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学校扔学生外卖,封闭式管理变成封闭式生意了?

又有学校扔学生外卖,封闭式管理变成封闭式生意了?
2020年09月24日 18:43 民生黄金眼

学校的封闭式管理好像变成了一些学校领导的“疯子式管理”,完全反着学生需求来。安徽宏志中学刚刚因为扔学生外卖被曝光,山东莱阳卫生学校又出来扔外卖抢占热搜了。更不用说西安外国语大学学生30分钟的呐喊,对这种学校变“监狱”的封闭式管理表达强烈不满。

山东莱阳卫生学校,学校扔学生外卖

封闭式管理下各地学校奇葩事件层出不穷,从食堂校园超市涨价,到洗澡排长队,到外卖被扔、快递混乱,到课外活动被限制,社交网络上不少学生吐槽学校管理极度不人性化。学校没有听到这些呼声,但是教育部是听到了。

近日教育部针对学校的疫情防控强调,切忌“一刀切”“简单化”的封闭管理,积极运用信息化手段,逐步实施便捷的进出校门管理机制。江西省成为第一个全省放开学校封闭式管理的省份,诸多学子都在网上呼吁自己学校跟进。然而一些学生等来的不是校门放开,居然是拒绝外卖。

诚然,封闭式管理作为防疫手段有其有益的一面,但是也应该看到随着国家整体疫情防控趋于常态化,大规模疫情集中爆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少城市的生产生活也逐步恢复正常,即便没有以往那样常见的人声鼎沸,但至少也是可贵的人间烟火。继续封闭式管理不仅成本大收益低,而且也增加了学生的负担。

安徽宏志中学,门卫将学生的外卖扔进垃圾桶

确实,学校在城市当中属于人员集中度非常高的密集社区,其疫情防控的压力是客观存在的。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学校作为城市有机体的一部分,是无法独立于城市之外的。作为教育机构,学校本身不能提供完善的生产和生活供应,学生大部分的需求依然仰赖于整个城市经济体。

封闭式管理指望切断学校与城市之间的联系,从而确保疫情防控的万无一失,无论是从政策原本的目的还是现实的政策实施来看,这个想法都是绝对无法实现的。一个无法自身循环的教育机构,想单靠内部的供应体系来满足几万人多样化的日常生活需求,无疑是天方夜谭。

但不少学校领导就是有那种“敢叫日月换新天”的自信和底气,不仅不让人出去,也不让外卖进来。丝毫不在乎扔掉这些外卖是否属于浪费粮食,也忘记了之前国家号召节约的精神。真不知道这些学校当时是如何宣传“节约粮食光荣,浪费粮食可耻”的。

而在现实的政策实施中,封闭式管理最终封闭的对象只有学生,教职工依然可以进出自由,难道说病毒只针对学生不成?这种官僚主义的作风,形式主义的作派,假装严格防疫,实际漏洞百出。

事实上,学生点外卖也是对封闭式管理一种“反抗”,是对因为封闭式管理而导致的价高物差的学校供应体系的不满。领导拍脑袋出来的政策,好处没多少,坏处全落在了学生头上。扔外卖事件的出现,更加证明了一些学校将封闭式管理做成了封闭式生意。学校成为垄断的组织,学生成了待宰的羔羊。

所以,封闭式管理带来的效果未必是有效防控,更可能的后果是因噎废食。城市防控尚且没有如此严格,学校防控又何须如此呢。如今国内疫情以境外输入为主,人口的流动并不会带来太大的传染风险,同时健康码的流行,已经可以精准地回溯一个人的轨迹。有太多信息化的手段可以用来实施人性化管理,这种不人性、一刀切的封闭式管理也该好好“切一刀”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