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风口将开启,上海广州武汉都是大赢家

万亿风口将开启,上海广州武汉都是大赢家
2021年06月23日 18:06 抱檏財經

作者:今纶

昨天,上海传出大消息: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正式发布《关于全国碳排放权交易相关事项的公告》。

仔细研读公告就知道,全国统一的碳交易市场的开启越来越近了。此前传说是6月25日,但是被有关部门否认,但肯定也不会太遥远。

什么是碳交易?什么是碳期货?我为什么说上海广州武汉都是大赢家?这会对能源市场产生怎样的正面推动?

这是我们今天要回答的问题。

01 上海武汉并未抢走广州蛋糕

碳交易,用通俗的话解释就是:A企业在生产过程中排放了太多的碳,超过了减排规划中的要求,但是它一时又无法减少碳排放,那么它为了避免处罚,或者基于社会责任、品牌建设、对未来环保政策变动等因素,希望向碳配额充足的B企业购买购买排放权。

你也可以解释为A企业的肚量大,没吃饱,只能向B企业购买更多的米饭(碳配额)。

2009年8月,天平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购买了奥运期间北京绿色出行活动产生的8026吨碳减排指标,用于抵消该公司自2004年成立以来至2008年底全公司运营过程中产生的碳排放,这是中国国内首单自愿碳减排的交易。

但是A、B自己去发生这个交易行为很麻烦,必须有一个靠谱的市场、机构来完成,类似于上交所、深交所这样的平台。

2013年,在国家发改委的批准下,北京、上海、天津、重庆、武汉、广州和深圳等七地开展了碳排放交易试点,即七个城市有了碳排放权交易所。2016年,四川联合环境交易所获得了国家碳交易机构备案,成为全国碳排放权交易非试点地区首家、全国第八家碳交易机构。同一年,福建省也建立了海峡股权交易中心,开展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

今年年初传出消息:全国统一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有望于今年年中正式启动。

交易中心落地上海,碳配额登记系统设在湖北武汉。也就是说,由湖北省牵头承建全国碳交易注册登记系统、由上海市承建全国碳交易系统平台。

注册登记和交易是分开的,我为什么说上海和武汉是大赢家,就是这个道理。

碳交易的市场有多大?据易碳家此前报道,到“十四五”末,一个交易额有望超千亿的全球最大碳交易市场将建成。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中国碳资产交易市场空间将达万亿规模。有专家甚至认为,市场规模将达到2-3万亿。

简单说:未来可以到达万亿!

我知道很多人在忧虑:上海、武汉抢走了广州的碳市场,对于广州期货所的前途表示忧虑,其实都是混淆了概念:碳交易和碳期货是两码事。

上海、武汉拿走的是全国统一的碳交易,但是7个试点的地方交易市场继续运营,也就是广州的碳交易可以继续干。

广州期货所的主要品种之一是碳期货,而且4月16日,证监会也公开表示,将探索研究碳期货的市场建设,指导广州期货交易所积极稳妥推进碳期货的研究开发工作。

碳期货的市场建设还在探索研究中,何来上海、武汉抢走广州蛋糕的说法?

什么是碳期货?

碳期货是指以碳买卖市场的交易经验为基础,应对市场风险而衍生的碳期货商品,是一种碳金融衍生产品,是以标准合约为交易对象。

更直白一点说:上海、武汉是做现货交易的,买卖碳配额的。

而广州是做期货交易的,买卖的是标准合约。

交易的对象都不同,不要跟着人瞎嚷嚷,说什么上海、武汉抢走了广州的市场。而且,虽然全国统一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马上要开张,但是广州的碳排放权交易所还是可以继续交易。

碳排放交易起来之后,碳期货也必然起来。

据易碳家此前报道,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未来逐步由现货交易向期货交易过渡,碳期货市场规模在600-4000亿/年。

我为什么说广州也是大赢家,就是这个原因。

广州期货所一旦正式开张运营,等于广州拥有了一个强劲的全国级别期货所的驱动,又在碳期货这个非常有前途的方向得到证监会以及高层力挺,广州金融会有一个较大的飞跃和提升。

02 合肥佛山西安广州力拼氢能

但是,这还不是我今天要说的重点,我要说的重点是:由此带来的各城市在新能源市场、产业的暗战和激战,以及中国产业转型带来的巨大发家致富机会。

先看一下有关部门和最高层的表态:

2020年10月,在生态环境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生态环境部应对气候变化司司长李高透露,碳达峰行动有关工作将纳入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并对各地方达峰行动的进展情况开展考核评估。据悉,目前相关管控办法正在制定当中。

而在今年3月15日举行的中央财经委第九次会议,也再次强调了要将实现碳达峰、碳中和作为一场硬仗来打,完善监督考核机制。重要讲话指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要把碳达峰、碳中和纳入生态文明建设整体布局,拿出抓铁有痕的劲头,如期实现2030年前碳达峰、2060年前碳中和的目标。

所以,碳交易、碳期货是在一个顶层设计下的具体环节,由此带来城市和产业结构的巨变。

福建宁德受益于宁德时代以及其他公司、产业的带动,在福建异军突起,未来的GDP排名不断追赶超越兄弟城市已经是大概率事件。

不过,锂电也面临资源约束,氢能和光伏也是城市竞争的重点领域。

6月18日,合肥阳光氢能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该公司注册资金为1亿元。阳光氢能公开宣称,“公司将力争成为全球领先的绿氢系统解决方案及服务供应商。”

合肥,氢能战火起!

重要的是,位于西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尚苑路8369号的光伏巨头隆基股份已经入局氢能。

4月份,隆基股份高调入局的氢能,彻底带火了氢能,概念股纷纷上涨。4月初,隆基股份通过全资子公司隆基绿能创投与上海朱雀投资合资成立西安隆基氢能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入局氢能市场。隆基股份总裁李振国甚至表示下一步将进行氢能产业化布局。

西安,氢能战火起!

低调佛山目前已建成三大氢能产业基地,汇聚了超过90家制氢企业和科创平台,建成并运营加氢站15座,开通氢能源公交线路28条,投运氢燃料电池汽车近1400辆。

随着燃料电池技术成为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当地政府和产业链上下的企业将共同推动氢能“制、储、运、加、用”全产业链的发展。

2020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氢能产业大会10月19-22日在佛山南海举办,《瞭望》的新闻标题是《佛山南海成为大湾区氢能产业发展高地》。

佛山,氢能战火起!

最狠的是广州黄埔,重磅推出“氢能10条”2.0版本:

对落户黄埔区的获得国家示范奖励扶持的关键零部件产品项目,固投5亿元以上的,按固投总额的15%给予奖励;

对其他固投5000万元以上的项目,取消原政策规定的分档支持,改为统一按固投总额的10%进行扶持。

同一企业投资落户最高奖励1亿元……

符合条件奖励过亿!

广州,氢能战火起!

黄埔要干啥?吸引更多国内外氢能领域头部企业落户,对氢燃料电池产业链进一步补链强链,促进形成以大企业为核心、相关配套企业聚集发展的氢能产业集群。

黄埔雄心勃勃,要干点大事。

黄埔区、广州开发区为什么这么硬气?数据说话:

2020年黄埔区、广州开发区GDP实现近3700亿元,财税总收入超1300亿元、增长11.6%,规上工业总产值突破8000亿元。今年的GDP的预期增长目标为10%左右。

广州黄埔

至此,广州在碳交易、碳期货以及新能源发展方面其实都有了自己的牌:

碳交易本来就有碳排放权交易中心,位于广州市花都区迎宾大道。截至2020年6月末,广州碳排放权交易中心累计交易量1.54亿吨,总成交金额超过30亿元,全国排名第一。

广州期货所未来正式运营之后,坐拥碳期货这一牌照,同样会获得较多经济效益。

新能源方面,黄埔区引领,其他区跟进。

大势之下,作为个人投资者,不但要充分关注风口的转变,也要考虑自己的投资:与新能源有关的,与环保和碳交易有关的企业值得高度关注,那些高度重视环保和新能源的城市值得高度关注,这也是时代的风口,机会、产业、人口、货币都会随时代风口而流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