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沛源|巴菲特同意关闭火电厂,拒绝了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建议

郭沛源|巴菲特同意关闭火电厂,拒绝了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建议
2021年05月13日 23:17 香港奇点财经
ESG+FinTech专家奇点财经
裁剪图片

一年一度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5月1日在美国洛杉矶举行,90岁的巴菲特和97岁的芒格出席会议,回答了三个多小时的问题。国内外财经媒体对此都做了铺天盖地的报道,国内媒体报道的关注点多放在苹果股票、SPAC上市、比特币等问题上,鲜有媒体关注巴菲特股东大会上花了差不多半小时来讨论气候变化的问题。

 ESG“闯入”股东大会

在股东大会上,先是巴菲特和芒格回答各种问题,之后是正式的股东大会程序。股东大会流程很简单,从当天会前披露的文件看,主要有三个事项,一是董事选举,二和三都是股东提议要全体股东表决的议题。这两个议题都和ESG密切相关。

首先是由资产管理公司Federated Hermes联合两家机构股东发起气候相关的提案,这两家机构股东很有来头,分别是美国加州教授养老金计划(CalPERS)和加拿大魁北克储蓄投资集团(CDPQ)。提案要求董事会每年评估和披露公司如何管理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与机遇。具体诉求有三项:凡是会受到气候变化实质性影响的分支机构或被投企业,董事会应总结这些分支机构或被投企业所面临的风险和机遇;说明董事会如何督导管理相关风险和机遇;在两摄氏度温控目标下,分析公司层面建立科学减碳目标的可行性。

这些内容是不是对ESG业内人士很熟悉?没错,Federated Hermes参照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TCFD)及科学碳目标(SBTi)起草了上述提案。Federated Hermes还说,伯克希尔-哈撒韦下属BNSF铁路公司的竞争对手,CSX运输公司,已经承诺支持SBTi、设定了减碳目标,并获得SBTi的认可核准,因此伯克希尔-哈撒韦应尽快采取行动。

另一个提案由NGO机构As You Sow代表股东Handlery酒店集团发起。提案要求公司披露多元化评估报告,以说明公司在多元化(性别、种族等)方面所做的努力、投入和成果。具体诉求有两项:公司披露相关政策和流程;董事会披露相关行动的成果和有效性。

巴菲特股东大会上出现ESG主题的提案,并被纳入股东大会的正式流程,这很有意义。虽然董事会对这两个提案都不怎么待见,在投票前就给出了否定的建议,但这也至少在这场举世瞩目的股东大会上做了一次很好的宣示,引起其他股东的关注。

果然,在问答环节中,就有两位股东提出了气候变化的问题。第一个问题问到,现在全球都在应对气候变化和脱碳,巴菲特怎么看这个问题?为什么在2020年还增持石油?第二个问题问到,两个提案涉及的气候变化、多元化问题都挺好的,为什么董事会持否定意见?或许是被问到次数太多,在回答第二个问题的时候,巴菲特请出了曾主管伯克希尔能源业务(BHE)的伯克希尔哈撒韦集团副董事长格雷格·阿贝尔来补充。

BHE将有序退出火电

阿贝尔用了约15分钟来回答这个问题,并提供了比较多的数据。他说,BHE一直很重视气候变化问题,他们早在2007年就开始按年度披露环境信息,并与投资者沟通。他们当时就指出,气候变化对BHE来说是重大风险(fundamental risk),要加以应对。BHE的应对方式,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加大新能源电力的投资,二是加大高压输电设施的投资。因为通过前者能获取低碳的电力,通过后者低碳电力产生之后才能有效传输到用电地点。

阿贝尔强调,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BHE在美国能源行业是领先的。2015年,美国加入巴黎协定,当时设定的目标是以2005年碳排放为基线,2025年实现减排26-28%。当时,BHE是唯一的美国能源公司和12家其他美国公司如苹果、谷歌等,一起做出减碳承诺。BHE在2020年提前5年达成了这一目标。如今,美国重返巴黎协定,宣布了新的碳减排目标,仍以2005年碳排放为基线,2030年实现减排50-52%。BHE也做出相同承诺。

阿贝尔还展示了一张表格,披露了BHE在2050年前退出火电的时间表。根据这张时间表,截至2020年,BHE已经关闭了16个火电厂,未来10年还将继续关闭16个火电厂,余下的14个火电厂也会在2050年前全部关闭。

阿贝尔也回应了Federated Hermes提案中关于科学碳目标(SBTi)的问题,他说BNSF铁路公司也在积极管理碳排放,也加入了SBTi,计划作出更具体的减碳承诺。我查了一下SBTi网站,BNSF确实加入了,状态是“承诺(Committed)”。而竞争对手CSX运输公司的状态是“已制定目标(Targets Set)”,略为领先。

重视气候变化,但拒绝TCFD

阿贝尔的介绍确实能说明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已经取得一些成绩。巴菲特很引以为傲,特别是认为BHE比多数美国能源公司都做得更好。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会在回应Federated Hermes提案时指出,公司重视气候变化,但不赞成参照TCFD建议在公司层面制定政策和披露信息。董事会认为,公司向来对分支机构和被投公司的管理层充分放权,公司不会代替他们去决定哪些风险重大、哪些风险不重大。因此,分支机构和被投公司根据自身情况做出独立判断。

巴菲特和芒格对气候变化的态度更偏负面一些。巴菲特在回答问题时甚至用了“愚蠢至极(asinine)”这个词,来形容公司被迫采取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时至今日,巴菲特仍然认为旗下保险公司与气候风险八竿子打不着。芒格则开了个玩笑,说如果挑女婿,一个是教书匠,一个在雪佛龙工作,他肯定选在雪佛龙工作的男生。在巴菲特的影响下,股东大会投票表决否定了前述两个提案:大约1/4股东支持提案,3/4股东反对提案。

在我看来,巴菲特对气候变化和TCFD的判断错了。首先,世界多地监管机构已在考虑将气候披露纳入强制要求,譬如英国政府已宣布到2025年全面采纳TCFD,强制企业披露气候相关财务信息,估计美国也不会太遥远了。其次,即便单个子公司在气候变化方面的风险不大,但如果多个子公司都有相似风险,也可能会累积为重大风险,对公司资产造成重大影响,TCFD主要是为了防范此类资产组合层面的系统风险,所以才由G20金融稳定理事会发起的。第三,即便没有监管政策要求,一些气候风险也会导致实际损失,譬如更频繁发生的极端天气事件、山林大火等,这些问题往往与保险业务密切相关,所以说保险与气候无关的说法通常是站不住脚的。

ESG领域的知名学者、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教授Bob Eccles在观看了巴菲特股东大会之后,也写了一篇评论,提出质疑。他用鲍勃·迪伦的歌《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这个时代正在改变)》作为文章题目,歌词有一段是这样说的:现在走在前头的,将来会落在最后,因为这时代正在改变。

要改变一位90岁的世界首富的想法,几无可能。但我想起另一家美国公司,巴菲特重仓持股的苹果。乔布斯时代,苹果几乎拒绝在环保方面有任何作为;到了库克时代,苹果一跃成为绿色公司的佼佼者。没准,同样的变化也会发生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本文编辑:卜彬彬)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