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监管,数字货币交易所出海或成唯一出路

面对监管,数字货币交易所出海或成唯一出路
2020年01月15日 11:34 沉雨梦暗

日前据新京报消息,北京金融局局长霍学文明确指出:未来境内应该不会发放虚拟币交易所牌照,近期监管部门也将对于虚拟货币、虚拟货币交易所打击的高压态势,虚拟币监管不存在是否更严格,只会更严格。

虚拟货币不能够、也不得作为法定数字货币,我国只有人民银行才能推出法定数字货币。针对未来境内是否会发放虚拟币交易所牌照,霍学文回应称“应该不会”。“我国不允许跨境虚拟币交易,任何机构不能把境外的虚拟货币卖到国内,任何机构不得提供虚拟货币与人民币的兑换。北京金融局对于发币行为会密切监控、“零容忍”,严厉打击,发现一起、清除一起。

针对这一重磅消息,作为全球区块链行业媒体领导者贝数区块链,也第一时间采访了业内二十余家头部知名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相关业务负责人,其中大部分虚拟货币交易所负责人拒绝接受采访,纷纷表示在当前国内的高压环境下应当保持低调。以下是贝数区块链在采访过程中了解到的部分相关从业者对于未来中国大陆数字货币交易业务发展前景的观点及展望。

坚定不移地出海,走出国门

在和币赢交易所(coinw.ai)的负责人Aelx交流沟通的过程中,他表示:“要坚定不移地出海,走出去。”而业内大佬酋长则说:如果回答改为国内会发放虚拟币交易所牌照相信一定是爆炸性的新闻,现阶段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在意料之内。而ZT GLOBAL负责人苏莨表示:这个行业利空新闻太多,只是当做一个正常的新闻来看待,不过也能看出来国家密切关注着这个行业。

在谈到政策这个消息的反应时,业内从业者基本都表示在意料之中,Alex说他看到这个消息,第一时间的感受,想法就是:预想预料之中,就是之前他们一直有的的这个预判和感觉。国内很难会这个真正的和规划去落地加密数字货币这个产业,对于我们来说,现在是政策角度来说,我们肯定是一家全球化交易所,总业务主要放在海外。

针对目前政策现状和未来中国大陆地区的加密数字货币业务的规划时,Alex说:“未来国内的话肯定还是以合规为核心。”苏莨则表示:希望能尽快合法,纳入监管,正本清源,清理行业蛇鼠,良币驱逐劣币,跟上国际节奏。让数字货币交易行业成为像A股一样普惠金融行业。

酋长是很坚定的表示:国内没有出相应合规政策前,不考虑在国内开展加密数字货币业务。

同时关于是否会出海,发展全球业务这个话题,笔者还和大家聊到,如果出海会选择什么国家,是否还会开展国内业务?

苏莨表示:我们原本就注册在香港,从公司属性来讲不属于大陆,但是大陆的交易市场还是占据全球数字货币市场很大比例。交易从来都是自愿的,我们交易所就在那里,大陆用户是否来交易都属于自发行为,只要他们来交易,我们就给大家做好服务工作。

Alex说关于出海,主要会选定为韩国,东南亚,包括全球其他有这个发展潜力的国家都会在他们考虑范围内。苏莨则表示:一定会的,数字货币交易是全球交易行为,原本就起源于国外,而且比例占相当大的一部分,尤其现在全球政治局势动荡,数字货币更因为地缘政治而成为流通的硬通货,所以海外的市场我们尤其会重视。出海会选择的国家的话,会以周边东南亚国家和欧美国家为主,如果有机会的话,中东地区肯定也是大头。

而酋长等已经带团队先行一步,他表示国际化和合规化是未来一段时间抢占加密数字货币市场的重中之重,目前对加密数字政策比较友好的国家新加坡、韩国、日本、马耳他等等已经出了相关政策,印度尼西亚、越南、菲律宾等等发展中国家,虽然没有出相应的政策,但是加密货币市场氛围也非常好,他们也已经在积极开拓其他国家的加密数字货币业务比如这次我们跟随斯里兰卡一带一路国家经贸团考察了斯里兰卡当地市场,也是发现了一些机会,有潜力成为南亚的金融中心。

国内政策:良性推动,拒绝粗暴一刀切

说起对国内政策的建议,Alex表示关于国内政策,还是应该比较良性的去推动和规划,而不是简单,粗暴的一刀切,本质上交易所们都还是全力支持国内的政策。

是否希望国内尽快对行业定性或者完成加密货币业务的合规?例如像新加坡、韩国等地一样,有明确的政策和声音,还是说保持现状是最好的。

Alex觉得这个立法过程,整个的这个政策推动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包括韩国也是一样。包括韩国新加坡,他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不是一蹴而就,所以我们希望有朝一日,能有更明确的政策和合规化途径出来。

苏莨明确表示:有明确的政策和声音肯定是最好的,现在国内的从业者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而这个市场又很大,数字货币和区块链产业两者相辅相成,既然区块链行业是未来的科技支柱产业之一,那么数字货币也一定会持续存在。逾期现在行业乌央乌央龙蛇混杂,不如逐渐规范起来,当然我认为如果真的规范,可能这个期限会很长,比如十年甚至更久。

同时苏莨还认为我们的后代,比如20后,是含着BTC出生的一代,未来的家庭和个人资产配比情况,和目前的传统形式一定有着非常大不同,这是一件久远的值得规划的事情。希望数字货币以更加正面的形象为大众所认可,而不是依然披着CX的名义。

酋长则是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全球加密货币业务目前还是处于较早期阶段,行业会存在比较多的乱象,希望更多的国家能够出台相应的合规政策,行业从业者更多的做好投资者风险教育工作,让数字货币行业规范起来,这样行业会走得更久更远。

包括国内已经对加密货币涉及业务做了定性,这个监管的趋势会越来越明确和细化,当然我们希望能够将行业合规化,出台相应的政策,但是至少在近两年加密货币在国内不大可能会合规的说法,国内不管哪行哪业的政策一定会围绕在赋能实体经济发展,“脱虚向实,落地为王”是国内区块链公司的出路,在国内更多的机会在于区块链技术服务实体行业,解决金融、医疗、能源、司法等现实问题。 最后币赢的Alex还是强调,要坚定不移地出海,走出去。

哪里才是区块链下一块新大陆?

随着区块链的高速发展,全球各个国家的政策也都在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国家倾向于收紧监管。这给中国那些想要出海的区块链公司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

除了公司出海以外,还有团队出海。靠近中国且对数字倾向政策开放的日本,也是区块链团队出海的首选国家。

据了解,从2017年起多家中国和海外区块链公司跨境业务中,像美国、日本、新加坡、瑞士、直布罗陀、开曼等国家和地区都是中国公司出海的选择。除传统离岸中心(如开曼)外,像瑞士、直布罗陀这一类小国家开放程度会更高,“船小掉头快”。而像美国、中国等大国则倾向于从严监管,政策开放较慢。

针对中国区块链公司的出海选择, 有两点非常关键:“第一中国公司出海要做跨法域的离岸结构设计,不能只去一个国家,而是搭多层离岸结构。第二最好是选传统离岸中心,且传统银行业发达,最理想是所有的大银行都有分支机构,数字货币未来很可能会跟银行系统打通,只是时间问题。”

此前根据贝数区块链报道,为了应对国内越来越严的监管,币安团队早已将相关工作人员和服务器转移到海外,且分散到了十几个不同国家和地区。币安CEO赵长鹏对此解释,不想把团队放在某一个国家,因为未来各国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

这是一场监管与反监管的游戏。中国政府的监管仍在继续,这些出海的区块链公司一边想出各种方式规避监管,一边渴望着数字货币在中国的合规化。数字货币交易所YEX发起人黄建对贝数区块链的记者说,他虽将交易所放在新加坡,仍“做好回中国的准备”。

未来境内到底会不会发放虚拟币交易所牌照?如果会,这一天什么时候到来?没有人会知道!

声明:本文所发表资讯不代表本公司任何投资暗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图片来源网络,若存在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删除。

(1、 内容来自链得得内容开放平台“得得号”,稿件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链得得官方立场。2、 凡“得得号”文章,原创性和内容的真实性由投稿人保证,如果稿件因抄袭、作假等行为导致的法律后果,由投稿人本人负责。3、 得得号平台发布文章,如有侵权、违规及其他不当言论内容,请广大读者监督,一经证实,平台会立即下线。如遇文章内容问题,请发送至邮箱:chengyiniu@chaindd.com)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