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制造永远的痛:开封矛盾日化,从全国前5到0元卖身,扼腕叹息

河南制造永远的痛:开封矛盾日化,从全国前5到0元卖身,扼腕叹息
2021年06月06日 12:12 小鹏有料

河南省是我国中西部地区排名第一位的经济大省,是我国工业和制造业的重要基地。河南省在新中国成立70多年来,也诞生了一批批的优秀企业和品牌。河南省曾经的省会城市开封市就有这么一个品牌,本来是开封人乃至全河南人的骄傲,但是后来却成为了河南日用化工行业永远的痛,这个品牌就是矛盾日化,品牌隶属于河南矛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总部位于开封市经济开发区,占地面积20多万平方米。这家企业曾经是我国日化行业的大型骨干企业,被誉为振兴中华民族合成洗涤剂工业的明星企业。那么这个本是全村人的骄傲的矛盾日化,是怎么一步步从繁荣走向没落的呢?

矛盾的品牌起源

我们要从矛盾日化诞生之日说起,“矛盾”的名号可追溯到1956年,当时适逢举国上下学习《矛盾论》的热潮,新成立的开封日用化工厂就用了“矛盾”品牌。1992年之后,在全国国有企业全面改革的浪潮中,1996年10月,开封日用化工厂也进行了先进企业制度的改革,正式改制组建了现在的河南矛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股该公司的是开封市国资委,占该企业全部股份的75%,其余为员工个人股份。

走到舞台中央

1997年,矛盾集团通过大量使用银行贷款,新增生产线,并扩大招聘员工数量。使公司产能提高到了20万吨、在册职工近2000人,可谓一时风光无限。到了1999年矛盾集团的日产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在全国同行业中排名前五位。拥有洗衣粉、肥皂、工业洗涤剂、洗衣膏、餐具洗涤剂、化妆品、中高档卫生纸、纸箱、塑料包装物等近50个品种的系列矛盾产品。年产值为2.87亿元,产品几乎覆盖全国所有省份,可谓“矛盾”无处不在。

海平面下的冰山

矛盾洗衣粉表面繁荣并不能隐藏背后的问题,作为一家国资占绝对多数的国有企业。企业管理层的选任没有自主权,且只能上不能下,职工能进不能出,工资能涨不能跌。到了2000年,为防止国有资产流失,银行开始逐步收缩银根、控制借贷。以前全靠银行贷款作为流动资金维持生产的矛盾集团,现在突然被切断了血脉,矛盾集团的繁荣泡沫也在逐渐破裂。

市场的失败者

洗衣粉是一个激烈竞争性行业、技术含量较低、利润很薄,当时市场上还有浙江纳爱斯、德国汉高和立白、联合利华、宝洁等知名品牌。矛盾的品牌虽然知名度较高,也主要占领农村市场,但是产品创新和竞争力水平不足。到2001年3月,矛盾集团已经沦落到为竞争对手加工产品来延缓生命,这个竞争对手就是矛盾日化都看不上眼的浙江纳爱斯。2004年8月,矛盾集团员工每人集资3000元试图拯救企业,但仍是杯水车薪。时间走到2005年8月起河南矛盾日化正式全线停产。

零元卖身、一蹶不振

2005年9月底,开封市国资委、河南矛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豫棉实业有限公司三方负责人在开封矛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国有产权转让协议上签字,自此,矛盾集团的国有产权正式转让给上海豫棉。此时此刻,河南矛盾集团的资产总额是1.29亿元,负债为1.2985亿元,也就是净资产为-85万元,所以此次股权转让为“零价转让”。时任矛盾集团董事长说:那天,我最大的感想只有两个字——矛盾。但是这家接手方最终也没有让矛盾再现往日的辉煌,现在市场也几乎找不到任何矛盾的产品。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开封市是我国一个化工工业非常发达的城市,矛盾日化也在这里经历的从小大、从繁荣到没落。其实市场竞争和生物进化是一个逻辑,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一个品牌的陨落不是市场需求的问题,不是竞争对手的问题,是自己没有能够更快速地适应市场的变化,从而被竞争对手打败,被消费者上了深刻一课。恒通客车的没落,不仅仅是一个企业的痛,更应该是整个行业的反思。

河南日化工业的痛

其实很多优秀的品牌都是在企业效益最好的时候,更加注重产品品质和技术的提升,抓住机遇做大做强的。但是矛盾日化只注重了企业规模的扩大,管理水平和产品技术含量却没有跟上,以致于一蹶不振。河南作为全国的一个化工工业大省,却没有一个自己响亮全国的日化品牌。如果矛盾日化客抓住了机遇,她又何尝不是河南保洁、联合利和纳爱斯呢?矛盾从行业佼佼者到被消费者抛弃,也就是短短10年左右的时间,真是让人扼腕叹息。

猜图:这是开封哪个标志性的建筑?

除了我们提到的河南省开封市的矛盾日化之外,您知道河南省还有哪些品牌曾经是河南人的骄傲吗?也欢迎大家留言补充,欢迎大家关注小鹏财经。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