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假期搞钱上瘾:当伴娘每场400,喂猫一周赚5000

年轻人假期搞钱上瘾:当伴娘每场400,喂猫一周赚5000
2022年10月02日 09:02 深燃财经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吴娇颖

编辑 | 金玙璠

国庆七天假,准备怎么过?

一大批年轻人,不出门旅行、不在家躺平、不聚会社交,一心搞钱。

有的年轻人“卖服务”,抓住节假日的生意旺季,疯狂营业。

比如,主人出门旅行,“留守”猫咪需要喂粮铲屎,有人上门服务,整个假期早早被约满,一周收入几千不是梦。假期办婚礼,但伴娘凑不齐,有人“出租”自己当伴娘,每场三四百,演到你流泪。

也有的年轻人“卖技能”,主动放弃假期休息,将副业进行到底。

比如,住在海边不躺平,一天接50单代写祝福,在沙滩上从早写到晚,赚得不多,但勤劳致富。北漂白领休假七天,四天回老家摆酒办婚礼,三天赶回大都市当游泳私教。

还有的年轻人“卖作品”,不是非得赚钱,要的就是参与感。

比如,去热闹的市集摆摊,卖自己的手工制品,还没营业先搭进去上千入场费,不怕亏本,更怕作品不被喜欢;在城市的街边卖咖啡,一天可能卖不到10杯,没关系,自由浪漫的生活体验才最动人。

但搞钱的人多了,过去那些小众、新鲜、不为人知的搞钱秘诀,现在不再稀奇,客源、利润自然要打折扣,市场价也越来越低。

年轻人假期搞钱,是真的卷起来了。

卖服务:“假扮”伴娘一场四百,上门喂猫一周五千

国庆长假是举办婚礼的高峰期,婚礼上,伴郎伴娘往往是不可或缺的角色。但这两年,因为疫情,经常有原定的伴娘临时无法到场,也有一些新人不想麻烦同学朋友,因此,租伴娘的生意逐渐火爆。

从9月初开始,闲鱼上就出现了许多“国庆假期兼职伴娘”的内容,“卖家”来自全国各地。根据地区、路程和时长不同,一般收取费用200元-500元不等。

来自洛阳的珍妮,这个国庆假期已经接了四单,每场收费300元,除了一单是朋友介绍,其他人都是通过闲鱼找到她的。

宁波的帅帅,国庆也要去三场婚礼当伴娘,每场收费400元。她其实有些“社恐”,但为了赚钱,“豁出去了,反正没人认识我”。

出租伴娘的自我介绍 来源 / 闲鱼

伴娘的角色并不好当,需要体力、情商双在线,有眼力见。但好处是,日薪高、现结,“还能吃免费的大餐”。

珍妮说,比如,凌晨五六点,就要去新娘家陪着化妆,一直“工作”到下午婚礼结束。为了让新娘觉得“有温度”,婚礼前也会抽空和新人见面,彩排、对流程,设计接亲游戏。她还有个加分项,“可以接手捧花发言,祝福语准备得很充分。”

一般她们都会心照不宣,自我定位为新娘的朋友。但婚礼现场,也可能出现意外。有一次,帅帅就猝不及防地被新娘妈妈问起与新娘的共同经历,她小小地慌了一下,随后开始现场编故事。

除了赚钱,有缘分的话,她们也可能收获意外的友情。“或许是新婚前夜感慨万千,有一次,新娘想让我头天晚上过去陪她,讲了很多她的故事,我们性格挺合得来,现在还会约饭聚会。”珍妮说。

珍妮的妈妈其实挺介意她当“出租伴娘”的,“据说伴娘当了三次以上就嫁不出去了。”但她自己不这么想,“我在学钢琴,上班存的工资报了学习班,现在就想兼职赚钱,给自己买一台钢琴。”

长假期间,另一项年轻人买单的刚需业务,是上门喂猫

今年国庆假期,北京女孩“猫爷seven”承担了20只猫咪的喂养重任。

去年9月底,她入驻某第三方平台成为一名“宠托师”,利用空闲时间接单,给主人出门在外的“留守”猫咪提供上门服务,比如喂食换水、清洁餐具、更换猫砂、陪玩;有需要的话,还可以剪指甲、剃脚毛、清洁眼睛和耳朵、喂药。

节假日是她的接单高峰期。今年春节期间,她最多一天上门服务了12家,有一天早上10点出门晚上11点才回来,大年三十也工作到晚上7点多。这个假期也被安排得满满当当,订单最多的一天,要上门7家。

每次上门服务的时间,不低于半小时,更多的时间要花在路上,路程远、节假日收费就要更高一些。春节期间,她的收入有近8000元,接近全年的一半;国庆假期一周,她预计能赚到5000元左右。

猫爷会给上门服务的猫咪拍照发给主人 来源 /@朝阳上门铲屎喵-猫爷seven

很多人以为喂猫遛狗门槛低、耗时少又赚得多,“好像是个人就能搞定”。也因此,市场上逐渐出现了一些低价甚至免费的上门服务,还经常被曝出忘记关门、乱动主人家东西、喂养不到位等乱象。

猫爷对此很不理解,“如果只是为了撸猫,那可以去猫咖。不想花钱,可以去宠物医院当义工、去领养平台做志愿者,再不济可以去喂流浪猫。换位思考,如果我家猫咪需要喂养,对那些低价甚至免费服务的,我会对他们的目的和能力存疑。”

在她看来,一名被客户信赖的宠托师,需要足够的经验、耐心和细心,更要对猫咪真正有爱。

每次上门喂猫,猫爷都会自备口罩、脚套、一次性pv手套、垃圾袋等工具,并全程录像;服务结束后,还要过一遍全屋状态,看看猫粮、水碗、猫砂盆是否装满,门窗有没有关好,确保猫咪安全。“一开始我也出现过疏漏,还好及时补救了,这些都是过去一年积累下来的经验。”

现在,她还会把上门服务的过程剪成vlog,既是记录,也算是开发出一项新技能。

除了赚钱,这份副业最让她开心的,就是遇到了很多可爱的猫咪和猫友,“每次上门能被猫咪喜欢,甚至怕生的猫咪也愿意亲近,都会很有成就感。”

卖技能:海边代写、游泳私教,几十元一单赚辛苦钱

也有一些年轻人,计划抓住假期的好机会,让技能充分变现。

今年国庆假期,燕子和老公准备回老家补办一场婚礼酒席,加上来回路程一共四天,剩下三天,她都给自己排满了游泳私教课。

这是她最近刚开始尝试的一份副业,每次只要在社交平台发布一则简单的教学资讯,包括时间、地点、内容和费用,就有许多人来找她报名。

作为女生,她的教学对象也仅限于成年女性,每次教学1小时,采取一对二或三的形式,每人每次38元。这要比一些健身房或健身机构提供的游泳私教课便宜得多。

燕子发现,很多初学者对教学的要求并不高,“只要学会游泳就行”,并不是非要找专业又昂贵的私教学习。“相比之下,我更像是没有距离感的朋友,不知不觉可能就学会了,更何况学费还这么便宜。”

国庆三天空闲时间,她已经接了20单预约,预计收入800元左右。“虽然钱不是很多,但我很喜欢教人游泳,既能自己锻炼身体,还能拓展社交圈,听各行各业的人吐槽其实挺有意思的。”

燕子发现,最近社交平台上出现了越来越多像她一样的私教,但很多都是团队运营,有人专门接单、有人负责教学,价格也很卷。

她目前没有涨价的打算,但也在盘算国庆假期后,拉上同样爱好游泳的朋友来组团教学,“更正经地搞钱”。

还有一些年轻人搞钱的技能不算独特,变现性价比低,只能靠“勤劳致富”。

前不久,小渔无意中在社交平台发现,有人在海边沙滩上代写定制祝福,再拍成照片或视频卖给买家,每单几元到几十元不等,生意非常好。

巧的是,她就住在海南文昌一个离海边不到500米的小区,“本来是来创业的,一来就遇到疫情,业务没法开展,正好每天去海边写写字,赚点伙食费。”

海边日出时代写的生日祝福 受访者供图

小渔字写得好看,还会画一些可爱的小图案,一开始她定价很低,照片3元一张、视频加5元,但社交平台上并没有什么人来询价,每天最多能赚一杯奶茶钱。

直到有一天,一个高中生找到她,称自己可以接单、小渔负责代写,分工合作、收入分成。

小渔想,这既解决了自己的客源问题,又能减少沟通成本,欣然答应。她以每张照片4元的价格卖给对方,对方加价1-2元卖给买家,“那段时间几乎每天写60单,能赚200块钱。”

后来,又有一个更小的初中生找上门来,也表示可以接单,“这个小朋友更厉害,一天能给我接100单,我得从下午2点写到晚上7点,直到体力到达极限,膝盖都弯不下去了。”

小渔这才发现,“海边代写”在学生圈子里很流行,许多让她代写的内容,要么是送给同学的祝福,要么是对偶像的表白。

后来,等社交账号积累了一些流量后,小渔决定自己接单,还购置了玫瑰花、仙女棒等道具,用来摆拍加分。根据文字、图案复杂程度,照片或视频拍摄需求不同,价格从7元到35元不等。

营业一个月以来,小渔仅利用空闲时间偶尔接单,就赚了约有5000多元。据她估算,国庆假期,满打满算每天能接50单,按平均每单20元算,一周最多能赚7000元。

但她觉得自己可能做不到日日接单,因为这赚的实在是“辛苦钱”。

“为了图片好看,写字的位置要尽量离海水近,但涨潮时很容易被浪冲掉,根本没有修改的可能,不得不重写,有时候要写10遍才能成功。再加上海南天气还很热,一天下来身体真扛不住。”

而且,小渔还经常被人盗图,拿去卖钱或引流,“这个圈子虽然相对小众,但门槛低、市场乱,价格也很卷。”更重要的是,它可能只是年轻人里流行的一阵风,风一过生意就没了。

不过,这次意外的“搞钱”机会,也给了她一些新的启发。“我家在青岛,等冬天回去,还可以开发雪地代写的业务,值得一试。”

卖作品:手作摆摊、后备箱咖啡,是生意更是兴趣

今年夏天最火的夜间生意——市集摆摊,也流行到了国庆假期。

与其他稳赚不赔的兼职副业相比,摆摊卖货,可能是年轻人的搞钱大计里,为数不多需要背负资金成本且盈亏待定的生意。

长假期间,来自佛山的手作店主鱼蛋,就准备在佛山禅城的岭南站“咩东东夏日市集”连续摆摊8天,还没开始营业,摊位费先交了1200元。

她要售卖的是自己原创设计的手作饰品,包括手链、项链、戒指、发夹等。这些手工制品耗时长、用材贵,价格也不便宜,“其中的手缝系列,每款都是一针一线串上去的,串错一步都得重来,从设计到制作用时1小时起,时间成本很高,材料费也要80-100元,所以售价160元起。”

也因此,她的手工作品很依赖市集的环境、布置和氛围感,因为稍有不慎就会被不了解手作的人误认为是廉价地摊货,认为不值,只有精心布置的市集,才能精准吸引顾客停下脚步认真了解并购买。

鱼蛋精心布置的市集摊位 来源 /@一粒鱼蛋手作

在此前的几次摆摊经历中,她发现,虽然大家都在说“消费降级”,但审美能力都在提高,也依然有很多人更愿意为有趣、小众、独一无二的东西买单。

“七夕出摊,一晚上就破千了,对我这种新手摊主来说,真的很惊喜。但这次市集上手作大神很多,场地也是第一次来,有点担心卖不出去。”鱼蛋说,9月30日第一晚,卖出了480多元,还是在突然下大雨的情况下,“对之后几天更有信心了。”

对她来说,赚钱也不是摆摊的唯一目的,虽然家里还囤着上万元的材料和不少成品。

比起对囤货积压或者亏损的担忧,她更想通过与顾客的交流,看看自己产品设计的受众范围和客户喜爱度。“我的梦想,就是未来能在老城区开一家实体的手工饰品店。”

在大大小小的市集上,必不可少的存在,当属“后备箱咖啡”。

今年夏天,年轻人的移动咖啡车,风靡城市的大街小巷。咖啡本身是个高毛利行业,咖啡车刨去了门店高额的租金、装修、水电等成本,出品有新鲜感,深受年轻人欢迎,似乎是一门成本低、利润高的好生意。

但从多位咖啡车摊主的反馈来看,咖啡车要想赚钱,要严格计算成本收益,也要时时考量出摊时间地点,还要把关出品质量、设计摊位特色,要操的心,不比开店少。

而这又不符合他们很多人做咖啡车的初衷。相比赚钱,这其实更像是年轻人的一次兴趣人生实验。

今年6月中旬起,上海“pinko cafe”主理人Jin,每周都会开着他改装的咖啡车,出现在上海街头,时间、地点都很随机。

他很少参与集市,更喜欢在街边“野摆”。“因为我们的咖啡车装扮是海岛风,更随性肆意,也更追求自由不约束的环境。”

海岛风的“pinko cafe”咖啡车 受访者供图

据Jin介绍,改装一台咖啡车低成本并不高,主要是移动电源花了约4500元,咖啡机是家用的,装饰是自己手作的,但为了保证品质,杯具和咖啡豆还得精心挑选。

他日常售卖的,除了传统美式和拿铁,还有自己发明的好玩有趣的咖啡饮品,比如花生拿铁,花生是自己种的,花生酱也是亲手做的,售价25元一杯,每杯毛利有十几块钱。

对他来说,每次出摊能卖出10杯,就很开心了。“主要还是因为没想靠这个赚钱,而是想有一些新的生活体验,结识更多有趣的人。”

假期一到,晚上出门溜达的人多了起来。Jin准备集中在晚上出摊“野摆”,地点是上海年轻人聚集的“巨富长”一带。国庆过后,他就要带着咖啡车自驾去海南,在海边生活一段日子,“海边是我们最向往的摆摊地点。”

年轻人假期搞钱,越来越卷了

像春节、五一、七夕一样,这个十一假期,年轻人依然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本职工作之外搞钱的好时机。

但曾经那些日入几千、一周赚十几万,让人艳羡不已的“暴利”搞钱生意,似乎都消失了。

辛苦七天,赚得几千,已经是性价比很高的兼职;一天几百,可以让人放弃休息、忘记“社恐”;就算一单几块钱的“廉价劳动力”,也不缺人手。

更明显的是,放在以前看起来新鲜、小众、有门槛的搞钱渠道,如今市场也越来越卷,卷价格、卷资质、卷技能。

在这样的变化背后,不难发现关于年轻人花钱和赚钱的两个事实。

一是消费回归理性,愿意花钱买服务、买溢价、买非刚需产品的人少了,性价比变得很重要;二是副业内卷,单一的收入来源再难带来安全感,争做“斜杠青年”,全身技能点满,才能缓解焦虑。

年轻消费群体的需求不断变化,有需求就有市场,新职业、新业务、新技能也会不断涌现。相比赚得多还是少,他们在搞钱这件事上的创新精神,或许更有意思。

当然,有时候,年轻人的追求,也不只是搞钱。

最理想的状态,是充分挖掘兴趣潜力,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如果能变现,再好不过;赚不到钱,获得一种新的人生体验,也算有所得。

*题图来源于pexels。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珍妮、帅帅、燕子、小渔、鱼蛋、Jin为化名。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