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公山重游记

赵公山森林康养绿道沿玉龙路、水龙路、穿越赵公山山区,全长21公里。2019年深秋季节,我和赵公山的驴友相约,第一次顺着赵公山康养绿道游历了赵公山。

我们从成都出发,在都汶高速玉堂出口站集中,从三台隧洞入山,一段水泥路、一段柏油路,路况很好,坡度也不大,山路弯道较多。绿道穿行于青翠欲滴的森林间,相伴于流水潺潺的山溪旁,千年古树名木点缀其中,山间野生小动物时有出没,在海拔1200米左右的最高路段上,可以远观青城山老君阁,近赏赵公山主峰的景色。绿道沿途植被丰富,许多农家乐和民宿休闲点掩映在丛山中,金黄色的银杏叶、深棕色的水杉树叶、红色的漆树叶以及绿色的灌木,形成了多姿多彩的景观。

我们顺着绿道边看边拍摄美丽的景观,来到了龙凤社区,这里有个很大的停车场,是从青城山过来的道路交界处。听村民介绍,附近有个赵公祖庙,祖庙上有千年古银杏,从停车场到祖庙仅有500米的距离。

赵公祖庙第一重大殿的大门上张挂着一个很大的“赵公山非遗文化保护和传习基地”牌匾,我们参观了这座川西民居建筑风格的庙宇。

在祖庙内,我们看到了有七八个台湾的游客在大殿里敬香掬火;在旁边的廊房里正在举办“专家面对面”的文化活动,几位大学专家正在和赵公山山上、山下各个社区的负责人和种养职业专业户作面对面的交流活动;在千年古银杏下,一群游客正在那里品茶、聊天,其中有个人我认识,他是川剧变脸大师彭登怀。

庙里人多,我们便在庙前的杉树林农家乐歇脚喝茶,杉树林的主人张老板很热情,听他介绍,经常看到沿海和台湾那边的游客到庙子上来,也经常看到专家学者到这里来举办很多的活动。

我们几位觉得,小庙居然还深藏大文化,觉得有必要和庙子上的师傅做些交流。我便端着茶杯再次进入庙里,和一位姓韦的道长攀谈起来,韦道长介绍说,这个庙因为是赵公明飞升的地方,所以称为祖庙。它不是宗教庙,主要是做财神民俗和财道文化活动,庙子上已经整理了好几个“非遗”文化项目,也根据这些文化项目举办了赵公山的节庆活动,有很多东南沿海国家和地区的华人经常来拜祖庙。

我下了梯步,看见庙门口有《两岸三地赵公山宣言》碑刻,旁边还有一个赵公山系列非遗文化项目的介绍。我们几位朋友均觉得,赵公山绿道风光好,赵公山的文化更好。

今年疫情稳定期间,我们从网上看到了关于赵公山绿道旅游的抖音和报道,又勾起我们重游赵公山的兴趣。

12月11日,天气虽然转阴,我和几位朋友相约,驾车又从都汶高速玉堂出口下,入三台隧洞进入赵公山绿道。沿途银杏叶快要飘落干净,已看不见漆树红叶,深棕色的水杉叶也开始掉落,绿道风光依旧,在海拔1200米左右,青烟笼罩群山,已看不见远处的青城山老君阁,赵公山主峰也云遮雾绕,别有一番冬日风光。

我们驾车来到了龙凤社区的停车场,偌大的停车场稀稀落落的停着几辆小车。我们直接驾车又来到了赵公祖庙。一进庙门,三、四位道长便热情地围上来,要我们烧香,我们一看香的价格在原来的基础上已经上涨了不少,道长请我们填写黄表,要为我们测字算命、做功德。

我们绕庙一周,庙子上冷冷清清,在三清殿与大殿中间,还修建了不少的竹棚,摆放了很多的坛坛罐罐。

我们听见上面的三清殿有阵阵铃铛声响传来,上去一看,一位穿戴乡村“端公”袍服的中年人正在大殿里面边晃着手里的铃铛,边唱着像“莲花落”一样的词句,旁边有两位女士还在烧着纸钱,他们正在做“还愿”的法事。

我们感到索然无味,便离开了庙子。

赵公祖庙门前的杉树林农家乐已经没有了以往的热闹景象,杉树林农家乐张老板说,这两年赵公祖庙基本没有看见过海外朝拜团的影子,也没有看到学者、专家在这里开会了;几位“假”道长在庙子上强拉游客填写黄表,高价出售大香,天天听见有游客投诉和叫骂声,称道长是骗钱的假道士。

返回的路上,我们看到路边有个半山财院和玄坛功夫会的招牌,上次来赵公山好像听说玄坛功夫是赵公山的系列“非遗”文化之一,便好奇地上去一探究竟,结果是一个民宿休闲小院,这个玄坛功夫会不是做“非遗”文化展示和传习,是在做散打培训及竞赛活动。

赵公山此行,我们都觉得与前一次来完全不一样,虽然风光依旧,却索然无味。我们在回程的路上边走边聊,都觉得问题出在赵公山没有了文化灵魂,所以没有了吸引力,留不住人。

我的另一位朋友过去经常上赵公山,对赵公山的文化了解的稍微多一点。他认为,赵公山这个新景区全靠赵公财神文化支撑。他以前经常来庙上,常看见庙上在举办各种闹闹热热的文化活动;现在到庙子上来,从来看不到文化活动不说,还经常看到游客与道士为涨价的高香和测字算命乱收费吵架,也没有听到过道士做早课、晚课,没有听到庙子上的晨钟暮鼓声。

带着一丝遗憾,我们回到成都,真希望有一天赵公山还能回到过去,能看到传统文化的恢复,为赵公山绿道增辉添彩。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