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第一悍妇逼着皇帝只娶一个老婆还当着大臣面打皇帝

明朝第一悍妇逼着皇帝只娶一个老婆还当着大臣面打皇帝
2020年10月21日 18:16 文化一锅粥

说张皇后是妒妇,并不只是因为明孝宗一生只娶一个。明孝宗因为身世的原因,生性比较懦弱仁爱,这一点从明孝宗与内阁的相处中就能看出来,不相争,对内阁的意见从善如流。因此在与张皇后的相处中,明孝宗也经常处于弱势地位。

张后尝患口疮,太医院进药,宫人无敢传者...帝亲率登御榻传药,又亲持漱水与后。宫人扶后起坐,瞪目视帝。少顷,帝趋下榻。盖将咳,恐惊后也。其厚伦笃爱若此。

张皇后生病,明孝宗亲自侍候,为其传药,恩爱如寻常夫妻。但张皇后的表现却不像一个贤后,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依靠孝宗的宠爱,纵容自己的兄弟圈占田地,另一个则是有极强的控制欲,掌控了明孝宗,又将儿子朱厚照操纵于手中,最后在嘉靖皇帝手上翻了车,落得个凄凉下场。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张皇后得势后,她的弟弟张鹤龄被封为寿宁侯、张延龄为建昌侯,两人飞扬跋扈,圈占田地,横行乡里,以致沸腾。有人弹劾张鹤龄侵占民田,明孝宗派太监萧敬前去调查,查明真相后将数名张家的家奴依律当众斩首。随后萧敬回宫里向孝宗禀报。

适当上与后方对膳,后闻甚怒曰:“外边官人每无状,犹可。汝狗奴亦若是耶?”上亦佯怒且骂。及后退,呼敬曰:“才所言非我本意,汝得无泄此语耶?恐外边官人每闻之惊破胆也。”敬力辨未尝闻于外,上犹不信。即遣人各以白金五十两赏二勘官。且云:“偶与后有怒言,特戏耳。恐尔等惊怖,以此为压惊。”

从上述明孝宗与张皇后的一言一行中,我们明显可以看出明孝宗在夫妻间处于弱势,甚至不惜于皇帝之尊在太监面前示弱以讨好张皇后。而张皇后就像个小家子气女人,只记得家里父兄的几亩田地,却没有为天下万民考虑,毫无母仪天下的雍容大度。张皇后的强势导致明孝宗也不敢纳妃,充实后宫,以致子嗣稀少。

当时还盛传着一个传说,那就是明武宗朱厚照并非是张皇后亲生,而是一个叫郑金莲的宫女。与张皇后成婚四年后,仍然未能怀上子嗣,为了不失宠,张皇后很关键,恰好当时明孝宗与宫女郑金莲有染,并生下朱厚照,张皇后于是强行占为己有。本来这件事情很隐密,可十几年明孝宗却突然将郑金莲的父亲郑旺监禁起来,郑金莲罚到浣衣局,实际上起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反效果,将这段隐情再次暴露在天下人面前。

而郑旺依然不屈不挠,正德二年,即朱厚照登基后通过买通太监,再次来到东安门要求面见朱厚照,讲明当年的真相,结果郑旺、郑金莲被处死。一个宫女、一个普通平民,敢认皇帝为儿子,与皇太后争儿子,并当庭对证,如果完全子虚乌有,想必没有这点胆气。而朱厚照与张皇后并不亲,宁愿住豹房和镇国府也不住皇宫,是不是也是一个侧面的证明?

但张太后的日子到嘉靖继位以后就没有。嘉靖皇帝虽然是由藩王继位,可来到京城后却一点也不怯场,他明白自己继位是名正言顺,而非张太后、杨廷和等人的施舍,因此京城虽然风险万分,但他坚持自己的立场,发动大礼议,借此清除了杨廷和等旧臣的势力。随后又直指外戚,也就是张太后的兄弟张延龄等人,要求他们将圈占的民田归还百姓。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