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美食游记,全在这里

台湾美食游记,全在这里
2020年12月26日 16:55 十万加故事

今日作者想跟大家谈谈台湾的美食。亲属离世,从内地赶回台湾祭祖。早晨去,下午回,吃饭的时候也就在附近乱搞,但是感觉还很满意,特别是想到傻瓜朋友,更要介绍一下。台湾人所说的「意面」,与我们所谓的「伊面」,完全不同,就像云吞面的银丝,过干烧。面很细,禄得比较软,也没有银丝的柔韧。

进餐后,味道不错,面含碱水和鸡蛋,很香,没有白上海面条的味道差。主人将一只小竹笼放入滚汤中,投出一团面,用另一只竹笼压住面,不让面散开,一上一下将两只竹笼轻轻摇动,大约一分钟左右,面就熟了。在空碗里放上酱油、干葱末和肉末,放入面条,拌匀,再铺上豆芽,一碗干意面即可。若点的是汤面,再淋上味精汤,就可以了。面的分量不大,吃得太多,至少要两碗。

由于我喜欢面条,又不叫两碗,另一碗是要干米粉。台湾小而有弹性的米粉非常美味。切片时,要将材料切片,抓一撮姜丝,淋上浓浓的“酱汁”,选好猪心、猪肝、三层肉、鱿鱼、烧肉、腊肠、卤蛋。鱼骨是特色,内陆罕见,另外还有“肝腱”,与肝无关,是粤人称之为“猪肺裙”的肉。而汤里有鱼丸汤,和潮州的不一样,近福州丸,里面有肉馅,馄饨做得小粒,很好吃。到台北找面吃,不妨试试「面王」。

近来总听朋友说想念台湾的酱吃,其实酱这一种文化,还是台湾才有的。内地人用的酱油,最浓也是浓到「珠油」的程度,不像台湾的,已成「膏状」。所谓“膏药”,也有一点夸张,不过浓度就像番茄酱,没有膏药的膏药那样有粘性。酱酱不一味咸死,它的味道和一般酱油一样,有淡也有成。咸味中,也要分清与不清,香与不香,这是老饕所能辨别的。使用酱油膏的条件是什么?

当然,最典型的是小贩档的切仔面,小玻璃橱窗里摆满了烧熟的猪肝,猪心,猪肚等,还有熏鲨鱼。宾客要了一碟,店主便用刀子切片,铺上一些姜丝,再加上一匙酱油,就这样上桌了,酱油与猪肚的味道配得天衣无缝,如果用普通的酱油,那可就大不一样了。

另外,在食用熏鲨肉的时候,除了酱汁外,还可以加入山葵wasabi。自然不会是生磨,用贱价山葵粉拌出来,感觉绿色的化学物质,绿得很不自然,很吓人那种。台湾人喜欢吃内脏,尤其喜欢吃肉,以为能与内脏相提并论的肉,只有「肝腱」,是我们的猪肺裙。再加些姜丝和酱汁,也是世界上绝品。

最终,在街边的切仔面,切字不代表泡茶,也不代表禄面。小切仔,应该是指把所有的原料都乱“切”一下,面条属于油腻面的那种,但碱水味并不浓,分汤和干燥,叫一碗干,小贩淋上酱膏。就像我们在面条里加蚝油一样。是的,酱汁可以说是台湾的蚝油,看起来也很像。牡蛎的鲜味对蚝油是有利的,酱油的鲜味来自豆香。通常市场上出售的酱油膏味道不佳,要买的话,记得用西螺产的“萨油”,代表的是“瑞春酱油”。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