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最小”广州“超快”背后都是慈悲与温暖

上海“最小”广州“超快”背后都是慈悲与温暖
2022年01月17日 18:27 抱檏財經

作者:今纶

前两天,我有事在澳门停留,澳门是没有疫情的,所以我很淡定。

不过,因为广州有“虚惊一场”,珠海确实有疫情,很多朋友在担心我回广州会有困难,我则一点也不担心,因为我还是比较了解广州这个城市的:即使有零星疫情,也不至于断绝交通,最多是进入的时候有相应措施。

综合各方面情况来看,我个人认为,上海和广州在疫情防控方面应该是第一和第二的排名。

这个“第一”和“第二”不是以有没有疫情来判断,众所周知,上海目前是有疫情的,广州暂时是没有疫情的,但我认为不能简单以是否有疫情来确认排名。

01一奶茶店被列为中风险地区

上海创造了一个“最小”,而广州创造了一个“超快”,这是她们的各自不同,我们慢慢来讲。

上海13日报告2例本土确诊病例、3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上述5名人员中,有3人系静安区愚园路228号某奶茶店的服务人员。

结果,上海做了一件什么事情呢?将该奶茶店列为中风险地区,网友称其为“最小中风险地区”。

上海当然不是为了哗众取宠,而是站在专业基础之上的精确防控

张文宏说,这一是由于上海本轮疫情处于非常早期、传播链清晰可见,二是大数据追踪到位,周边街区大多数人都没有进过这个奶茶店。

也就是说“上海在防控方面没有刻意去追求所谓的影响最小”,上海的这个第一是有医疗力量和大数据支撑的第一。

时至今日,持有绿码者进出上海还是非常自由的,戴口罩,守规矩即可。

在上海乘坐地铁甚至都不用亮健康码,这极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而在某些城市则要亮双码——健康码和行程码。

其实自去年以来,上海总是隔一段时间会有零零星星的疫情,但是上海始终保持了一个灵活、科学的态度,一直是拿着个精巧的小锤子在“打地鼠”,哪里有疫情就打哪里,哪里敢冒头就打哪里,但尽量不伤及“地鼠”以外的商业生态。

因为病毒太狡猾,以目前的医疗水平和手段,短期内不太可能完全消灭,上海的策略无疑是正确的。

02广州以“闪电战”解决问题

广州日前经历了一场虚惊:

2022年1月15日16:15,天河区接报一名自愿检测人员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检测初筛结果异常,立即启动应急响应。6个小时之后,经疾控部门对原样复核和重新采样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而关于正佳广场的消息是:15日18:30至19:00期间采取临时客流限制措施。到21时,正佳广场已恢复正常营业。全程历时两个半小时。

当晚19:59,广州市第十二人民医院发布临时停诊公告。22:48,广州市第十二人民医院发布《解除疫情防控应急响应通知》。全程历时两小时49分。

彼时,我的几位邻居、朋友在正佳附近吃过饭的,全都接到短信通知,要求他们尽快去核查核酸。

广州的“超快”固然有医疗资源丰厚的背景,还有整个防控体系一直处于高度戒备的原因,背后其实是整个行政体系的高效运转。

正好我住的这栋楼有几名医生,她们说15号关于“一名自愿检测人员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检测初筛结果异常”的消息传开之后,几乎所有相关的医务工作人员都收到了消息,随时准备赶赴支援。

▲15日当晚医护人员在为市民做核酸检测。

而正佳广场和广州市第十二人民医院都只用了两个多小时解除应急状态,主因还是广州的疾控系统本身就很靠谱,绝对的中国一流,所以能以“闪电战”的方式解决问题,绝无拖延。

什么是一线城市?什么是广州?什么是华南医疗资源第一?这就是!

03沪粤都是“柔性精确防控”

上海和广州疫情防控的重要特点,不是“够狠”,而是“柔性精确防控”。

何为“柔性精确防控”?要做到“狠”是非常容易的,但是要做到“柔性精确防控”是非常不容易的,综合所有情况来看,截至目前为止,确实是上海第一,广州第二。

何为“柔性精确防控”?

民间有戏言:“新冠的死亡率是0.01%,不上班的死亡率是100%”。虽是黑色幽默,数据也未必准确,却也是一句实话:钱很重要,上班很重要,还房贷很重要。

因此,疫情防控不能比“狠”,而要比科学精准,还要比柔性。虽然不是所有的城市都有能力能做到,但确实是一个更值得努力的方向。

既要防控新冠,而且一定要防控到位,也要给升斗小民赚钱、养家糊口的机会。

从这一点上来说:上海的“最小”,广州的“超快”背后都是慈悲与温暖。

这两个一线城市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去执行更严格的疫情防控手段,但她们没有这么干:奶茶店有问题就升级奶茶店为“中风险地区”,附近几百米的店铺该干嘛还干嘛,希望大家生意兴隆,能够按时发工资,能够继续撑下去,这就是上海的慈悲。

正佳广场在某个时段可能需要查核酸,那么就采取紧急措施查核酸,但也要尽快结束这种紧急状态,因为商场内部的那些商铺每分钟都有现金流的损耗,必须让人家赚钱,所以,管控能够尽快撤除的就应该尽快撤除,这年头赚钱不易,这就是广州的温暖。

那么,上海和广州为什么能同时拥有这种慈悲与温暖呢?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上海和广州在文化以及商业上有诸多交汇之处。

04沪穗文化杂糅并蓄非常务实

1843年上海开埠,历经百余年,上海发展为今天的国际化大都市。过程中,除了外国人的参与,哪几个省的人对上海的贡献最大呢?哪几种文化对上海的参与度最高呢?

当然是浙江、江苏、广东省的人对上海的贡献大,其中广东又以广州府的人贡献最大。

广州府是一个历史行政区划,始设于明朝,结束于民国初年,是明清时期广东省设有的十大州府之一。广州府管辖14县 ,包括南海县、番禺县、顺德县、花县、东莞县、从化县、龙门县、新宁县、增城县、香山县(今天的广东省中山市、珠海市、澳门特别行政区及广州市、佛山市部分地区)、新会县、三水县、清远县、新安县共14县。

所以,我们今天说很多中山人、佛山人、广州人当时在上海做生意,实际上,他们当时都是大广州的人,即“广府人”。

“广州府”的范围大致等于今天的珠三角,但也不完全等同,核心区域是基本覆盖了。我们完全可以说,广府人在上海的贡献占了广东省的大头。

广东人在上海当时有多威风呢?1906年,在上海一地竟然聚集了二十万广东人民国时期大上海最摩登的四家百货公司:先施公司、大新公司、永安公司、新新公司,他们的老板全部都是广州府中山县人。

▲民国时期大上海先施百货公司

民国时期,上海经济的半壁河山都在粤财团手上,粤商在上海商界具有领先地位,而上海从市长到工商部、海关,广东人都占有很大的比例,粤军的进驻得到了上海商界的支持,所以19路军这支粤军地方部队成了上海的驻军。

广州府香山人方举赞是中国第一家民族资本企业发昌机器厂的创办人,这家机器厂在上海。

东亚银行于1918年成立于香港,1920年即在上海外滩成立分行。创始人分别为李冠春、简东浦、冯平山等人,这几位也是广府人,不过是不同的县。

▲1920年东亚银行在上海外滩成立分行。

至于近代最大电影公司联华影业、南洋烟草公司、同文书局、冠生园、广生行(上海家化)等都是广府人创建,是不是万万没想到?上海家化的源头居然是“广府家化”!

旧上海的娱乐界第一把手都是清一色的广府人,上海最具名气的歌手是女星胡蝶(鹤山人)、阮玲玉(中山人),这两位都是广府文化熏陶出来的美女。

广府文化融入了上海的历史进程中。

现在回头来看,为什么上海、广州在疫情防控中能够走“柔性精确防控”的路线?因为在文化上,两座城市都是杂糅并蓄的,都是非常务实的,既要把事情办好,要有秩序,又要充分照顾工商界的利益,因为要靠老板们来提供工作岗位、发工资,这样才能实现稳定。

而这种对商业环境和市民生活的充分关照,并不是自今日始,而是具有百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渊源,同时在整个行政系统中形成了共识。

有人说:“上海能做到这么好,是因为上海有钱”。在我看来,此议太浅,有钱只是原因之一,有钱的城市不止上海这一个,为什么上海如此突出?

因为上海和广州一样,两个庞大的城市在运转的时候,都不能硬来,也不想硬来,只能在不断的平衡、协商、妥协中寻找最大公约数而这是中国这两座一线城市的突出特色——精密又准确,务实又快捷,讲科学,讲技术,讲道理,讲效果。

是的,我强调一下,尤其要“讲科学,讲道理”

两座城市还有一个特点,高校多,知识分子多,而这些高校毕业的学生又有很多在当地重要岗位任职,因此,学界的声音能和决策者形成有效沟通,形成协同,不至于在关键决策上太离谱,因为大家的共同目标很一致——希望城市发展越来越好。偶有学者有不同声音,沪穗的行政系统也不会有过激反应,包容度相对高,这是城市稳定向上发展的重要协同力。

如果说上海与广州有什么不同的话,上海是精致的务实,广州是低调的务实。

疫情汹汹之下,德尔塔与奥密克戎步步紧逼之下,凡是务实的城市都是了不起的城市,因为她总是尽最大力量照顾到普通人的工作与生活,甚至不惜冒着被批评的风险。

咬紧牙关不盲从,不盲动,不为了追求绝对安全而走极端,这背后的压力自己扛,受益的是普通市民,何其难得!

在抗击疫情的历史中,精致的上海人,低调的广州人,虽然相隔3000里之遥,却因历史的渊源与商业文明的交汇而取得了某种共识,我为上海点个大大的赞,同时也为自己是广州人而倍感荣幸和骄傲。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