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奇案:一家五口被杀,凶手下落成迷,一男一女争吵,真凶现形

清代奇案:一家五口被杀,凶手下落成迷,一男一女争吵,真凶现形
2022年08月01日 14:09 小香吃鸡

清光绪年间,吴县所治的南面有一小镇,名为肖泾镇。镇上有位姓何的人家,家主何云山以农耕为生计。何云山家中上有白发之母,下有一子一女,儿子三岁尚未断乳。何云山之妻也出身农家,同样伴丈夫躬耕而食。何云山一家五口,虽然过得不富裕,但也平和融洽。

何云山身患癔症,有时候会喜怒无常,与邻里有些许冲突矛盾,致使与邻人不尽和睦。但好在这种情况不是经常发生,而且不妨碍他种田耕作,何家家境渐渐好了起来,有了一些积蓄。邻居们见何家渐渐富有,都夸何家治家有方。

一天,何家邻居发现,平日何家都是早早起床做饭准备下田,今天却久久不见动静。太阳已经偏西,还不见何家开门。乡里人从田间劳作归来,发现何家的门还是关着的,于是便觉得十分奇怪,心生异念,遂去敲门,不见里面回应,就强行把门撬开。众乡亲奔进一看,发现何云山已经自缢身亡,门边上有一把带血的尖刀。

众人惊讶不已,何云山已经上吊自杀,这把尖刀又为何带着血迹呢?众人七手八脚把何云山解下来,发现他已死亡多时,尸体已经僵硬冰凉。邻居们又进入内室,发现一个孩子死在室内,被刀子刺伤数处,血仍在汩汩流着。

何云山之母也死在了地上,何云山的妻子和正在喝奶的儿子也死在了床上。血流满床笫,他们都是被尖刀刺中要害而死。这满室的尸体、鲜血,令所有人心惊肉跳,无不目瞪口呆,汗流浃背。有几个胆小的不敢看,吓得赶紧躲了出去。

一家五口全部被害,如此恶劣的案件,自然要马上报官。先是地保闻讯赶来,看到了现场之后也深感震惊,地保把室内到处检查一遍,并未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只有一只箱子,似乎是被人撬开过,还有一只铜锁丢在地上。地保赶紧骑马去县衙报官,县令陈勤听罢,赶紧带着衙役仵作赶来勘验现场。

在现场,仵作勘验一番后说道:何云山脖子上有勒痕又有刀伤,可能是害怕自缢不死才刺伤脖子。老太太和何云山的妻子、两个孩子则都是被人杀死的,因为他们身上都有很深的伤痕。令人感到疑问的是,当陈县令问街坊邻居,昨晚上有没有听到什么响动时,邻居们都说没有。

在问起何家的情况时,邻居们反映,何云山长久以来就患有癔症,喜怒无常,争吵时常有发生,也能听到夫妻争吵。这次何家全家都死了,可能是何云山癔症发作杀了全家最后又杀了自己。陈县令听了,觉得这个分析有道理,他在现场对案情做了分析:何云山先是癔症发作,用尖刀杀死了全家。后来想上吊自杀,可想到自己可能死不了,于是便用刀刺脖子。所以这就是为何他上吊之后,刀就掉落在了门边。

陈县令分析了一番之后,就将此案定为癔症病人自杀全家,属于一桩自杀案。街坊四邻也这样认为,没有人出来与县令分辨此事,死者家也没有一个人活下来处理后事,所以陈县令便让何姓家族的人将何云山一家草草收敛就算完事了。这桩案子轰动四邻八乡,人们都认为癔症病人自杀全家,对这个结论深信不疑。

三个月后,陈县令调往他处任职,新任知县汤友臣担任吴县县令。汤县令看了卷宗之后,认为此案疑点颇多,一是癔症患者再怎么发病,也不可能杀死亲人,连杀四人绝无可能;二是家中当时有一只箱子好像被人开过,这个巨大的疑点竟然被完全忽视,实属不该;三是何云山既然是上吊身亡,脖子上为何又有刀伤。一个人上吊之后是不能再用刀刺自己脖子的,若何云山想要自刎,刺伤脖子之后也必然没有力气再去上吊。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再简单明白不过的道理为何却被忽视了呢?所以,此案绝对不是癔症患者自杀一家五口,而是被人所害。

汤县令当即让人开棺验尸,一一查验了何云山一家五口的伤势,何云山一家五口的尸体虽然已经腐烂,但仵作还是大致辨别死因。随后,汤县令又将何云山的邻居全部召集过来审问。汤县令问邻居们何云山癔症发作时情况如何?邻居们都说何云山癔症是间歇性的,一到下雨或者寒冷的天气就会发作,何云山发作之时会打人,但却从未见他舞刀弄枪。

汤县令又问邻居们,何家除了一家五口之外,还有什么人。邻居们说,何云山一家只有五口人,起初有一个女人来何家做过一个月的帮工,但是此人很快就离开了何云山家,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汤县令追问此人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处,邻居们说此人是邻县的巧娘。

汤县令按照邻居说的地址让衙役去寻巧娘,衙役去到巧娘家之后,发现巧娘家大门紧锁,巧娘本人早已经不知去向了。据巧娘的邻居透露,巧娘在三个月前就出门了,当时说是要去朋友家。如今离去已经三月,一直没有回来。

汤县令觉得巧娘最为可疑,于是便派出衙役到处寻找巧娘,查找她的下落。可是人海茫茫,该去何处寻找巧娘呢?衙役们一时间束手无策,案件又进入了死胡同,成为了一桩悬案。

两个月后的一天,吴县捕头杨全去苏州办案,在一家小酒馆住下。那天晚上,杨全陪朋友多喝了几杯酒,于是便回房躺下休息。半夜里夜深人静时,杨全忽然听到斜对面房间有一男一女正在争吵。

起初,杨全丝毫没有在意。但是二人越吵越激烈,隐约中听到了杀人、金银等话语,而且二人口音来自吴县。杨全心中一惊,吴县命案近年来只有那桩灭门案一直未破,难道这两个人知道些情况?杨全想到这里,酒顿时就醒了大半。他悄悄出门趴在窗口听房中一男一女争吵。

这一对男女,正在房中为金银之事争吵不休。杨全听得分明,房中的女子一边哭泣一边埋怨,言语之间牵涉到了一桩杀人案。杨全听到这里,暗想这二人肯定是逃犯。于是他便下楼告诉掌柜,明天这两个人结账退房时不要让他们结账,找个理由让他们对待一会儿,到时候他自然会有处置。

第二天一大早,房中的男女到前台结账,结果掌柜不肯结账退房。就在二人与掌柜争执理论时,杨全带着衙役们赶到将二人当场逮捕。这一男一女很快被苏州府衙提审,经过一番审问之后,这一对男女说出了自己的姓名。

这名女子就是巧娘,男子叫黄奎,二人都来自吴县。从二人随身携带的包袱中找出了100两银子。由于二人牵涉到吴县命案,因此被发回吴县审理。汤县令升堂审问二人,起初二人不肯承认杀人的事实,一顿杀威棒打下去之后,二人忍受不住,这才承认了犯罪事实。

五个月前,何云山一家雇来了一个佣人烧火做饭,服侍家中老母亲。这个做饭的佣人就是巧娘,巧娘是一个寡妇,长年在家独居。由于她个性张扬,有不少浪荡子经常出入其家。巧娘因此在当地饱受非议,不得已她辗转来到吴县谋生,结果正好何家要找烧火做饭的佣人,于是她便来到了何家。

在何家呆了没多久,巧娘就发现了何家的一个秘密。何家经过多年积蓄,又卖掉了几亩祖产,存下了100两银子。何云山的妻子将这100两银子藏在一只箱子中,空闲之时她就打开箱子清点那些钱款,看看数量是否有变动。每当此时,她总是翻来覆去地摸着那些钱,久久不愿放下。这一幕多次被巧娘发现,于是她在心里想出了一条毒计。

巧娘找来吴县的相好黄奎,让黄奎在某天夜里携刀前来,巧娘于深夜将后门打开将他放入。二人劫走银子之后就远走高飞,神不知鬼不觉。按照计划,二人果然潜入何家劫走了箱子里的100两银子。二人携带银子正要出门,结果黄奎说盗窃银子已经闯祸,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死了这家五口,以绝后患。

黄奎是一个杀猪的屠夫,他拿起一把剥皮的尖刀迅速将何家五口全部杀死。杀死何家五口之后,黄奎又将何云山套上绳索挂起来,将那把带血的尖刀放在何云山手中,何云山已死不能握住刀柄,尖刀便掉落在侧门边上。

天快亮时,巧娘和黄奎携带银子逃走。二人携带银子一路逃到苏州,二人在苏州生活数月,黄奎想念家中老小想回去看看,巧娘则不准他回去,如果要回去就把银子分了各奔东西。黄奎是个黑心的主儿,他丢给巧娘5两银子就想把她打发走人,结果巧娘自然不肯,二人便在酒馆中争吵起来。这一争吵恰好被捕头杨全听见,二人因此被捕。

此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巧娘、黄奎二人狼狈为奸,为100两银子杀死何云山一家五口,其行为恶毒残忍。汤县令依律判处二人斩首示众,所劫金银悉数没收。

自此,清代吴县灭门案,宣告结案。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