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大地震:去年赚100万,今年亏500万

币圈大地震:去年赚100万,今年亏500万
2022年06月28日 09:01 深燃财经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王敏

编辑 | 向小园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这个圈子一直不缺一夜暴富的传说,更不乏一夜之间爆仓亏损的惨状。

一位币圈人士在社交平台上分享道,自去年5月在币圈开始合约交易加杠杆(以小额资金进行超额投资,放大收益的同时,也会放大风险),到今年6月19日晚上,自己已经累计亏损200万以上,负债还有100多万。“为了回本不断投入,结果每天的亏损就像是挖坑一样,越挖越深,直到完全跳不出来。”

正是在6月19日这一天,比特币(BTC)下跌至近18个月以来的最低价,仅为1.76万美元,导致十几万人爆仓(亏损额大于账户中的保证金)。而在去年11月,比特币曾达到历史巅峰价格6.9万美元。也就是说,过去半年,比特币波动下跌七成。截至6月26日,比特币缓慢回暖至2.1万美元上下。

币价狂跌的背后,币圈前所未有的戏剧性事件接连发生。美联储今年以来的三次加息下,美元升值对风险资产贬值压力加大,投资者正在转向投资更安全的资产,市场对包括虚拟货币在内的高风险资产持谨慎态度。

此外,4月份最高价格还曾达119美元的Luna,进入5月后接连大幅下跌,到5月12日价格仅剩几美分。这一暴雷事件在过去50天导致连锁反应不断,悲观情绪持续蔓延,多家公司受到波及,陷入暂停交易和提现等危机。

狗狗币联合创始人杰克森·帕尔默(Jackson Palmer)在最近一次采访中将投资加密货币比作玩“轮盘赌”,并称加密货币“纸牌屋”的底部已经“开始崩溃”。他表示,虽然最近的加密货币暴跌还不代表着结束,但很多人已经意识到它带来的“系统性风险”。

币圈的狂欢盛宴终于走向低迷。 一起又一起的负面事件中,加密圈子的人深刻感知到,寒冬来了。不少币圈玩家放缓或直接停止了币圈的交易动作,更极端的观点甚至认为,要警惕比特币归零的风险。不可否认的是,无论币圈未来走向如何,这一波“熊市”还远远没有触底。

寒冬来临:玩家退场、公司裁员

杜宇明非常遗憾,去年底比特币价格在6万多美金时,开始做空比特币没有坚持下来。“当时开的一个加杠杆的空单,比特币每下跌1美元,我就能赚800美金,但小赚之后就卖了。如果后期能坚持做空,而不是加仓买涨,自己或许已经成了‘亿万富豪’,而不是现在的一切清零。”

他在去年上半年牛市时进入币圈,刚玩没多久就赚了100多万元,正式上路。到今年4月份时,他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不但把在币圈赚的200多万亏光,还亏了280多万的本金。

在他看来,正是因为一开始赚到了钱,便开始“掉以轻心”,忽略了加密货币市场的高风险性,“其实和赌博没什么两样,永远不知道下一秒是什么行情,我杠杆开得太高了,赚得快、亏得也快。”

同样在去年上半年入场,到现在亏损累累的还有孙涵。“去年五月份前后,币圈可以说是遍地捡钱,我一个月赚了83万美金”,但他接下来就开始一路亏损,中间还玩合约加杠杆,到去年底时只剩11万美金,又在今年投资各种山寨币(又称替代币、竞争币,基于比特币源码修改程序创造出的新数字货币)全部亏完,“现在只求能在熊市到底的时候,用自己的私房钱抄底了”。

杜宇明和孙涵的经历背后是,市场普跌之下,当前加密市场正处于一个下行通道上。6月19日,在连续12天走低后,比特币下跌至18000美元以下,低点触及17593美元,市值排名第二的加密货币以太币(ETH)也从去年最高峰时的超4800美元不断下跌,到6月19日一度跌破1000美元。据统计,截至6月19日8时前的24小时内,15万炒币玩家的损失总金额高达5.67亿美元。截至6月23日,比特币的开盘价格仅为19967美元,依然跌破了2万元大关,以太币开盘价格为1097美元,刚超过千元大关。

2017年就进入币圈的资深玩家皮克斯认为,现在币圈“派对结束了”,已经进入去泡沫、去杠杆的阶段。今年年初,他就已经暂时退圈,“我和认识的朋友都在年初就意识到行情并不好,已经离场或是做好了资金配置。”

炒币玩家们一路亏损时,加密货币的矿工们也开始关掉挖矿机器、蛰伏过冬。

向涛在去年八九月前后投资了海外挖矿生意,但比特币过去半年不断下跌,前两个月的平均收益,相较去年最高时下降了90%左右。到今年6月,向涛觉得不太赚钱了,就直接把挖矿的机器关了。“比特币价格维持在2万左右时,收益才能和电费等成本基本持平,以目前的币价来看,这门生意显然已经不划算了。”

玩家们热情散去的同时,币圈多家企业也开始大地震式裁员过冬。据不完全统计,相关企业10天之内就裁减了约2000人。

6月11日,加密交易所Crypto.com宣布裁减5%的员工,约260人。三天后,加密货币借贷平台BlockFi宣布将裁员20%,约170名员工。同在这一天,加密货币交易平台Coinbase也宣布裁员18%约1100人。6月20日,有爆料称,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加密货币交易所Bybit正计划裁员20%-30%,涉及至少400人左右。

即便没有遭遇裁员,很多币圈从业者也开始面临待遇下滑。一位币圈人士提到,以往很多币圈企业常常以加密货币为绩效奖励,现如今伴随着加密货币价格的下滑,从业者们的薪酬水平也在大幅缩水。

去年频频上演暴富神话的币圈,在这个夏天却寒意刺骨。Coinbase CEO在一份公告中说道,“我们似乎正在进入衰退,经济衰退可能会导致另一个加密冬天,并可能持续很长时间。”

危险的信号,早已出现

造成币圈行情下跌的因素有很多,直接诱因可以说是美联储新一轮加息靴子落地。

6月19日这一天,比特币一度失守18000美元,就在4天前,美联储宣布了新一轮加息,且一下增加了75个基点,从0.75%-1%,提升至1.5%-1.75%。这是美联储今年内第三次加息,也是27年来美联储首度一次加息75个基点。

全球经济面临通胀高企,为了缓解通货膨胀的程度,美联储以加息方式进行宏观经济调控。加息意味着用户从银行贷款包括车贷、房贷的利息都将提高,生活压力增大,这便会导致市场对风险性投资持谨慎态度。

悲观情绪弥漫之下,币圈原本就存在的问题和漏洞也在不断显现,进而引发蝴蝶效应。早在5月,仅次于以太坊的第二大DeFi生态系统Terra崩溃,创下加密货币市场史上规模最大的灾难性事件。

Terra生态的“法币”(算法稳定币)UST,原本通过和价格浮动的Luna相互配合,保持供需平衡,以将UST的价格稳定在1美元。这套机制通常情况下,能让用户获得额外收益,同时维持UST与美元的价格稳定,Luna历史最高价格达到了119美元。

但是,在5月上旬,UST由于币圈大户有预谋地抛售,导致供需平衡被打破,和美元脱钩,价格低于1美元。出于恐慌情绪,很多用户把手里的UST换成了Luna,又使得Luna暴跌,恐慌情绪加剧,更多人纷纷抛售手上的Luna和UST,导致“死亡螺旋”产生,UST和Luna双双大幅暴跌。

5月12日这一天,UST跌至0.6美元左右,而Luna也从前一天的高点6美元左右一路下跌,跌幅超过99%,下跌至仅几美分。几天之内,散户、机构甚至企业投资者在Luna和UST中损失了超500亿美元。

头部加密货币对冲基金三箭资本,便是受到Luna暴跌波及的机构之一。Terra研究论坛成员FatMan于6月14日在Twitter上发文表示,三箭资本曾以5.6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1090万枚Luna,现在价值670.45 美元。

巨额亏损之下,机构不仅不愿对三箭资本出借资金还追加保证金,用户更是要求赎回在三箭资本投资的资金。有匿名人士在Twitter爆料称,三箭资本并没有足够的流动资金,还一直私自挪用用户资金,另据报道,其已经在疯狂抛售手中的以太币、NFT等数字资产。

受三箭资本的影响,6月以来,一些中小型加密交易平台,包括Hoo、Babel Finance、AEX等,都出现了暂停提现交易的情况,引发市场恐慌。6月16日,区块链金融收益应用平台Finblox也发布公告称暂停平台上所有用户的奖励分发,降低各级用户的提款限额。

同样和三箭资本一样深陷流动性危机的,还有全球头部加密借贷平台Celsius,其同样在5月也受到了Luna崩盘的影响,在6月6日被爆料向客户隐瞒了丢失3.5万枚ETH的事实,导致大量客户信任度降低开始赎回。

但是其100万枚ETH资产中,只有26.8万枚ETH具有流动性,有44.5万枚ETH是stETH形式(ETH的衍生品代币,用以获得质押收益),还有28.8万枚参与ETH2.0(即将到来的以太坊区块链升级)质押至少在一年内无法使用。

也就是说,一旦大量用户申请赎回ETH,Celsius就需要去折价卖出stETH换来ETH,原本stETH换ETH一直是1比1兑换,但玩家们担心Celsius会大量卖出stETH,会导致stETH的价格下跌,所以持有stETH的人也在疯狂卖出,这带来了stETH的价格下跌,和ETH脱锚。

6月13日,陷入危机的Celsius,只得先暂停了提现交易,但也进一步引发了市场恐慌,加剧了stETH与ETH脱锚。

机构的杠杆太多,导致清算抛售,引起市场多次恐慌下跌”,皮克斯指出。

行业性大暴雷事件下,大机构的避险情绪上升,资金不断流出。此外,全球多国政府和央行,对加密资产的防范和监管也趋于严格。今年以来,英国央行、欧洲央行都在呼吁加强对加密资产的监管。4月,Celsius曾受到监管压力,停止向非认证的美国投资者提供计息账户。

皮克斯表示,之前牛市中的很多问题都能通过热钱去弥补,当热钱消失,问题就会显现出来。

比如Luna的机制在一开始推出的时候,圈内不少人就已经提出过其机制设定存在问题且坚定不看好,新进入的投机者表示不相信。“Luna、三箭资本遇到的问题, 包括机构的过度杠杆和挪用资金,这些问题并不少见。”他认为,只是很多人被高额的收益所蒙蔽,在狂热时期忽略了风险。

“造成加密货币市场寒冬的本质,是狂欢结束后,资金的退潮导致的一系列问题”,皮克斯总结道。

币圈熊市,最低点还没到?

当前加密货币处于寒冬已经成为共识。有数据显示,加密货币市场在去年11月巅峰时,总市值超过了3万亿美元,而在今年6月20日左右,总市值仅为8400亿美元左右,缩水70%,约2.16万元美元。这个数字比意大利2021年的GDP还要高。而币圈最大交易所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的身价,从去年11月的958亿美元,到今年6月13日仅剩102亿美元,跌掉了89%。

深陷寒冬的加密货币市场,什么时候才能迎来拐点,没人能给出准确答案,但很多币圈玩家都认为,现在还不是最低点

比特币上一波的周期性暴涨,离不开美联储大放水,货币政策宽松,有大量的资金涌入了加密货币市场。而现如今,美联储频频大幅加息,采取了激进的货币政策,且加息动作还远远没有暂停,市场预计,7月、9月都还将会有新一轮加息。“加息不停止,熊市不结束”,一位币圈人士评价称。

与此同时,币圈原有的问题和矛盾,还尚未理清。向涛指出,很多加密货币本身的设定是有漏洞和问题的。比如Luna币,就是因为设置的不合理,才最终走向暴雷。

UST/Luna的套利机制相当于是,利用人气吹高了泡沫繁荣,却不具备抵抗极端风险的能力。

币安创始人赵长鹏5月在总结经验教训时,指出UST/Luna最大的设计缺陷是,项目方认为铸造更多资产可以增加其总值,但“印钞”不会创造价值,只会稀释持有人手中代币的价值,以指数级的速度铸造Luna只会让问题变得更糟。

而且项目方为了吸引用户加入这个生态,采取了过于激进的激励措施,给出了近20%的年化收益推动了太多“非有机增长”。在UST/Luna模式下,收入的概念被混淆了,项目团队可能会将其代币销售或升值视为收入,这显然是有缺陷的。人们被高收益吸引,带动Luna市值增高,但吸引的人越多,激励支出就越多,实际上没有创造任何价值。

在上一波牛市中,币圈讲了各种故事,包括DeFi、NFT等等,但都陆续熄火了。币圈很多虚拟货币系统的漏洞和风险,在市场寒冬下,或将持续暴雷。这些负面信息,也将加速币圈的下跌。

皮克斯对深燃表示,“现在加密货币市场上,仍然有很多项目充斥着不理性的钱,投机者幻想着抄底,嘴里喊着‘这次不一样’,但事实并非如此。”

他认为,币圈这一轮熊市,实则也是把很多新入行的盲目投机者给赶出去,通过下跌或者爆仓,使得很多操作不当、挪用客户资金的机构出局。直到彻底清掉大部分财务不干净的机构,和一些盲目的热钱,以及很多没有投资经验却幻想暴富的投机者,才会有真正的拐点,或许得要1-2年时间。

乐观的人,把这场寒冬当作一场行业修正的机会,认为暴露问题、解决问题之后,市场终会走向理性向上的发展轨迹。例如,近日,比特币官方Twitter发文称,加密货币的冬天越长,熊市越深。在低谷中走得越远,坚持下来的持有者们才会更强大。

但悲观的人,开始怀疑加密货币的生存能力,“熊市的下跌往往是非理性的,究竟行业能否撑到最低点,还是未知数”,有币圈玩家表示。

市场上更有人在这场寒冬中再次强调,加密货币本身就是一场虚拟资产的泡沫,与实体产业的联系不大,是没有价值的。

巴菲特就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再次抨击加密货币称,与农场、公寓不同,比特币并不会产出价值,它的价格只会取决于下一个购买它的人愿意出多少钱。加密货币现在或许因为炒作而仿佛拥有了魔法般的吸引力,但它本身没有生产能力。

不管虚拟货币有没有未来,如今可以肯定的是,在实体经济没有完全恢复之前,货币政策收紧的背景下,虚拟经济中的虚拟货币难有新的高点。

*题图及文中配图来源于unsplash。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杜宇明、孙涵、皮克斯、向涛为化名。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