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州城投”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区域内再融资环境恶化

“播州城投”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区域内再融资环境恶化
2021年11月29日 16:35 小债看市

近年来,播州区多次出现信用风险事件,且2020年以来涉诉事项较多,对区域内再融资环境及整体信用状况造成较大负面影响。

01

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11月26日,中诚信国际公告称,关注到遵义市播州区城市建设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播州城投”)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公告

公告显示,播州城投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同时涉及一系列诉讼案件并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对其日常经营、偿债能力和信用水平产生不利影响,亦将进一步加大公司资金压力。

据悉,播州城投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与遵义市播州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播州国投”)的一项私募债务担保有关。

2016年11月,播州国投发行不超过3亿的“遵义播州国投·甲子9号”定向融资产品,募集资金用于贵州苟江经济开发区污水处理工程建设,播州城投提供全额无条件不可撤销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然而,上述产品到期后,播州国投无力按时足额支付,构成违约。

今年10月,播州国投因未执行法律裁定,被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作为担保人的播州城投也一并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标的金额为14.40万元,截至2021年11月13日未履行金额9.34亿。

《小债看市》注意到,这并非播州国投首次违约,众多金融机构因债务纠纷将其告上法庭。

2020年1月,播州国投未能按照合同约定及时偿还“中江国际·金鹤432号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到期债务形成逾期;2020年9月其与陕西国际信托的信托贷款违约,涉及金额超1.9亿;今年1月再次违约中信信托的一款政信产品,逾期本金2.5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播州国投逾期产品中,担保方均出现播州城投身影。

今年7月以来,播州城投多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当前涉及的执行案件共13起,执行标的金额合计达7.32亿元,被申请限制高消费7起。

《小债看市》统计,目前播州城投存续债券两只,存续规模9亿元,均将于2024年到期。

存续债券明细

2021年6月,中诚信国际已将播州城投主体和相关债项信用等级由AA调降至AA-,评级展望维持负面。

02

经营弱化

据官网介绍,播州国投是由遵义市播州区人民政府出资设立的国有独资企业,是当地核心城投企业,承担着大量的政府基础设施建设项目。

播州城投是区内核心平台,负责当地基础设施和保障房建设。

播州区政府官网

从股权结构上看,播州城投是遵义道桥100%控股子公司,穿透后公司实控人为遵义市国资委。

遵义道桥是遵义市资产规模最大、综合实力较强的大型国有施工企业,具有公路、建筑、市政三个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

播州国投的唯一股东为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财政局。

股权结构图

近年来,播州城投在建基础设施项目较少,且由于划出房开公司股权,其房地产开发业务可持续性亦大幅削弱。

今年上半年,播州城投实现营收5.68亿元,同比增长2.89%;实现净利润7872.67万元亿元,同比增长12.25%。

播州城投自身盈利能力较差,主要依赖于当地政府补贴,2018-2020年其分别获得财政补贴6.32亿、3.88亿以及3.47亿元。

政府补助

另外,播州区政府还从加大回款力度、资产注入等方面给予播州城投进一步的支持。

截至最新报告期,播州城投总资产为324.4亿元,总负债158.26亿元,净资产166.14亿元,资产负债率48.79%。

从负债结构上看,播州城投主要以非流动负债为主,非流动负债占总负债比为66%。

截至今年二季末,播州城投非流动负债有82.87亿元,主要为长期借款,其长期有息负债合计76.48亿元。

除此之外,播州城投还有流动负债75.39亿元,主要为其他应付款项,其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负债有8.99亿元。

然而,相较于短期负债规模,播州城投账上资金捉襟见肘。其货币资金仅有1.56亿元,现金短债比为0.17,短期偿债风险较大。

2021年内,播州城投实际待偿还到期债务本金为46.24亿元,货币资金对短期债务的覆盖能力严重不足。

在备用资金方面,截至2020年末,播州城投银行授信总额为40.47亿元,未使用授信额度为11.13亿元,可以看出其财务弹性一般。

银行授信情况

整体来看,播州城投刚性债务有85.88亿元,主要以长期有息负债为主,带息债务比为54%。

在融资渠道方面,除了发债和借款,播州城投还通过租赁,应收账款以及信托等方式融资,其中信托、融资租赁等非标债务占比超过60%。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以来播州城投外部融资环境恶化,由于借款减少、在偿还大量负债后,其筹资性现金流净额持续净流出,再融资压力巨大。

筹资性现金流净额

另外,播州城投还有其他应收款项、存货规模以及担保风险等三个方面值得关注:

第一、其他应收款项;

截止今年二季末,播州城投其他应收款项高达100.05亿元,占流动资产的三成。其中主要是对当地政府职能部门和国企的往来款,账龄较长,对资金形成较大占用。

另外,由于部分应收对象已出现多起信用风险事件,播州城投应收款收回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第二、存货规模庞大;

近年来,播州城投的存货规模不断攀升,截止今年二季末已高达183.08亿元,存货中主要为土地使用权,对资金形成较大占用。

第三、对外担保风险;

截至2020年末,播州城投对外担保金额为64.61亿元,占净资产的39.07%,维持较大规模。

并且,播州城投对外担保债务已出现多起逾期事件且部分涉及法律诉讼,代偿等或有风险加大。

银行借款担保(部分)

总得来看,播州城投业务可持续性弱化、主要依赖于政府补助;外部融资环境恶化,短期偿债风险较大;代偿等或有风险加大;涉诉较多且已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及过往债务履约表现较差。

03

地区财力下滑

遵义市播州区地处贵州省北部,属于国家战略下的黔中经济区和黔北经济协作区核心区域,系贵州“金三角”战略腹地,是长江中上游综合开发和黔渝经济合作的重要节点。

2020年,播州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53.69亿元,同比增长5.5%,GDP绝对值在全市14个区县中位居第3位。

播州地区经济实力较强,但地方政府财力下滑明显。

2020年,播州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降至13.26亿元,同比减少9.4%,其中税收收入占比亦降至78.05%。

同时,由于民生及社会事务等支出增加,播州区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扩大至51.89亿元,使得财政平衡率进一步降至25.56%,财政自给能力持续弱化。

得益于土地出让增加,2020年播州区完成政府性基金收入46.87亿元,同比增长474%,其中包括抗疫特别国债转移支付收入和新增专项债券收入等。

然而,播州区债务负担较重,且区域内多次发生信用风险事件。

截至2020年末,播州区政府债务余额为83.05亿元,较上年末继续增长,其中一般债务余额56.76亿元,专项债务余额26.29亿元。

近年来,播州区多次出现信用风险事件,且2020年以来涉诉事项较多,对区域内再融资环境及整体信用状况造成较大负面影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