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界的“独孤求不败”?隐形冠军海富通黄峰的投资秘密 | 对话基金经理

基金界的“独孤求不败”?隐形冠军海富通黄峰的投资秘密 | 对话基金经理
2020年10月16日 20:18 读数一帜

文 | 黄慧玲 实习生 杨玉琪 陈梵

编辑丨杨秀红

选基金如选秀。有些选手明明综合得分最高,各项评比也不错,却没有C位出道。

选手们心里怎么想?

“肯定不爽,但是也没必要有天大的不爽,觉得自己是被埋没的旷世奇才。是旷世奇才的话社会不会亏待你的,同样,坚持做正确的事,市场也不会忽略你的。”

这是三年期全市场冠军海富通基金黄峰的答案,坦然且犀利。

Wind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黄峰掌管的海富通内需热点基金收益率为130.5%,位列全市场主动型基金第一名。

与业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平淡的规模。近年来,伴随着基金市场“规模大跃进”,许多绩优基金经理的规模迅速膨胀,纷纷跨过百亿大关,而黄峰管理的产品总规模,截至今年6月末,仅为33亿元。

他说,这中间是优秀到卓越的距离。优秀到处都是,被错杀没什么了不起的。只有卓越是不会被错杀的,问题在于能不能从优秀变成卓越。

“你需要持续地证明自己,所以持续性是投资最重要的东西。”黄峰坦言。

他今年也取得了一个好业绩。截至9月末,海富通内需热点基金今年以来收益率为44.66%。从近三年回报来看,依然牢牢占据全市场偏股型基金前三甲的地位。

他是怎么做到持续优秀的?

我们发现,在黄峰的投资风格中,同时存在着鲜明的“矛”和“盾”。

一方面,他是风格极致的“选股派”。个股仓位重,偏离度也大。他不以业绩基准和主流指数为目标,而是以战胜同类为目标。具体数据来看,过去三年里,食品饮料行业在他的组合中占比50%左右,前十大重仓股的占比在80%上下。

另一方面,他认为人的预测能力很差,追求“不败”优先于 “求胜”。因此,他更喜欢布局右侧,并且是右侧中确定性最高的阶段。“干嘛老怕踏空呢?少赚也无所谓,有些钱本来就不是我该赚的,我不能为了博弈而去伤害客户。”

这种谨慎也反映在基金净值曲线上。在全面熊市的2018年,海富通内需热点只下跌了7.53%,跌幅远远小于同类产品,体现出较强的回撤控制能力。

一切事物的改革都是被倒逼的,黄峰的安全意识或许与早期走过的弯路有关。

初管基金的2015年、2016年,他的业绩不佳。“2016年下半年猛地醒过来,看看自己过去都干了什么,感觉过去两年干的事情稀烂,特别不靠谱。那两年的教训就是:做人要有根,以后再也不能飘。”

这是一场没有提前预热的采访。记者没有提前给到提纲,所有的答案都来自于黄峰的现场第一反应,时长110分钟。

得益于黄峰的真性情和出色的表达能力,使得这次采访干货满满,并且十分有趣。

《读数一帜》整理部分精华观点如下:

1、人类效率的第一步就是分类。一切东西还是要简化才好,运用太复杂的话,自己都搞不明白。

2、投资确实偏艺术。因为估值最根本的两个东西,第一是未来,很难预测;第二是给估值的人,人是情绪化的。两个结合在一起的话就变得很不确定。

3、炒股的人人性扭曲次数很多。正常情况下人性是不会扭曲的,但二级市场经常会给你制造这种极端情况。

4、人很难一辈子理性,情绪是要宣泄的。真的一辈子理性的话,你这个人早就烧焦了吧?

5、市场高位时乐观信息特别多,每个人都在推荐股票,10个里有9个骗子。

6、永续是非常重要的。永续的东西能够保证你的估值给的很高,因为你可以一辈子赚钱,而且增长稳定。

7、优质赛道只是个方向,并不代表着拿到了这把钥匙就万事大吉。事物的发展永远是螺旋式的上升,不会直线的。在这个过程中,人性会把你颠覆掉,你会怀疑自己,然后把你洗下车,让你割肉,反复地跟你洗牌。

8、核心资产的关键词全部在供给侧,跟需求端没有关系。

9、成长只看一个东西,就是验证。验证不到,我就假设它有问题。

10、成长的左侧尽量少做,你做错了就帮人接飞刀去了。

11、我当时在上市公司内部对公司做分析,也是搞了好几年才搞明白。投资者没有充足的时间和信息,其实也很难分析到位的。

12、少相信未来,多相信过去。历史证明过的千锤百炼的东西,死的概率就很小,那我就相信它。

13、放三年前我也不知道能赚这么多钱,路都是一步步走出来的,你在每个阶段控制好回撤就完了。“未来空间大不大?”老这么想其实很容易下车的。

14、现在的酒是2008年以来最高的估值体系,食品是最近十几年来最高的估值体系。你说它不贵,那不是骗人吗?

15、对于没有定型的东西,估值确实说不清楚。但是对于成熟市场,估值说不清楚就说不过去了。

16、业余时间锻炼居多。我们不是要学价值投资吗?价值投资第一条就得活得长,活得短做什么价值投资?

17、兵家的至上原理不是求胜,而是求不败。兵家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连兵家都这么想,你没有道理不这么想。股市里也一样,没有谁说我挣得太少了跳楼的,只有把财产赔光了跳楼的。

黄峰如何求不败?以下是《读数一帜》访谈详情整理,对话共计7833字,约需阅读25分钟。

投资理念:少相信未来,求不败

《读数一帜》:2018年,你的回撤控制得非常好(海富通内需热点,2018年度下跌7.53%,同期沪深300指数下跌25%),还记得当时的操作吗?

黄峰:最重要的是控制泡沫风险。2018年做得蛮好的,一个是顶部的泡沫风险做的比较好,二是价值陷阱也没有踩到。当时一些典型的白马股,看似很便宜,但我们没有选择抄底,现在确实没有一个创新高的,这就说明没有碰到价值陷阱。

《读数一帜》:你给自己的定位是消费基金经理吗?

黄峰:暂时这么贴标签吧。确实消费是我擅长的,在相关企业的甄选、控制上我会多一些小技术。比如投资白酒股的话,我敢做小波段,别的我可能就不做小波段了。

从更长远来讲,我也确实觉得消费是个很好的赛道。产业结构很好,龙头企业很稳定,产业生命周期非常长,其中还有一部分具备永续增长的特征,这种是最好的。

永续是非常重要的。永续的东西能够保证你的估值给高一些也能接受,因为你可以一辈子赚钱,而且增长稳定。消费的江湖很大,未来的江湖在不断的扩张。我想不出来还有别的赛道具备这种特征了。

大消费是优质长跑赛道,但是事物的发展永远是螺旋式的上升,不会直线的,所以优质赛道只是个方向,并不代表你得到了这把钥匙,就万事大吉了。在这个过程中,人性会把你颠覆掉,你会怀疑自己,然后把你洗下车,然后让你割肉,反复地跟你洗牌。

《读数一帜》:在螺旋上升中,你的锚是什么?

黄峰:就是我的投资框架。我的组合分成两部分,核心资产和成长资产。核心资产的风险就是估值泡沫风险和价值陷阱。泡沫风险是什么呢?我们相信均值回归定律,那么如果过去10倍是合理的,涨到15倍你就把它卖了,因为高出50%它就是泡沫。

泡沫风险会损害你短期一两年的收益率水平,但是价值陷阱是毁灭性的一个东西。泡沫风险是经常发生的,价值陷阱总体概率偏小。所以平时来说,控制泡沫风险是管理核心资产的关键环节。

《读数一帜》:什么是你组合里的核心资产?

黄峰:笼统地说,核心资产就是A股经过几十年验证的硬核资产。它们一般满足的条件是:产业结构很清晰,产业地位足够高,牢不可破,产业的生命周期比较长。

关键词就是竞争结构、产业壁垒、厂商地位,核心市场一定要满足它。我们发现,这几个词全部在供给侧,跟需求端没有关系,全部都是供给分析。它不是讨论未来空间多大,成长性怎么样,这就是核心资产。

《读数一帜》:什么是成长资产?

黄峰:成长往往是说不清楚的。大家都在抢蛋糕的成长阶段,必然是产业结构没有走出来的。所以它的供给侧分析是没有意义的。既然在增长,其实需求侧也说不清楚。

所以,无论是供给侧还是需求侧,成长股看一两个月都说不清楚。成长股像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只要它数据出来了,有连续两年的高企成长的话,逻辑可以满天飞,你怎么说都行。

成长只看一个东西,就是验证。买一个东西你必须要有逻辑,逻辑出来以后,持有过程中你必须要验证,没有验证你的逻辑就错了。它不像核心资产逻辑是已经经过几十年锤炼的,两个季度哪怕一两年没有验证,大家也不会轻易把他们搞破。 

《读数一帜》:短期也很难被证实或者证伪,怎么去验证?

黄峰: 不是说证实,它只是验证。持续的验证才到证实,持续的负面才到证伪。我不知道它未来是什么样子,因为成长一定是很难预测的。

成长需要持续的验证。验证到了,我就假设它没有问题。验证不到,我就假设它有问题,很简单粗暴。成长本来就很容易出错,风险很大,我没办法不简单粗暴,不可能对它容忍度太高。

《读数一帜》:你买入成长资产的逻辑是什么?

黄峰:其实没有逻辑,逻辑是后面出来的。你先去观察它的报表、研报,跟研究员交流。明面上的信息不错,你感兴趣,再把逻辑梳理一下。因为彼时彼刻它总有一个或者好几个主流的逻辑存在,当然随着时间推移逻辑比较容易变。

比如科技股,隔几年再炒这个股,大家发现完全在炒另外一个故事,但是你买贵州茅台永远是那个逻辑。

《读数一帜》: 我记得你去年说过不太喜欢成长股,因为看不清楚格局,今年有变化吗?

黄峰:现在受热捧的一些成长股我依然不太喜欢。但成长是永恒的,对吧?其实价值股也有成长,只是它成长比较慢,过程中有很多人性的弱点会误杀它,让你买到便宜筹码,就像2018年某白酒股估值跌到15倍以下。

《读数一帜》:核心和成长两类资产,怎么配比?

黄峰:尽量以核心为主导,守正出奇。正的部分保证你的长治久安,不偏离赛道。奇的部分只是给你锦上添花,或者说你在正的这条线遇到困难的时候,奇能帮你顶一顶。

举个极端例子,如果你所有核心资产都泡沫化了,就尽量把核心资产减光,可能就边边角角到处搞搞,东搞搞西搞搞。但是那个时候你就进入一个没有方向的等待区间,会比较煎熬。

那时候你唯一的目的就是想少输。不要想赢,因为已经脱离你的优势区域,没有理由去赢。那个时候你还要赢的话,一定是搬着石头砸自己的脚。

《读数一帜》:什么情况下加、减仓?

黄峰:首先分析供给侧,出了问题的话不仅不要加,而且要减,哪怕是在杀跌也要杀。因为供给侧是最大的问题,如果这个行业被破坏了,龙头地位破坏了那是要命的。

至于需求上,它也可能会影响短期的需求。短空长多的时候怎么办?根本上,取决于持股的周期。整个组合管理起来,你不能做太多左侧,不能90%都在左侧,只有10%的右侧。

《读数一帜》:你更倾向于左侧还是右侧?

黄峰:更倾向于右侧,更确定些,胜率最重要。左侧没有胜率,只是它的收益率更高。天天要不就跌一点,要不就是横着不动,你会疯掉的。

核心资产的左侧我敢多做些,只输时间不输空间,只需要知道它的供给侧基本没变化就可以了。成长资产左侧尽量少做,做错了就帮人接飞刀去了。

《读数一帜》:你对回撤的把握有定量的指标吗?

黄峰:没有,因为要预测太难了。核心部分的仓位会估算一下,如果回撤可能到20%的话,就会多思考一下。

整体跌幅在一毛钱以内是股票投资要具备的基本承受能力,跟市场对抗要付出一些代价。

《读数一帜》:一般你的持股周期有多长?

黄峰:我还没统计过。有些核心类的拿了两三年了。成长类的会短一些,最长的话估计也就是一年。

《读数一帜》:农业是你的老本行,你也短期持有过一只养殖类的大牛股,为什么后来没有继续重仓?

黄峰:它确实涨了很多,但它背后冒了很大的风险。

我觉得它这几年扩张的太快了,这其实是很大的风险。2018年的非洲猪瘟帮了它很大的忙。如果没有非洲猪瘟,猪价横盘一年不动的话,它的风险就特别大。

而且我对猪价也没判断准,没想到非洲猪瘟影响这么大。它有过强的外生干扰,我觉得不是个好案例。

《读数一帜》:你以前在上市公司做证券代表,有什么可以与投资者分享的心得?

黄峰:第一是少相信未来。对于一个公司未来的预测要很谨慎。其实我当时在公司内部对公司做分析,也是搞了好几年才搞明白。投资者没有充足的时间和信息,其实也很难分析到位的。

第二个是多用辩证,多站在前人的肩膀研究问题。少用实证,因为你不具备实证的条件,信息资源都不具备。一定要有总结能力,想想企业之间的差异是怎么出现的?未来很难预测,我们没有这个能力。投资要更加注重控制每个彼时彼刻的东西,不要给未来太多的权重,宁愿多相信过去。历史证明过的千锤百炼的东西,死的概率就很小,那我就相信它。

市场观点:说大消费不贵是骗人的

《读数一帜》:你如何获取消费的阿尔法?其中有多少贝塔的收益?

黄峰:肯定有一部分贝塔。放三年前我也不知道能赚这么多钱,路都是一步步走出来的,你在每个阶段控制好回撤就完了。

“未来空间大不大?”老这么想其实很容易下车的。

其实2018年的时候我觉得赚个20%就很好了,2019年我也觉得赚个20%很好,最后都不是这样的。

《读数一帜》:消费行业过去几年的贝塔收益比较多,未来怎么看?

黄峰:我个人观点是这样认为的,从2016年、2017年开始到2019年中期的时候,是以阿尔法收益为主。这几年产业结构走出来了,头部化、品牌集中化这么明显,龙头的红利就出来了,这个阿尔法肯定是要给的,估值提高50%、60%也都很正常。

这个过程,2019年的七八月份左右差不多完成了。后面到现在的话,有贝塔在里面。我们不讲未来赚什么,走一步是一步,贝塔先把它去掉。

什么时候去掉?它取决于你的整个利率环境,利率是金融资产的地心引力。

利率一直很低的话,确实估值也会维持比较长的时间,但是我觉得赚利率的钱、潮起的钱终归心里没那么踏实的。

在这种背景下,我尽量去挑阿尔法的东西。后面没有想那么多,我想第一步这波高估值怎么消化的问题,先把这步处理了再说。

《读数一帜》:现在这个阶段跟你说的状态(核心资产泡沫化)像吗?

黄峰:有一点点像,但我只是有这种担忧,而不是一个决策。其实有部分已经做了决策,我们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已经对组合做了一些调整,现在整个大消费其实蛮贵的。

什么叫贵?我们就用数据说话,不带主观偏见。现在的酒是2008年以来最高的估值体系,食品是最近十几年来最高的估值体系。你说它不贵,那不是骗人吗?

《读数一帜》:这个阶段怎么度过?提高对估值的容忍度?

黄峰:容忍度也有限度,不能提高太多。因为这个背后我们再看更深一点,它估值那么高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潮起。潮是什么潮?流动性的潮。潮起终归会有什么?潮落。

一旦潮落的时候你就很惨,不能太过于容忍。

《读数一帜》:这样分析的话,应该要适当做一点规避的动作?

黄峰:对,这些风险控制必须要做,重心在估值。它们基本面没有什么问题,可能是二级市场出了问题,把它们弄得太高了。

估值低总归是好事。当然现在江湖有很多流派,有人认为估值不重要,要分情况。对于没有定型的东西,估值确实说不清楚。但是对于成熟市场,估值说不清楚就说不过去了。

估值说不清楚还成熟吗?肯定不成熟。所以核心资产的估值控制还是说得清楚的,它很重要。

说不清楚的成长资产,只能从资产比例来控制,整个组合大概有个估值的区间,每年去度量它,靠纪律靠机械来控制,减少这种人性弱点的犯错概率。

其实每个高点我们都很怕人性的弱点。因为那时候乐观的信息特别多,你也很难去研究。每个人都在推股票,说这个好那个好,其实都很动心。每个去研究一下你就累死了,结果你发现10个里有9个骗子。

《读数一帜》:最近抱团股其实杀跌也挺严重的。

黄峰:2018年抱团也很厉害,最后杀起来跳楼似的。

《读数一帜》:未来如果市场不站在消费这边了,会不会影响你的投资风格和理念?

黄峰:不大会。如果消费都很贵了,我又很有把握它未来会跌,那么我只能做减法。我如果知道我死在哪里,我就不去那个地方。

《读数一帜》:这时候选择发新基金是怎么考虑的?

黄峰:所有的东西都不是一概而论的,目前还有一部分资产是合理的,合理的可以更乐观一些。不合理的也只是估值不合理,不是企业不合理。

其实我现在更乐于看到风险的到来。等待它的下跌,因为这东西跌下来一定是非常好的机会。我觉得这个时候去发行,如果幸运的话,这些优质的股票那段时间开始跌,对于新的基金来讲是非常幸运的事情。

个人进化:卓越是不会被错杀的

《读数一帜》:你有句话我很赞同,“大家都在研究投资标的,但是很少研究投资人。”

黄峰:简单分拆一个组合,它是由标的和人构成的,就这两块。大家天天在研究标的,并没有很多研究人和人的行动,这就是一个重大盲区。

所以说,行为金融学是很重要的分支。因为人很难一辈子理性,情绪是要宣泄的。真的是一辈子理性的话,你这个人早就烧焦了吧?

投资确实是一个偏艺术的行业,因为估值涉及两个东西,一个是未来,很难预测;第二个是给出估值的人,他是情绪化的。两个结合在一起,估值就变得很不确定。

所以,这个过程中我们怎么克服自己的情绪化?其实我们知道,大部分基金经理在学校里都是很拔尖的学生,但是只要来到我们行业,八成变得平庸。这是规律,避免不了。

那么平庸和优秀的分水岭在哪里?肯定不是勤奋、智商的层面。任何事物都要讲个性,讲共性没意思。共性是毫不值钱的。只有“你有我无”的东西,才是真正值钱的。还有一种就是“你有我优”,但这个并没有那么值钱,毕竟是可以追赶的。

我个人觉得最重要的区分就是对人性的思考、自我的梳理,弱点的克服,这些价值观最底层的东西。

《读数一帜》:原来你说的是投资人自己的修炼,我以为是指对上市公司管理层的关注。

黄峰:不是。我指的就是投资经理本人。曾国藩是孔孟之后唯一一个亚圣级的人,曾国藩干了什么事?就是每日三省吾身,这件事就很难。

《读数一帜》:你自己有每日三省吗?

黄峰:没那么厉害,不会每天反思的。其实我们跟着市场走的,组合压力出来的时候,你才反思。其实一切事物的改革都是被倒逼的,很顺的时候你没理由去改变自己,对吧?

如果趋势在,我一般会选择顺势而为。然后碰到一个压力位的时候,我再反思是不是自己哪里出错了。像最近一段时间,压力位就出来了。然后我就开始梳理这些组合,选的股票有没有符合我的框架,我有没有按照这种框架和体系去执行。

因为我们离市场太近了,很容易做着做着,就把这些东西给忽视掉了。忽视就是盲区,我们的盲区挺多的。

《读数一帜》:盲区在哪里?

黄峰:盲区不在于标的本身,盲区在于对自己行为的梳理。标的的逻辑我们都清楚,问题就是走着走着就发现偏离了。因为市场的风格是多样化的,比如前期我们可能会买些半导体,但是突然回头想一想自己的框架,你会发现它存在一部分定位偏离。

平时很顺的时候,你不会去做这么细的梳理,但是一旦压力位来了,你会猛然发现,它好像哪个地方都不舒服。

因为我的组合选股划分为核心资产和成长资产,对于不同的资产也有不同的风险控制重心。有时候我们选择一个股票,它可能符合核心市场的选股审美,但是风险控制上不满足核心资产风险控制的要求,这就没有统一起来。

《读数一帜》:发现持仓股定位不清晰的时候,你会怎么去处理呢?

黄峰:先减一部分再说,剩下部分我们希望在反弹中建仓。这是个手法的问题,它不是重点。我们有时候也会贪一点小便宜,苍蝇肉也是肉。

确实有时候会犯这种(持仓股定位不清晰)错误。去年年初我有一部分成长股从纯策略化做的,没有从个股角度去选择,最后也是不坚定。还有今年上半年的地产股,发现逻辑很脆弱,经不起推敲,这就要坚决止损。

还有关注到一些公司在做转型,成功了翻十倍,没成功跌30%,看起来风险收益性价比还可以,后来发现,它究竟属于核心还是成长?都不是,你说它成长,它没有办法验证。只是它有一个逻辑提出来以后,你从风险收益比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它并不符合你的选股,也不符合你的风控,这就属于定位不清晰的资产。

《读数一帜》:你有没有“至暗时刻”?

黄峰:2016年的下半年。我突然猛地醒过来,看看自己过去都干了什么。以前我总是忙着追热点,没有时间停下来,然后突然想一想,感觉过去那两年自己干的事情稀烂。后面梳理清楚了慢慢走向正轨以后,感觉还蛮好。

那两年时间的教训就是,做人要有根,以后再也不能飘。

《读数一帜》: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树立起“不给客户亏钱”的安全意识的?

黄峰: 因为人做错了事情就喜欢感悟,思考人生。那个时候我就反思,干嘛老怕踏空呢?其实少赚也无所谓,不能为了博弈让客户资产承受无法控制的风险。另外,博弈会造成赌的心态,因为一般你信心越强,很多时候筹码会越来越重,输的话就是最后一把。

《读数一帜》:你的目标是战胜同类,现在消费基金经理越来越多,怎么去保持自己领先的竞争力?

黄峰:没想过这个问题。每个人把自己做好就行了,别人东西你学不来的,就像我的东西人家也不一定愿意学一样。

把自己做好,然后每隔几年后发现自己有点提升,你觉得这几年没有白过。

《读数一帜》:你怎么看规模和业绩的关系?现在会不会觉得有压力?

黄峰:从模型来讲,规模和业绩肯定是反向关系。但是按照市面上一般的流动性来观察,它至少是100亿元以后才需要考虑的问题。也许发不到100亿元,我也白思考了,规模问题暂时还没有成为我的困扰。

《读数一帜》:最近有基金经理写了一篇“无名基金经理的苦与乐”,大概是说有业绩没规模,很困扰。你会有这种焦虑吗?

黄峰:我也经历过。我只是觉得一切都需要厚积薄发,还是要专注做业绩。其实我2017年、2018年业绩都很好,都是前3%,规模也没有动静,到最近两年才慢慢觉得受到了一些专业客户的认可。规模这个事儿我也没想太多,就想着把下一年再继续做好。

你需要持续地证明自己,所以持续性是投资里面最核心的东西。你想想,如果连续5年5%的话,你还规模很小,那是不可能的。连续5年5%,净值又漂亮,早就成A股的神话了,都可以脱离B端,直接对接C端的,规模不可能小。

中间的差距就是卓越跟优秀之间的区别。优秀可以随便错杀,卓越是不会被错杀的,只是你能不能从优秀变为一个卓越的过程。

什么叫拔尖?拔尖就是人人能注意到。因为投资是个极度非标的行业,你只是处于10%-20%左右段位的话,被错杀了没什么,反正也一拿一大把,错杀几个无所谓的。

我们要认清这个生态,你到底是优秀还是卓越?你有没有可能从优秀变成卓越?如果你相信自己能从优秀变成卓越,你可能会对未来的信心更强,你会相信总归会厚积薄发的。如果只是优秀的话,你对社会不满也很正常,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优秀被错杀没什么了不起的。

《读数一帜》:你的心态倒是很平和。

黄峰:只能这么想。肯定不爽,但是也没必要有天大的不爽,觉得自己是了不起的旷世奇才,是旷世奇才的话社会不会亏待你的,同样,坚持做正确的事,市场也不会忽略你的。

《读数一帜》:觉得现在自己处于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黄峰:慢慢走向成熟,还是希望再做一些进化。首先,关于决策体系,今年我做了一些思考,告诉自己要有容忍度,所以我这一波决策还比较平滑,虽然做了一些动作比较大,但不是一刀弄下来的。

第二个就是把投资体系框架化。一方面表达更简明扼要一些,人家更容易听懂一些;另一方面就是自己做组合控制的时候,更容易落地一些。

现在简单粗暴一些,是不是属于核心?符不符合风控?风控是控估值还是控验证?定位不清晰的拎出去。我昨天梳理发现,还有几个跌的最多的,恰恰就是定位不清晰的股票。这种定位不清晰的股票在涨的时候体现不出来,跌的时候就跌下去。

《读数一帜》:提高自己的容忍度,是指哪方面的容忍度?

黄峰:决策的容错度。要知道你的判断没有那么精准,自己的能力是有限的。比方说你觉得估值10倍合理,那么12倍你怎么处理?你有能力判断12倍就一定不合理吗?还不一定,但是13倍你还没判断出来,业务就不熟了。任何事情,三成就是一个心理界限。

《读数一帜》:最理想的投资状态是什么样的?

黄峰:一拿到核心持仓,马上就要进入右侧,马上要进入主升浪。

《读数一帜》:我的意思是,还需要克服哪些弱点,比如说希望降低自己的换手率之类的?

黄峰:有些烦恼会有,比方说有些干扰你没法处理。去年有一只股票一周杀跌30%多,没法去对付这些东西。只能说换个角度思考,短期看不清就看长期,长期看不清楚,你看短期。你只能这么选。

《读数一帜》: 你会买自己的基金吗?

黄峰:主要是过去几年家里买房之类的,没有什么余钱。有余钱的话,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我觉得可以买自己的,没有问题。

它里面有个核心逻辑,就是我本来的风险偏好比较低,但我的劳动资产已经放在这个行业了,我的储蓄资产再放在这个行业里,其实是加杠杆。当然你真的对自己有信心的时候也无可厚非。

但确实,一定要少赔钱。兵家的至上原理不是求胜,而是求不败。兵家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连兵家都这么想,你没有道理不这么想。

那么其实运用到股市也是一样的。没有谁说我挣得太少了跳楼的,只有把财产赔光了跳楼的。

牛市里大部分人都能赚钱,你赚钱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关键是熊市,大部分都赔钱,你能做到少赔钱、不赔钱。那么几轮牛熊下来的话,你就很牛了。还有很多案例会告诉你,回撤对长期业绩的杀伤力非常大。

很多的道理贯通在一起,你就基本上能够明确:一定以少赔为目标,不要光以赚多少为目标。当然我们的少赔是那种积极型的,不是那种被动型的。

《读数一帜》:你工作之外有什么业余爱好?

黄峰:锻炼居多。我们不是要学价值投资吗?价值投资第一条就得活得长,活得短做什么价值投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