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多广:两个关注领域三个发力点,切实提升普惠金融高质量发展水平

贝多广:两个关注领域三个发力点,切实提升普惠金融高质量发展水平
2024年07月10日 16:55 金融电子化

不同于世界上已有的模式,普惠金融在中国走出了一条非常独特且快速的发展之路。据世界银行2022年6月发布的全球普惠金融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在多项普惠金融指标上排位居于中高收入经济体前列,如账户拥有率、移动支付普及率和储蓄参与率等。总体上,从政策支持“红利”和金融指标改善来看,中国普惠金融事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依托科技进步和政策指引,中国的普惠金融发展呈现出显著的特点。一是数字技术在普惠金融服务降本增效、量增面扩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二是充分利用原有的金融体系,比如鼓励银行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积极开展支农支小服务,并没有“另起炉灶”成立新的普惠金融机构;三是发展速度非常快而且内容日渐丰富,目前已经从早期的侧重信贷逐步发展为建设包容度更高的普惠金融生态体系。

在这样的背景下,特别是2023年国务院正式印发了《推进普惠金融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了未来五年普惠金融的发展方向,我们认为进一步提升普惠金融的高质量发展水平,应侧重两个重点领域并找准三个发力点。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院长  贝多广

重点领域之一:金融健康

“金融健康”是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CAFI)于2019年率先引入国内的概念。这个概念既可以作为普惠金融发展的目标,也可以作为检验普惠金融成果的指标。金融健康是一种商业模式和社会治理的结果视角和度量标准。在微观层面,消费者金融健康关乎为数众多的个人、家庭、小微经营主体的韧性与发展;在行业层面,消费者金融健康意味着好客户与业务成长潜力,也是金融服务供应商履行社会责任的重要体现;在宏观层面,消费者金融健康是金融稳定和社会安全网的重要组成部分。投资于消费者的金融健康是新的商机和多赢的举措,可以同时为消费者、金融服务供应商、政府和监管部门以及整个社会创造价值。

总得来看,中小微弱群体,也就是普惠金融服务的重点人群,他们的金融健康状况更为脆弱,更需要重点关注。《中国普惠金融发展报告(2023)》曾写道,具体到乡村层面,消费者可能因为缺乏金融知识和经验,不能正确地使用金融服务而使家庭陷入财务困境。商业机构也可能打着普惠金融的名号,利用消费者在认知和信息上的弱势,把不合适的服务销售给了消费者,进而导致“金融隔阂”的产生。金融行业需要关注这种隔阂的存在,扭转中低收入人群对于金融产品,尤其是保险产品的不信任感。在全社会都要大力推广金融素养教育并倡导金融健康理念的同时,金融机构要在乡村振兴工作中发挥更加主动的作用,将消费者保护理念融入到乡村金融发展战略中,提升乡村中低收入群体对普惠金融的承接能力。

重点领域之二:金融支持乡村振兴

在以“乡村金融”为主题的《中国普惠金融发展报告(2023)》中谈到,当前,金融支持乡村振兴主要遇到这样几个困境:一是以县城中心服务分散的乡村客户,服务成本较高。村级的金融服务站业务相对单一,效果不如县域内机构的业务经理上门式服务。二是以分割的业务服务混合的金融需求。乡村主体多数是兼业的,包含农业生产、经营收入和劳务收入,因此他们对金融服务的需求也不局限于农业生产,还需得到相应的生活消费、保险、储蓄乃至理财等金融服务。三是以市场机制应对市场失灵。设在县城的县级金融机构既要调配乡村之间的金融供给和需求,也要与城市间进行交换和资源配置,在这个过程中有的机构扮演了“抽水机”的角色,由此出现资源配置市场失灵的现象。四是以较小的利润空间应对政府和社会要求。对于各界提出的环境目标、社会目标和治理目标,很多小型金融机构捉襟见肘,难以可持续发展。

针对上述问题,CAFI结合长期、多地的调研情况,于2023年正式提出构建具有“双重目标”的乡村金融,希望这种金融形式既能成为乡村振兴过程中的有效动能,又能实现自身的可持续发展。

首先是定位双重目标,以乡村振兴为导向。对于金融机构来说,一方面要坚定在主业中支持乡村发展,结合机构优势更好地满足乡村振兴中产生的多元、新出现的各类金融需求。另一方面,金融机构在主业中实现了商业可持续性后要积极地反哺乡村,结合机构优势为乡村全面发展出一份力,在这个过程中更好地与乡村主体保持紧密的联系。乡村金融机构与纯商业机构存在一定的差别,因此未来也应在认定“双重目标”金融机构并建立配套政策方面继续探索。

其次是各类金融机构错位竞争、优势互补。在金融服务供给机构层面,在不同金融业态均衡发展的前提下,各类金融机构应结合自身的优势,通过同类机构之间差异化定位实现错位发展,不同机构之间优势互补合作共赢。

再次是利用数字技术提升乡村金融生态的活力。未来,应加大探索数字技术在乡村金融各领域的运用空间,通过数字技术助力各类金融机构实现“双重目标”,在数字经济背景下更好地连接金融服务与经济社会发展。

三个发力点

除此之外,还有三个重要的发力点。首先是推动信贷政策重视生产侧的同时关注消费侧也至关重要。长期以来,金融业对乡村信贷需求主要落脚在生产侧,对消费侧的信贷需求关注不足。而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CAFI)研究团队多年来调研观察的结果来看,一方面,乡村居民的消费性信贷需求是广泛存在的,另一方面,乡村小微企业大部分具有家庭经济属性,融资用途呈现生产与生活、多产业之间的“混合性”,此时刻意划分并无实际意义。

例如,CAFI2023年对宁德市调研的数据显示,获得资金融通的家庭中,用于农工商生产经营支出的家庭占比为43.6%,而用于生活性消费的家庭占比达到82.6%,约为前者的2倍,其中用于购房建房家庭占比最高、其次是子女教育,比例分别达到45.6%和41.8%;获得资金融通的经营主体中,经工商部门核准登记的小微企业开展生产性融资的比例为62.6%,开展生活性融资的比例为75.9%。相应地,金融行业可以看到消费侧的或者说生活侧的资金需求是更广泛存在的。可获得、可负担、期限灵活的信贷产品对乡村中低收入家庭实现平滑支出、扩增消费和扩大生产都具有重要作用。

其次是大力推动普惠保险的发展。CAFI从2019年开始在部分城乡开展“财务日记”调查,跟踪观察了100多个家庭的收支流水、财务状况,并且多次到受访人家中进行深度访谈。一个重要发现是,对于中低收入家庭而言,保险比信贷更为重要。诸如家庭成员患病、意外受伤等并不鲜见的风险事件,会对缺乏保险保障的家庭的财务状况形成直接冲击。并非所有经济主体都需要信贷,但所有经济主体都可能遭遇风险,都需要一定程度的保险保障。

在明确了普惠保险巨大发展潜力的基础上,我们还需要能够将普惠保险产品落地。未来一段时期,保险行业及相关支持机构需要通力合作,创新普惠保险产品及其可持续的供应机制,以数字化、标准化和智能化的数字普惠保险产品作为普惠保险广覆盖的助推器。

再次是还要构建绿色普惠金融的服务能力。绿色乡村的发展至关重要又充满挑战:一方面,为了实现“双碳”目标,农业和乡村小微企业碳排放问题是不容忽视的;另一方面,许多乡村生产活动与经济脆弱的农村地区的发展和自然环境有着密切的联系,即使环境政策的微小调整也可能会深刻影响到他们。因此,为实现乡村的绿色振兴,绿色普惠金融产品的落地势在必行,它们在助力农业和乡村公正转型、可持续发展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由联合国等组织合作发起的全球中小企业气候中心倡议的一项调查显示,没有合适的技能(63%)、缺乏资金(48%)是许多小企业没有采取气候行动排前两位的主要原因。面对这种情况,金融行业可以充分发挥金融科技在绿色普惠金融发展中的作用,与地方政府、企业合作搭建相关数据平台,逐步构建绿色普惠金融的服务能力。

中国的普惠金融在提升金融服务普及性、增加金融产品和服务的可得性、支持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战略等方面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同时未来也将继续为全球普惠金融的发展提供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此文刊发于《金融电子化》2024年6月上半月刊)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