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马未都被自己的司机“教育”了之后,打不打转向灯就又成了问题

当马未都被自己的司机“教育”了之后,打不打转向灯就又成了问题
2020年09月24日 19:31 笑谈风云史咯

尽管今天大城市当中的汽车已经多到让人怀疑人生,这些年我们大部分人终于开上了小汽车之后,我们又陷入了新的焦虑当中。

当我们在市中心争分夺秒的时候,多希望自己那台爱车能够长个翅膀飞过眼前那片汽车的海洋。如今汽车给大城市的人带来的困扰可能超过从前没车的时候。

在高速公路上总有人铤而走险,试图在这座天然的“停车场”当中逃离,他们驰骋在应急车道上,看到摄像头越来越近,开始有些慌不择路,于是紧忙强行插入正常车道,让本来就拥挤不堪的交通状况更加雪上加霜。

在城市的道路中同样如是,很少有人会跟在其他车后面老老实实的开,在我们行驶的道路中,似乎你不掌握一系列眼疾手快的强行并线技术就跟不会开车一样。

交通是一个复杂的体系,瞬息万变,而我们的交通似乎更加危机四伏,我们要时刻警惕那些突然钻出来的外卖骑手,或者侧方车辆的突然并线。能够在这样的路况当中行驶好车辆需要一个丰富的经验和一个反应很快的大脑。

还记得刚学会开车的时候,整个人都非常紧张,而面对侧道车强行并线的状况也经常无从应对,尽管大部分情况下可能都是对方的责任,但是修车的时间成本,谁来承担呢。

以至于在整个实习阶段中,侧道车辆都被作者视为了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有被引爆的可能。而随着自己的驾驶技术越发熟练,我终于也成为我一开始所讨厌的那种司机,我一度遗憾的掌握了一些加塞儿并线的技巧,从而惭愧的成为了一个加塞儿并线的高手。

而著名收藏家马未都先生的司机也是有一位加塞儿并线的高手,有一天,马爷一大早起来手机说什么也找不着了,眼看节目录制的时间将近,他越发着急。为了不耽误节目组的时间,他只好安排家人去找手机,自己则先坐上车赶往录制现场。

司机很清楚,今天马先生出门的时间比平日都晚了20多分钟,一路上他提高速度,并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中斗转腾挪,从车缝中钻来钻去。

这个时候马未都有些不太舒服,他对司机说:“你超车并线怎么都不打转向灯呢”。

司机哈哈大笑:“马先生您不会开车,所以有所不知啊”。

马未都不耐烦了:“我再不会开车,我也知道并线得打转向灯”。

司机却摇了摇头:“您要这么讲规矩还怎么开车,你打了转向灯你还并的过去吗?”。

马未都顿时犹如醍醐灌顶一般,这句话信息量很大,他一下反应过来,如果想并线之前提前打好了转向灯,就等于是在告诉别人,我想并线到你面前,那么后面的车肯定就了解你的意图,人家肯定一脚油门就顶上去,不会给你并线加塞儿的机会了。只有趁后面的车不注意,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突然插进来,这个并线的过程才能完成。

听起来是刺激,也足够荒唐,但我们的交通有时候就是处在这样一个微妙的状态之下。

假设有一些并线是必须完成的,我们从右侧的路口走出来,需要在下一个红绿灯之前并线到最左侧的车道上进行左转。这几条车道上都挤满了车,那么整个并线的过程中,如果打了转向灯可能真的并不过去,随后行驶在自己车后的那些车辆又会不停按喇叭,或者从你的车后面纷纷并线到其他车道。这一连串存在安全隐患的行为同样会使交通造成压力。

许多不按交规行驶的司机就会在对方车道一起一停的这个空当之中突然一脚油门把车头扎进去。

不打灯就并线显然从法规上就不允许,这种操作是需要后面汽车的一种反应和默契,而我们开车恰恰就是在这样一种默契当中,比谁的胆子大。

难怪许多老外来我们这里之后总说:“在你们这里学开车太难了”。

我想,人类发明了一整套交通规则,其实就是为了让交通更加有序,也更加高效,而这个过程当中,只有所有人都按照这个规则去行车,交通规则才能最大程度上发挥出它最优的效能,您说呢?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