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未央》剧情炸裂三观,女主跟男主抢女二号并且成功了

《八月未央》剧情炸裂三观,女主跟男主抢女二号并且成功了
2021年04月20日 15:39 牙隹尝美食

看到安妮宝贝这个名字,你会想到什么?

反正对我来说,大概就是青春+疼痛=一大盆狗血,所以在走进电影院之前,对于《八月未央》的剧情其实就有所预料。毕竟根据一篇支离破碎的散文改编出来的电影,只要能不那么像一块从30楼扔下来的玻璃扫在一起,大概就算对得起观众的电影票了。

然而我错了,被编剧老师努力缝合在一起又升华过的剧情已经不再是玻璃,直接化身成了一颗“炸弹”,爆裂在了银幕前每一位观众的三观之上。

简而言之,就是沉默寡言的女主角未央分别偶遇了可爱率真的小乔和小乔的未婚夫朝颜,小乔的热情开朗让她们火速成为了闺蜜,同时即将跟小乔结婚的朝颜也被未央身上“同路人”的气质深深吸引。

当看到未央跟朝颜一夜情的时候,身边的男性观众露出了“我懂”的笑容,然而那只能说明他不够了解安妮宝贝,有这四个字撑腰,事情怎么可能如此简单。

果然,随后剧情急转直下,如脱缰野马般从三角恋直接奔向了LGBT。

朝颜发现自己在跟小乔谈了十年恋爱之后,始终不够爱她,或者是根本没有那么爱她,下定决心要跟她分手,转而追求未央。而未央之所以跟他一夜情,“同路人”的吸引倒在其次,更重要的原因是她喜欢上了热情开朗、天真率性的小乔。

没错,她就是要拆散小乔跟朝颜。

虽然她在生母长期的虐待之下,注定只能是个沉默阴郁的女子,但小乔的身上有光,她想抓来看看。(对不起,一不小心穿越到了岭,我这就回去)

现在青春有了,疼痛也有了,接下来还缺的自然就是一盆狗血。

于是,即使有未央的陪伴,小乔还是没能撑过失去朝颜的痛苦,自杀了。未央突然发现自己怀上了朝颜的孩子,但是她有先天性心脏病,孩子和她自己只能二选一。她选择了生下这个孩子,并且给孩子起名叫“小乔”,扔给了朝颜。

“Double kill”成就达成,两女一男的故事最后只剩下单亲爸爸一枚。就是不知道那些没看过原著、对安妮宝贝也不甚了解的无辜观众,奔着“春暖花开,用力去爱”的标语走进影院,此刻会不会想大吼一声“坑爹呢!”

在经历了一个半小时的如鲠在喉、如芒在背、如坐针毡之后,真心想奉劝广大制作方们一句:虽然IP是个好东西,但真的不是什么IP都适合改编成影视作品的。

单从改编的层面来说,《八月未央》其实也没有多离谱,甚至还称得上几分良心,因为好歹编剧用尽全力硬捏出了一个故事。毕竟安妮宝贝的散文风格一向就是“这样支离破碎的我,怎样拯救一个遍体鳞伤的你”,搭配上铺张扬厉、不知所云的华丽辞藻,还有意识流般如坠五里云雾的叙事。

在她散得不能再散的散文当中,经常只有一股浓烈的情绪,所谓故事其实只是随着情绪在游走,诉说她对宿命、爱情、死亡、告别、流浪等等孤独情感的个人化表达。

但是构成一部电影所需要的元素要多出太多了,除了情绪之外,它还需要故事、感知、感觉、氛围等等去引领观众真正走进银幕上的虚拟世界。

而作为一部爱情电影,逼真感和亲近感恰恰是《八月未央》最为匮乏的,从导演最终呈现出的效果来看,他显然也没有把作品拍成《花样年华》或者《2046》的功力。

尽管编剧已经在努力捋顺剧情,整部电影中仍然充满了安妮宝贝式的矫揉造作和刻意煽情,就像一个早已想好结尾的命题作文,围绕着“欺骗总是以爱为借口”“时间能治愈一切”这类台词“金句”,用不断的巧合强行推动剧情去填满框架。

在日语班上,小乔刚好就坐在了未央身边。而编剧也借角色之口给出了解释,就算她们没有在日语班遇见,也会在馄饨店遇见。反正上海2000多万常住人口,她们就是要遇见。

未央的摩托车要倒了,帮她扶车的恰好就得是小乔的男朋友朝颜。

未央和朝颜在画廊看到的画叫《灯塔》,他们一夜情的地点恰恰就是灯塔。

未央独自去荒山上寻找灯塔,路上恰好就遇到有流氓劫色,朝颜恰好跟着她,成功英雄救美。

就连字面意义上的“一夜”情后未央怀孕,都那么的恰好。

在一盆又一盆的连续“狗血”攻击之下,观众们在震惊之余已经难以与角色产生共情,这也正是文字和影像艺术之间的差距。

用影像去传递情绪本来就是更加有难度的事情,一旦过于离奇的剧情让观众意识到他们只是在看一个编出来的故事,他们与剧中人的感情就会被彻底割裂,你演你的,雨我无瓜。

再说一次,强扭的瓜不甜,强扭的IP也一样。只是,可惜了谭松韵一人分饰阳光明媚的林小乔和阴郁疯狂的未央母亲两角的表演,还有罗晋拍摄朝颜离开那场戏时背对镜头依然难以克制的眼泪。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