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瑞世纪两年亏损13亿 影视项目大额计提且诉讼缠身

欢瑞世纪两年亏损13亿 影视项目大额计提且诉讼缠身
2021年06月18日 11:41 核心价值发现者

2020年欢瑞世纪再次亏损,当期归母净亏损7.85亿元,同比增加42.40%。同时,影视项目大额计提,剧集积压以及诉讼缠身等问题也使得欢瑞世纪处境艰难。

曾一手打造《古剑奇谭》、《青云志》等诸多热播剧的欢瑞世纪联合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欢瑞世纪,000892.SZ)近年来可谓是“满目疮痍”。尤其是在2020年,A股大部分影视公司受疫情影响出现亏损的情况下,欢瑞世纪亦难侥幸。2020年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85亿元,同比下降65.76%;归母净亏损7.85亿元,同比下降42.40%。

尤为注意的是,欢瑞世纪亏损的背后或是因为其进行大额计提、资产减值,而这也使得中天运会计师对欢瑞世纪出具了非标准审计意见的专项说明。同时,欢瑞世纪在拍影视剧和已拍影视剧的大量积压也使得其存货余额始终维持高位。

然而,欢瑞世纪的问题不止于此。年报显示,欢瑞世纪目前还有6起诉讼尚未判决,有5起诉讼尚处于一审阶段,其中最引人关注的便是2019年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引起的27个证券虚假陈诉责任纠纷案件。针对上述情况,发现网向欢瑞世纪公开邮箱发送采访函请求释疑,但截至发稿前,欢瑞世纪并未给出合理解释。

两年亏损13亿影视项目大额计提

4月30日,欢瑞世纪发布2020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85亿元,同比下降65.76%;归母净亏损7.85亿元,亏损增加42.40%;扣非归母净亏损7.48亿元,亏损增加36%。对于业绩不佳的原因,欢瑞世纪在年报中表示,近几年,行业的产能出清以及上下游较大的调整,对影视公司经营生产带来极大的压力,公司业绩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来源:欢瑞世纪2020年年度报告)

不过,从历年数据来看,欢瑞世纪受的影响似乎有点大。公开资料显示,欢瑞世纪成立于2006年,2016年欢瑞世纪借壳星美联合股份有限公司成功登陆A股,同期欢瑞世纪实现营收7.39亿元,归母净利润2.46亿元。

2017年-2019年,欢瑞世纪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67亿元、13.28亿元和5.4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12.20%、-15.23%和-59.35%;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08亿元、3.25亿元和-5.51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66.10%、-20.42%和-269.79%。2021年一季度,欢瑞世纪营业收入0.28亿元,同比增长138.93%;归母净利润0.19亿元,同比增长29.69%。

(来源:wind)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和2020年两年期间,欢瑞世纪合计亏损13.36亿元,此亏损额度已远超2016年借壳上市以来的盈利值。同时,亏损的这两年欢瑞世纪的总资产也分别下降了27.93%和25.48%,为35.50亿元和26.45亿元。

穿透年报数据发现,欢瑞世纪2019年和2020年的大幅度亏损或受公司对影视项目大额计提的影响。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中天运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公司2019年度财务报表进行了审计,出具了非标准审计意见的《审计报告》。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欢瑞世纪合并报表中电视剧《天下长安》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4.41亿元(其中2019年回款0.65亿元),该笔应收账款计提的坏账准备期末余额为1.82亿元(2019年计提0.96亿元)。

年报审计师认为:鉴于电视剧《天下长安》在2018年存在未按计划档期播出且至今仍未播出的情况,审计过程中,在欢瑞世纪公司配合下实施了必要的核查程序,但仍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判断上述情况对应收账款可收回性的影响,因此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天下长安》相关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作出调整。

(来源:欢瑞世纪2019年年度报告)

2020年,中天运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再次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的专项说明。鉴于《天下长安》在2020年审计报告日仍未播出,因此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该剧相关应收账款的减值准备作出调整,截至2020年12月31日,《天下长安》合同资产账面余额4.37亿元,累计计提减值准备4.37亿元,账面价值为零。

据悉,电视剧《天下长安》于2017年2月开机,截至2017年年报披露,《天下长安》已取得发行许可证,当期实现营业收入5.67亿元,占年度总收入的36.18%。2018年,因上线时间安排的因素,《天下长安》未能在卫视计划当期播出,由此开始第一年的减值,计提坏账准备0.25亿元。

2018年欢瑞世纪总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高达23.52亿元,同比增长36.62%;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一季度,欢瑞世纪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分别为12.63亿元、1.96亿元和1.89亿元。而近两年应收账款的下降,欢瑞世纪在其年报中表示,2019年应收账款的下降系应收总体账龄增加造成坏账准备余额增加,2020年主要系公司加强应收账款催收、计提坏账准备。

影视剧大量积压 6起诉讼尚未判决

其实,不仅仅是《天下长安》,截至2020年,欢瑞世纪仍有影视作品积压。wind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欢瑞世纪的存货余额分别为12.73亿元、10.59亿元、10.02亿元;其中在产品账面余额分别为6.27亿元、6.66亿元和6.29亿元;库存商品账面余额分别为5.78亿元、2.67亿元和2.72亿元。2021年一季度欢瑞世纪存货余额上升至11亿元。

(来源:wind)

据欢瑞世纪年报显示,公司在产品主要为在拍影视剧,库存商品系投资拍摄完成并已取得发行许可证的影视剧产品。2020年,欢瑞世纪在拍电视剧《江山永乐》3.91亿元、《南风知我意》0.64亿元,网剧《盗墓笔记第二季-云顶天宫》0.75亿元,电影《古剑奇谭》0.57亿元。已取得发行许可证的电视剧《迷局破之深潜》1.14亿元、《天目危机》0.9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广电出版总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拍摄制作备案电视剧共670部、2.35万集,比2019年分别下降26%、31.7%,而剧集的备案数据已连续四年同比下降。随着政策的影响,以及欢瑞世纪一季度存货数值的上升,欢瑞世纪目前的在拍影视剧库存清理或存有难度。

然而,棘手的问题还不在于此。2020年年报显示,欢瑞世纪目前涉及未决诉讼仲裁6起,其中5起处于一审阶段,1起处于二审阶段,总的标的金额为1.96亿元。含有诉讼风险的是2020年的27个证券虚假陈诉责任纠纷案件和影视合同履行产生的纠纷。

(来源:欢瑞世纪2020年年度报告)

具体而言,2019年11月5日,欢瑞世纪发布重庆监管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分别为处罚字[2019]3号、处罚字[2019]4号、和处罚字[2019]5号。依据处罚字[2019]5号,欢瑞世纪存在以下违法事实:一、欢瑞影视2015年虚构收回应收账款850万元,2016年虚构收回应收账款1700万元,2016年虚构收回其他应收款2600万元,造成欢瑞世纪2016年年报少计提坏账准备2835万元,虚增利润总额2835万元。二、欢瑞影视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通过利用项目等方式占用欢瑞影视资金,造成欢瑞世纪2016年年报未披露关联方占用资金800万元和占用资金余额3800万元的关联交易。

基于上述违法事实,2020年3月16日、6月30日及9月11日,欢瑞世纪收到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13个、4个及10个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的诉讼材料,27名原告以欢瑞世纪虚假陈述导致其投资损失为由,向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公司对其投资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涉诉金额共计2452.44万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此案处于一审审理阶段。据了解,此案的一审示范性判决是投资者胜诉。

(来源:欢瑞世纪2020年年度报告)

其次是上海新文化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文化)与欢瑞影视履行合同产生的纠纷问题。2020年6月17日,上海新文化对欢瑞影视就履行《电视剧联合投资摄制合同书》产生的纠纷向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金额为14678万元。欢瑞影视于2020年8月19日向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提起反诉申请,金额为14372万元。2020年11月27日,上海新文化将欢瑞世纪追加为该案的共同被告。目前此案件处于一审审理阶段。上述两个案件,欢瑞世纪均尚无法预计对期后利润所造成的影响。

总体而言,如今的欢瑞世纪不仅诉讼缠身,财务状况更是一片惨淡。尽管欢瑞世纪在2020年年报中表示,公司目前IP储备丰富,艺人队伍不断扩大,并且业务环节形成了协同效应,但这种布局能给欢瑞世纪产生多少业绩优势,仍需市场检验。

(发现网记者罗雪峰 实习记者刘利香)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