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车站的聚会:人间悲苦,没有一人能被救赎

南方车站的聚会:人间悲苦,没有一人能被救赎
2021年03月05日 18:53 蜀山笔侠i

我喜欢看电影,尤其喜欢在电影院里看电影。高中的时候喜欢自己一个人泡放映厅,大学时候喜欢两个人一起,一个人欣赏,两个人分享,总之,我喜欢那种让自己沉浸在光影世界里的感觉。

2019年,影院上映了许多高评分高票房的电影,有一部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或者说这是部后劲十足的电影,他的风格很独特,如果要划分的话我觉得应该划分为文艺犯罪片,导演是先锋戏剧的代表人物刁亦男,演员阵容有胡歌、廖凡、桂纶镁、万茜等,可以说是大牌云集,没错,今天想说的就是《南方车站的聚会》。

《南方车站的聚会》主要讲述的是一个被诬陷的通缉犯在逃亡途中的故事,胡歌饰演的黑道成员周泽农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一边逃亡一边收集证据,然而剧情峰回路转,后来的周泽农却由求生转变成了求死,在桂纶镁饰演的陪泳女刘爱爱的帮助下,开始了一场自投罗网的"阴谋",最后终于实现了自我救赎。

影片的一开始,场景选择在了火车站,周泽农和刘爱爱碰了面,从台词可以判断出他们在谋划着什么,开头这一段并没有交代出剧情主线。镜头切换,场景变换到了一场盗车团伙分地盘的会议,这是一场团伙内正常的划分底盘的会议。刚刚坐完牢释放的周泽农是武汉最大的盗车团伙里的一员,凭借过人的胆识和武力,以及多年的经验在团伙里占有一席之位并有着不少追随者,成为了团伙里最大的帮派之一。在电影中,会议绝对是展开矛盾的最佳场所之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周泽农所占有的一条街道被团队里的另一帮人盯上了。在一番争执和对打之后,团伙老大"马哥"决定让两伙人进行一次偷车比赛,在规定的时间之内,两伙人哪一方偷的车多,哪一方就拥有这一条街道的占有权。

偷车比赛开始了,两支人马熟练的把一辆辆电瓶车开到了指定的地点,明晃晃的车灯在黑夜里显得分外刺眼,好像在告诉我们:犯罪就是这么简单粗暴。在国产犯罪片中,将犯罪刻画描写的这么显眼的桥段似乎并不多见。

从实力对比上看,周泽农这一支派系拥有绝对的实力,但是剧情要发展,这次比赛肯定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

敌对帮派成员把周泽农手下"黄毛"引诱到了隧道,用事先准备好的铁丝切断了"黄毛"的脖子,并向周泽农开了枪。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除掉周泽农的阴谋。

慌张的周泽农在逃离时误把正在巡逻的警察当做了敌对帮派的人,盲目地开枪导致了一名警察的死亡。而正是这一枪,让周泽农背上了30万的悬赏,和无数人的心怀鬼胎。

逃亡中的周泽农似乎知道了自己已经无路可逃了,不仅是敌对帮派要他死,而且在30万奖金的诱惑下,身边几乎没有让自己可以信任的人了,所以他想出了一个主意:让妻子杨淑华去举报他,可以领取30万的奖赏。

在电影中,情节的跌宕起伏靠的就是冲突的设立,简单地说就是给剧中人物安排好一个接一个的困境。此时的周泽农面临的困境就是如何让自己被警察抓到,并且使奖金落在妻子手里。

为了实施计划,周泽农让自己的大舅子去找自己的妻子,但他却不知道此时的大舅子已经被警察监视着。所以大舅子只好去求助周泽农的另一个朋友华华帮忙。华华让自己手下的陪游女,桂纶镁饰演的刘爱爱去劝杨淑俊见周泽农,然后相约在广场见面。刘爱爱和杨淑华来到广场后,却发现广场上跳舞的都是警察假扮的。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警察的目光下。广场上的警察穿着带有荧光的鞋子跳广场舞,这样的场景在影像化的表现下透露着浓浓的文艺风格,杨淑华的弟弟在广场的枪战中被打死。

求生的计划因为警察对周泽农妻子的监视而落空,此时的周泽农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生路,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一种最好的结束自己的方式,他的目的就是自己落网,而奖金能够落在妻子手里,于是影片的转折在这里便出现了,周泽农设下了让自己落网的圈套。

随后,周泽农跟刘爱爱去了她陪游的浴场。两人在船上呆了一个晚上,为了使计划万无一失,周泽农和刘爱爱在这里有一场情节上需要但实际上对于影片而言有些画蛇添足的激情戏,大多数情况下,"性欲"的主题在影视剧中都能起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作用,或许是这种原始的欲望更能激发受众心理上的满足。

结尾部分,周泽农和刘爱爱最后去了一间面馆,告诉刘爱爱自己要吃面。或许这里的面可能是周泽农做好了打算的最后一碗饭,这碗面是一个隐喻,一个最简单直白的隐喻,吃面的胡歌是这部电影中表演最好的一段,也是周泽农在片中最平静的一段,到此时,这个柔情的黑道小哥已经放下了所有,也是这个人物被刻画到最细致的地方。

吃完面后,周泽农拿出了手枪,故意开了一枪,把警察都引了过来,一番逃亡后,周泽农被击毙了。他打光了所有的子弹,躺在了湖边。

身旁的警察们觉得抓到周泽农是他们的功劳,并且在周泽农的尸体旁拍照留念。躺在地上的周泽农和警察们同框,有一种深深的黑色幽默的感觉,也透露着强烈的讽刺意味,与《白日焰火》中的警察形象相得益彰。

看完这部电影后,社会的现实深深地烙印进我的脑海中,虽然影片最后,刘爱爱并没有辜负周泽农,把钱分给了杨淑君,但却也被廖凡饰演的警察所发现,随后的开放式结尾我们可以自己遐想。整部电影无论从拍摄的手法,还是演员的表演以及剧情上,都是一部出色的电影,尤其是灯光和布景,优点稍后再谈,我觉得我应该要把关于片名的理解先解释一下,因为这个名字实在是有些过于刻意,并没有给人一种和影片契合的感觉。有看过一篇影评文章,外国杂志上对这个片名的翻译是《野鹅湖》,或许这个名字和影片的故事及内核更加吻合,也更加诗意,野鹅湖的追捕、野鹅湖的激情、以及最后倒在野鹅湖边的周泽农,仿佛从一开始,这个地方就是周泽农的宿命。

影片第一个吸引我的地方是台词,方言式的电影往往能给电影起到加分项,或许是那种浓浓的口音所带来的的神秘感,让影片也更加吸引观者。就好像贾樟柯电影中的山西话是他的电影风格的一种标志性风格一样,武汉话的汉腔汉调和《南方车站的聚会》这种文艺类的犯罪片相搭配构筑起来的真实的艺术风格也同样具有着一种美学上的意义。

从主题来说,《南方车站的聚会》或许讲述的也是边缘人物,或者更仔细来说是负面人物。主人公周泽农虽然在黑道上算是一个人物,但是对于他自己来说有家不能回,无处藏身,从精神状态上的无法归家的绝望到身体上的被拘禁在狭小的面馆的压抑,最后的他选择死亡,或许是一种对自己的解放。刁亦男极力想塑造一个负面的人物形象,这种现象在他的前作《白日焰火》中已经体现了出来,片中廖凡饰演的警察,在导演的安排下,其实已经丢掉了警察的觉悟,他想要一种思想和行为上的解脱,在迪厅张扬的舞蹈能够体现这一点,而桂纶镁饰演的女杀人犯隐隐的成为了侧面上的主角。但是碍于中国的电影制度,刁亦男也只能把《南方车站的聚会》的剧情主线改造成罪犯逃亡的黑色电影。

在影像和灯光上,《南方车站的聚会》堪称教科书式的代表作,雨中驾驶摩托的周泽农的车灯和背后的黑夜形成对比、城市中的灯红酒绿与他们这些见不得光的人形成对比,以及最出色的影子的影像,巷子里逃亡的周泽农的影子由大到小,这些影像在映衬主题的同时也说明了影片在影像上的出色水平。

作为国内少有的一种黑色风格,《南方车站的聚会》还是很成功的,文艺类的犯罪题材,暴力美学的尝试,都打破了国产电影在风格上的局限,刁亦男和胡歌献上的这份大餐令人相当满意。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