

魏桥集团,集纺织、印染、服装、热电等多项产业于一体,连年入选世界500强企业。旗下有三家上市公司,分别是中国宏桥 (01378.HK)、魏桥纺织 (02698.HK)、宏创控股(002379.SZ),创始人张士平有着亚洲“纺织大王”和“铝业大王”的称号,长期位居山东首富。

西王集团,则是中国最大的玉米油生产厂家,全亚洲最大的葡萄糖生产商,集团涉及农产品加工、特钢、物流、贸易等多项产业,中国500强企业之一。集团总资产500亿,员工16000余人,旗下同样有三家上市公司,分别为西王食品(000639.SZ)、西王置业(002088.HK)和西王特钢(01266.HK)。

西王集团的这三家公司中,最被人熟知的是西王食品。西王食品的主打产品西王玉米胚芽油由赵薇代言,是很多消费者的厨房必备品。

明星企业的危机

曾几何时,这两家大型集团是无比辉煌的明星企业。但这两年,它们都不同程度陷入到危机当中。

2017年,魏桥集团爆发债务危机,旗下的中国宏桥被国外机构做空,股价暴跌。做空机构质疑中国宏桥虚报利润、财务造假。

2017、2018年,魏桥集团因为环保违规,被责令关闭了大量产能。

西王集团,则深陷债务危机当中,日子同样过得艰难。

最近,一则公告让西王的债务问题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10月21日,西王集团发布公告称,拟在上交所公开发行2019年第五期公司债券“19西集06”,发行规模不超过4.5亿元,拟将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用于偿还有息债务。

发债目的是“偿还有息”债务,说白了就是借新债还旧债。

而借新还旧的背后,是西王集团严重的债务危机。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上半年,西王流动资产135亿,负债总额306.85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为163.69亿元。

这意味着,西王的流动资产已无法覆盖流动负债。

截止今年6月,西王集团现金流净额仅为13.58亿,货币资金只有13.74亿。

而2018年底,西王集团账上的货币资金还有31.78亿元。

短短半年就如此恶化,西王集团严重的债务危机是如何造成的呢?

这要从债务担保说起。

“互保”引发的蝴蝶效应

山东邹平民营经济非常发达,不仅有魏桥、西王,还有一家重量级企业——齐星集团。

齐星集团主要业务有铝业加工和热电联产,跟魏桥集团颇有几分相似。

2017年3月,有媒体曝出,齐星集团陷入70亿债务危机中,企业基本停产。

而西王集团,正是齐星集团最大的债务担保方。

西王集团为何要为齐星集团提供债务担保?这就涉及到一个“互保”问题。

“互保”是指两家企业对等为对方保证贷款,当一家企业出现还贷困难时,另一家企业就需要连带承担还款责任。

中国民营企业普遍存在“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如果没有足够的抵押物,民企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企业之间,往往只有相互担保,才能从银行拿到贷款。

民企为了解决自身贷款问题,往往与同一地区相识企业或同行业上下游企业“互保”,由此获得贷款。

当“互保”的规模扩大之后,就会形成三家甚至更多家企业组成的联合担保体系,这种体系也叫做“联保”。

“互保”也好,“联保”也罢,最开始的目的是民企之间抱团取暖,相互救济。

在山东的经济结构中,传统的重工业、加工业民企比重很大,盈利能力普遍比较低。这种产业机构意味着,一旦市场有风吹草动,这些缺少“护城河”的民企,就容易爆发危机。

受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影响,本就利润薄弱的这些处在产业链下游的民企往往最容易出现问题。

一家出问题,“互保”、“联保”的其他企业就会受到冲击。在经济下行时,抱团取暖就会变为“火烧连营”。

在之前经济上行的时候,银行放贷冲动强烈,齐星集团拿到贷款也比较容易。在拿到贷款之后,齐星集团四处投资,对外投资的企业多达28家。

齐星集团原本发展的很稳健,但有了钱之后头脑发热,步子迈的太大。后果就是一通投资过后钱没了,但投的项目还没见效益。

“赚的少,花的多”,这种情况持续下去,任何企业都会爆发危机。

再加上“互保”、“联保”产生的蝴蝶效应,一个地区只要一家企业出事,往往就会波及整个地区大多数企业,出现“区域性金融风险”。

西王的现状

西王给齐星担保了多少钱?在2017年3月29日,齐星集团刚出事的时候,西王集团公布的数据是:对齐星集团及下属子公司提供担保余额为29.073亿元。

29亿,放到任何一个民企都不是小数字。当时的西王为了缓解外部压力,特意提到:所有担保已全部追加风险缓释措施,公司不存在单独为齐星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提供担保的事项,均采取追加股权质押、房地产、机器设备抵押以及反担保措施,整体风险可控。

整体风险可控,不会对自身生产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是当初西王集团放出的信号。

但事实并非如此,由于山东邹平多家企业出现债务危机,银行对当地企业更加小心谨慎。还想获得银行贷款?只能说是难上加难。

于是西王集团的主要融资渠道,成了发债和股权质押。

股权质押方面,目前,西王食品第一大股东——西王集团持有公司股份 320,545,721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70%,累计质押/冻结股份合计 297,273,099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27.54%。

西王集团持有西王食品的股份,几乎被全部质押。

债券方面,2018年2月24日,大公国际资发布《大公下调西王集团有限公司主体信用等级至AA》的公告,将西王集团有限公司主体信用等级调整为AA,评级展望维持负面,并将存续期内公司债券的信用等级调整为AA。

目前,东方金诚和大公国际这两家评级机构都将西王集团及发行相关债券列入到了信用观察名单。

东方金诚的报告还指出,西王集团2019年10月-12月存在一定的债券集中兑付压力。

再说直白点,西王集团最近两个月的债券有可能还不上。

债务危机之下,西王集团在今年7月18日和9月19日先后被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两次执行标的分别为6000万和8000万。

受到债务危机影响,西王食品10月18日股价大跌超过5%。

结语

目前的西王集团,已经获得政府30亿元重点企业发展基金的支持,这对缓解债务危机能起到一定作用,但显然远远不够。

西王集团内部也启动了瘦身计划,落实“做大粮油、做精特钢”的发展战略,对于非核心关联业务进行清理。

西王集团为1万多名职工提供了就业岗位,笔者希望它能挺住。

但笔者认为,西王集团管理层更应该从当下的危机中深刻反思:

为什么要搞大量跟主业不相关的多元化?知不知道“互保”的金融风险有多大?在经济上行的时候,有没有提前为下行做准备?

万事皆要未雨绸缪,如何把危机扼杀在摇篮之中,是太多中国企业要学会的技能。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