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郎朗:是时候演奏“音乐的珠穆朗玛”《哥德堡变奏曲》了

专访郎朗:是时候演奏“音乐的珠穆朗玛”《哥德堡变奏曲》了
2021年04月19日 16:16 史说与今

大河网记者 莫韶华

“近年来,我每年都来郑州演出。”4月18日晚,郎朗·巴赫《哥德堡变奏曲》2021中国巡演郑州站的演出在河南艺术中心倾情上演,演出前,著名钢琴家郎朗接受了大河网记者的采访。

谈到郑州,郎朗由衷地赞叹道:“郑州的发展速度真是太快了,和我十几年前来时简直是天壤之别。而且,我能明显感觉到郑州学钢琴的孩子越来越多了。”

不少网友都有印象,在2020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节联欢晚会河南郑州分会场上,郎朗在黄河之滨演奏了《黄河》钢琴协奏曲第三乐章。

时隔一年,郎朗再次来到郑州,绿城的钢琴爱好者可以大饱耳福了!

对所有的钢琴家来说,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都是极致的挑战。有人将这部作品称为“音乐的珠穆朗玛峰”,它诞生在巴赫晚年,全曲共32段,包含首尾呼应的“咏叹调主题”和30段变幻莫测的“变奏曲”,结构恢弘。

对于为何选择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郎朗说:“《哥德堡变奏曲》是古典音乐中的‘璀璨明珠’,是音乐史上规模最大,最伟大的变奏曲。我觉得近年来对艺术的沉淀可以来演奏它了,光靠信心和技巧是弹不出来这种感觉的,需要有成熟的心态才能完成。”

《哥德堡变奏曲》是巴赫当年为身患失眠症的开赛林克伯爵而作,旨在帮助他消磨漫漫长夜、减轻失眠痛苦。因此,这部作品也以心理治愈功能闻名,成为巴赫作品中最能够用于心理治愈的作品。

郎朗表示,后疫情时代,希望这部钢琴曲能有效清除人们内心的阴霾,给所有听众带来力量。

“我个人比较喜欢教学,在教学过程中可以绞尽脑汁思考地疑惑,自我启发。”郎朗告诉大河网记者。

现在不少青少年都在学习钢琴的路上“苦苦挣扎”,对此,从小学琴的郎朗颇有发言权,他说:“很多人会有误区,认为练琴很苦很累,有这种感觉就说明方向稍有偏差了。我认为老师们要运用各种方法来点燃孩子们的情绪,寻找那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才会避免枯燥。”

他认为教育不能偷懒,一位优秀的老师应该发挥浑身解数让孩子听懂。

郎朗音乐成就还体现在对慈善事业的不懈追求,透过郎朗基金会“快乐的琴键”项目,在国内捐赠了50多所音乐教室,让孩子们快乐学音乐、点燃孩子们的梦想。

给初学者有何建议?他们应该如何坚持下去?

对于从小上了很多大师课的郎朗而言,也多次有放弃的念头,因为一直处于瓶颈期就会非常苦恼,对未来产生迷茫。

“但是当真正静下来演奏一首曲子的时候就觉得放弃太可惜了,因为艰难都被音乐融化了。”

学琴需要长久的坚持,郎朗认为学习方法很重要,老师要因材施教,全身心投入点燃孩子们的激情,发现孩子们的感觉和特长。

其次,要让孩子们尝到甜头,如果只是把练琴、比赛作为目标,就容易失去乐趣。

“我并不反对考级,考级可以明确自己水平程度。但是要创造很多舞台表演的机会,只有让孩子完全感受、沉醉在艺术的魅力中才能有所突破。”郎朗告诉记者。

那么,对于艺术之家,郎朗会不会让自己孩子走艺术之路呢?

郎朗的回答是:谁也不能替别人的未来做决定,首先要孩子自己喜欢。

平时练琴时,他会把孩子抱出来听,现在孩子俨然已经成为一个优秀的听众了。

人物名片

郎朗,2007年成为第一位提名格莱美奖最佳独奏器乐的中国艺术家,被时代周刊评为最具影响力100位人物。在过去10年里,他的听众包括全球乐迷、各国领导人。他的音乐会在全球一票难求,是乐团和指挥合作最多的钢琴家,并是各大乐团新年音乐会以及庆典音乐会的首选独奏家。郎朗的电视观众达数十亿,曾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2014年里约热内卢世界杯闭幕式演出。曾4次登台格莱美与Metallica、Pharrell Williams以及爵士传奇赫比·汉考克携手演出,并在2020年格莱美压轴献艺;曾6次登台春晚,是亮相春晚次数最多的钢琴家,为数十亿观众带来美好的除夕夜。2020年,郎朗压轴亮相“同一个世界团结在家” 并领衔演奏,通过这抗疫音乐会为世界带来温暖、传递爱心,全球数十亿观众在线观看。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