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多情不过是花心借口,别天真了,没有施南生,徐克屁都不是

浪漫多情不过是花心借口,别天真了,没有施南生,徐克屁都不是
2021年01月17日 16:54 现现讲体坛

最近双女主大戏《流金岁月》正在热播,这部剧是根据作家亦舒的同名小说改编,其实,早在32年前,这部剧就已经被搬上过荧幕,当时由张曼玉和钟楚红出演。

1988年改编版《流金岁月》播出后,受到一致好评,选用张曼玉和红姑也堪称一绝,无比贴合原著形象。

2020年《流金岁月》翻拍,选用了靠“黑白礼服天鹅颈”打出CP感的刘诗诗和倪妮。

刘诗诗扮演的蒋南孙,清新温婉,自带大小姐气场。

而倪妮扮演的朱锁锁,妩媚风情、艳光四射,十分符合原著中那种出自“风尘”的人物形象。

别看这两次改编电视剧,导演都是用心至极地选取演员,但在作者亦舒心里,有一个人比张曼玉和刘诗诗更适合出演“蒋南孙”一角,据说亦舒也是以这个人为原型创作出了“蒋南孙”。

不止蒋南孙,亦舒的多部小说中,都能看见这个人的影子,她就是施南生,她的英文名字恰恰是“Nansun”。

施南生像个传奇,她不仅被亦舒当做标杆,常常写进书里,也被倪匡承认自愧不如,还被鼎鼎大名的“哥哥”张国荣喊做“阿姐”,更是赠与施南生那双在演唱会上出尽风头的红色高跟鞋。

美得让人挪不开眼睛的王祖贤说施南生是最美的,同样靠美貌成名的林青霞和施南生是最好的闺蜜。

种种光环下,最让施南生开心的却是“徐克的女人”这个称号,不过现在她变成了徐克的前妻。

徐克的大名响当当,他天马行空的思维,独树一帜的美学,都让他创造出了无数经典影片。

如果还有人不熟悉徐克这个名字,那《青蛇》《倩女幽魂》《黄飞鸿》这些电影总看过吧,他们都是出自徐克之手。

很长一段时间,徐克的大名就是票房保证。

但很少有人知道,徐克的影视帝国能够成立,全靠施南生保驾护航。

说没有施南生就没有如今的徐克,一点都不夸张。

和徐克的神仙爱情

施南生是天之娇女,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

正逢当时环境动荡,为了保护女儿,父亲将施南生送至非洲念书,可惜非洲也不太平。

于是施南生没和父亲商量,自己做主跑去了英国。

正是这些在国外留学的生活,让这位富家小姐多了文化阅历和超越年龄的广博见识。

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她的生活注定不平凡。

就像亦舒对她的评价:“她是艳光四射的,谈笑风生间就能吸引整场目光。”

回国后,施南生先后进入无线、港台等顶级娱乐公司,从底层干起,逐渐成长为副总监。

春风得意时,施南生遇到了和自己牵绊一生的人——徐克。

彼时徐克和几个好友刚成立新公司“新艺城”,他的才华已经响彻影视圈。

施南生的好友恰好也是徐克的“迷妹”,经常和施南生谈起这位冉冉升起的影视才子。

有一次两人吃饭时,好友谈起对徐克的欣赏,没想到徐克正好从旁经过,施南生眼前一亮,对徐克一见钟情。

在好友的介绍下,施南生放弃现有的工作,加入徐克的新艺城,和6个风格迥异的男人一起打拼,被称为新艺城的“七怪”。

施南生加盟后,成为徐克的贤内助。

相爱相互成就

徐克才华横溢,但只管创作,不顾及现实。

经费问题、时间问题,演员问题都要施南生亲力亲为地解决。

在她们的配合下,新艺城飞速发展,很快成为香港影视圈的黑马,独占鳌头。

施南生仿佛为了徐克而生,之前所有的成绩都是为了成就徐克做铺垫。

不管徐克有什么不切实际的诡谲想法,施南生都能帮他变成现实。

有人说徐克是造梦的人,那施南生便是帮他梦想托底的人。

两人合作拍出了《最佳拍档》、《开心鬼》系列等经典影片,后期更是推出了《青蛇》《七剑》《狄仁杰》这些叫好又叫座的影片。

因为这些作品,徐克的名气一飞冲天,成为香港影视圈无可取代的美学大师。

一直在背后默默付出的施南生,却很少被人提及。

她为徐克做了这么多,只希望他快乐。

和施南生合作过的人,都觉得她雷厉风行,威震四方,但只要回到徐克身边,她一秒化成绕指柔。

张艾嘉说只要徐克一笑,施南生立刻乖乖坐回他身边的女人。

这么看来,徐克和施南生好像冥冥中天注定的缘分,美妙无比。

但事实却不这样,自古才子多风流,徐克成名后也少不了牵扯一些花边绯闻。

每段绯闻媒体都描写得绘声绘色,大众都替施南生着急,埋怨徐克花心不负责任。

可施南生依旧维护徐克,说外界不懂他,不应该用世俗标准衡量他。

其实身经百战的施南生怎么会看不透其中的真相,她就是太在乎徐克,甘愿为他找理由,说服大众也说服自己。

徐克的绯闻越传越厉害,施南生都置之不理。

直到有一次自己过生日,徐克缺席了,那时他正陪在叶倩文身边,完全忘记了施南生的生日。

这次施南生爆发了,她一气之下提出分手,独自前往美国。

施南生离开后,徐克总觉得缺了什么,事业也大不如前。

于是他奔赴美国,找到施南生向她求婚。

看着憔悴的徐克,施南生心软了,答应嫁给他。

可惜施南生的感情终究是没有善终,婚后徐克身边依然围绕着莺莺燕燕。

面对媒体不停地追问,施南生回答:“我知道的都不是事实,不知道的就是不知道了”。

2007年两人一起出席了钟楚红丈夫的葬礼,疑似破除了婚变谣言。

2008年徐克接受采访时评价施南生:除了父母之外,施南生是对我最重要的人。

这句看似恩爱的话,日后再回味却是暗藏深意。

2014年,徐克被曝光和小助理乐乐一同看电影,十指紧扣十分甜蜜。

媒体闻风而动,铺天盖地的“婚变”新闻再次传出,施南生没有反驳,她平静地回应自己和徐克已经离婚了。

让众人想不到的是,面对徐克抛弃几十年相伴的感情,拥抱小助理的“忘恩负义”,施南生毫不介意。

没有和徐克成为相伴一生的夫妻,她依旧把徐克当成最亲近最欣赏的手足。

如今施南生已经62岁依旧单身,即使不再是徐克的女人,她也魅力不减。

离开徐克,施南生完全可以独当一面,柏林电影节上,施南生成为首位获得国际金摄影奖的制片人。

领奖时,施南生动情地感谢了徐克。

虽然他们遗憾错过,但相伴时彼此成就,分开了也是各自美丽。

施南生的敢爱敢恨,洒脱独立值得每一个女性学习。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