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阳性”报告背后有人投毒吗?

“假阳性”报告背后有人投毒吗?
2022年05月11日 22:28 抱檏財經

作者:今纶

此前,关于疫情中谁可能投毒的问题,有过很多荒谬的猜测和言论,尤其是短视频平台,但是因为没有任何证据,所以,我一律不看不听不传谣,我只看警方通报和正规媒体的报道。

现在《第一财经》报道:上海融创滨江壹号院一天测出13个“假阳性”,中科润达核酸检测结果准确性遭质疑。

所以,我们可以展开讨论一下。

01 换了检测机构,此后再无阳性

我的同事老刘最近一段时间在北方某省会城市,他的夫人是该市一事业单位员工。

这个单位前阵子查出一例感染者,然后封控,某某医疗给这个单位两万多人来了几轮全员核酸,又查出两个弱阳性,隔离了几千人。

有一天,领导觉得哪里不对,于是突然耐人寻味地换了检测机构,找了本地一医院的医护人员来接手,结果,此后再无阳性……

同事说:“我没有证据,但是我现在真的怀疑有人投毒”。

当然,他和我都是怀疑,没有任何证据。

但是,有一件事我们是可以公开讨论的,因为有警方的公开通告:

今年1月,许昌市公安局发布一则警方通报。因郑州金域临床检验中心有限公司区域负责人张某东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实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禹州市公安局于2022年1月10日,对张某东以涉嫌刑事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这事至今没有明确的结论,但是“实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是在警方的通报里写得很清楚的。

那么,张某东到底干了什么?

我们想知道一个准确的答案。

02 需要在机制上清除“病毒”

行文至此,我在想: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某些机构为了自己继续赚钱,现在或者未来真的在某些地方投毒?这种可能性其实是存在的。

你们看看最近的新闻:

中科润达把阴性报告整成阳性的,合肥的和合医学检验实验室、诺为尔医学检验实验室把阴性报告整成阳性的,再加上一个郑州金域的张某东的相关新闻。

这些案例都是正规媒体报道过的,又或者是警方直接通报的。

报告中的阴性变阳性有两种可能:第一,直接改报告。第二,在检测仪器里投毒。我们不知道某些机构是怎么干的。考虑到难度的问题,目前大概率是第一种,未来有没有可能更多是第二种?

所以,为了抗击疫情,是不是也要对这些社会检测机构来一个清理整顿?

我绝对没有说所有的社会检测机构都有问题,我对那些认真工作的机构没有任何意见,但事实是,确实有一些机构有问题,现在动不动牵扯到几千人、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的检测,必须对参与检测的机构、人员严格把关。

因为全区、全城检测消耗的都是钞票啊,而且动不动几千万、上亿,谁受得了?何况以后是常态化检测,那花的钱绝对不是一个小数。

抗击疫情进入到关键时刻,第一,需要韧性和坚持;第二,需要在机制上、系统上清除“病毒”。

在我看来,前述机构就是“病毒”,必须从现有的检测系统里清除出去。

还有,随着集采的深入,以及国家有关的监管日严,这些检测企业的利润在不断下滑,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

极少数机构,极个别人,会不会为了继续目前的赚钱模式走极端“投毒”模式?这是极有可能的!

它们既然敢为了赚钱造“假阳性”报告,而且是多个城市的不同机构都干这种事,说明,至少在少数机构里,造假已经成了“潜规则”,不,“明规则”。

那么,谁敢担保它们未来不会为了业绩在某些区域小范围“投毒”?谁能够在投毒中获益,谁就有可能投毒,这一点在逻辑和动机上是说得通的。

谁敢说它们不会?谁能打这个保票?它们真的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所以,一定要严肃整顿检测队伍,这也是抗击疫情过程中极为关键的一环。

好多年前,某些城市就有修车档口的老板故意在档口附近撒一些铁钉,来往车辆中招之后,这些修车档口的生意就特别好,故事是一样的故事。

鲁迅先生说:“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

我改一下:“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某些检测机构”。它们真的是把人性中最阴暗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只剩下狰狞的面目。

它们以自己的恶行极大地破坏了当下复杂环境下的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信任,从此,大家的眼神里更多了一丝猜忌和犹豫,这才是最可悲的。

此前,我们谁也没想到某些检测机构居然敢对检测报告造假,但是它们就是这么干了。

所以,提高警惕,多一些防范措施总是没错的。

还有,我想提醒某些黑心检测机构:

长点心吧,不要眼睛里只看到钱,老百姓想早点进入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秩序中,你们就别给国家添乱了。

你们整天胡作非为,其实和谋财害命有什么区别呢?

警察同志可能已经在路上了,收手吧,还有那些躲在某些角落伪造“假阳性”报告的,天雷滚滚,终将劈到你们头上。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