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后封侯:吕刘暂时和平相处,且功臣集团没有异议

吕后封侯:吕刘暂时和平相处,且功臣集团没有异议
2020年10月26日 19:41 小晓的娱乐天地

诸吕用事,天下示私。大臣菹醢,支孽芟夷。祸盈斯验,苍狗为菑。

汉惠帝去世后,汉朝的实际掌控权暂时落入了吕后的手中,她也成为了我国封建历史上第一位女性统治者。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一是因为作为高祖的发妻,吕后无论是贡献还是地位都是无人能比的,二是因为其背后的吕氏集团势力庞大,令质疑其法理基础者不敢妄言。

强大的女性吕雉

吕后亲政后,为了进一步巩固吕氏集团的根基,决定将属于刘氏集团的权力强行抢夺到本族手中,而帮助她实现愿望的工具就是封侯。从追封自己的两个死去的哥哥吕泽和吕释之为王开始,她接下来的分封三部曲之路,走得异常平稳,彰显了自己强大的政治能力。

第一步,张偃被封为鲁王

吕后走出的第一步,就令人十分意外,名不见经传的张偃首先被分封为鲁王,他的封地是从楚国刘交处割来的:

子偃为鲁元王。以母吕后女故,吕后封为鲁元王。

赵地是防范匈奴的关键

张偃是张敖的儿子,张耳的孙子,和爷爷、父亲这两位时代的风云人物不同,这位张氏的第三人掌门人能力十分羸弱。

然而除了个人原因外,出身赵地的张氏在高祖的打压下,整个家族的势力也大不如前。高祖对赵地这个地方的印象算不上太好,前有陈余在此割据,后有匈奴犯我边境,这两战都曾经让新兴的汉政权十分头疼。

为了让从战国时期就骁勇善战的赵人服从汉朝的统治,高祖对这里进行了力度巨大的改造,先后派遣自己的哥哥和多位功臣去尝试治理赵地,在这个过程中,张氏的本族势力被极大地削弱,最终基本退居幕后,张敖也只是凭借娶了鲁园公主,勉强站稳了脚跟,在刘氏集团和功臣集团的夹缝中苟延残喘。

张偃生母鲁元公主

而吕后之所以选择分封衰败的张氏掌门人张偃,并不是单纯地因为他是自己的外孙子,其中有深厚的含义。

第1, 当年张氏是为了汉朝流过血、立过功的家族,虽然在政治斗争中失败,但是还是有着不错的朝堂基础和口碑的,在张偃寸功未立的情况下分封他,也不至于显得太突兀。

第2, 吕后要通过这件事,去试探刘氏集团和功臣集团的反应,因此她不希望直接将吕氏放到第一位,以免成为被攻击的对象。

第二步,惠帝后人被封侯

吕后走出的第二步,终于涉及到关键因素——刘氏后裔了。惠帝的多个儿子被封侯,而他们的封地也是和张偃所得一样,通过割别处而来:

先立孝惠後宫子彊为淮阳王,子不疑为常山王,子山为襄城侯,子朝为轵侯,子武为壶关侯。

惠帝虽然没有嫡长子,但是庶出子还是有不少的。然而作为一个活到二十四岁便去世的人,其子嗣当时的年龄可想而知,基本不超过十岁。

汉惠帝刘盈

这些幼小的孩子们,还没有形成完整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对复杂的朝堂斗争更是一无所知,只是活在长辈的庇护下,而他们的实际监护人就是吕后了。

刘姓后人封侯,是最符合朝堂利益的。即使这些小刘们并非嫡长子,却也是刘氏的血脉宗亲,是他们在朝堂势力的代言人,自然得到了刘氏集团的支持,而功臣集团也因为认可非刘姓不得王的白马之盟,对这个任命没有提出异议,至少是表面上没有提出异议。

然而这些小刘们,除了是刘氏后人,同时也是吕氏后人,是吕后的亲孙子,这一特殊身份决定了他们和惠帝一样,在具备刘氏称号的同时,有了其他可以选择的站队方向。

可想而知,如果吕后培养他们,必然向其灌输亲近吕氏的概念,在无形之中将这些纯刘姓子孙打造成吕氏的工具,为自己的第三步做铺垫。

第三步,吕后大肆分封诸吕

在走出前两步后,朝堂上还显得比较平静,吕后终于可以顺理成章地走出关键的第三步,分封诸吕了。

一时间,吕氏的小辈们,纷纷被封王封侯,甚至连其妹吕媭都被封为临光侯,成为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位女侯爷,而整个吕氏被分封者多达十几人,极大地蚕食了刘姓诸侯王的势力范围。

吕后印玺

这种明目张胆的行为,自然是会侵犯其他人的利益,尤其是土地作为诸侯根本,被不停蚕食。然而在分封诸吕的整个过程中,是没有人表示反对的,刘氏集团和功臣集团均沉默不语,因此吕后的大业才得以顺利推行。

没人反对的根本原因,主要有两点。

首先,吕后曾经就此事和三公开会,持反对意见的一把手王陵立刻遭到贬谪,而二、三把手的陈平和周勃见风使舵,大力支持吕后,令朝堂上的其他势力不敢妄言。于是吕后分封诸吕便具备了基础。

其次,也是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吕后的分封节奏掌握的非常好,在意图明确的前提下,她并没有着急和妄动,而是一步步递进,先是通过分封功臣集团的张氏和刘氏集团的后裔,既传递了和上述两大团体友好相处的信号,又试探到了他们的态度,最终使得分封吕氏变得顺理成章。此时即使有人反对,在法理和实力上,都难以取得优势了。

灭诸吕的功臣周勃

从表面上看,吕氏一族在吕后的庇护下权势滔天,势力庞大,掌握了全部的话语权,殊不知一场灾难正在悄悄凝结。

虽然身为女性,但是吕后的政治智慧高超、手段先进,她不逞一时之能,不贪一时之功,亦步亦趋地为吕氏夯实基础,令许多男性也自愧不如,尤其是她在分封本族后代和平衡刘氏、功臣两大集团时的节奏掌控,着实令人佩服。节奏过急,很容易引发大规模的反对,节奏过缓,则难以稳固构建吕氏的权力框架,只有不急不缓,才能体现出一位成熟优秀政治家的能力。

遗憾的是,再强大的人,也斗不过时间的考验,此时的吕后已然进入人生的最后几年,她一手提拔的吕氏后人未曾经过残酷斗争的锤炼,在吕后去世后无力挑起大梁,强盛一时的吕氏也只能成为吕后的殉葬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