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薛岳战长沙会战全胜?真实历史是三战两败,天炉战法也不好使

战神薛岳战长沙会战全胜?真实历史是三战两败,天炉战法也不好使
2020年11月26日 15:42 先生看娱乐

众所周知,在抗日战争中,正面作战的国军部队是抵抗日军的主力,抗战的国军中不乏能征善战的将军们,其中名声最高的非“国军战神”薛岳莫属。据不完全统计,薛岳是抗战国军中歼灭日军最多的将领,日军中国派遣军司令岗村曾经评价其部队为“撼山易,憾薛家军难”,甚至在战后薛岳因为抗战的功劳,被美国总统杜鲁门亲自颁发了的自由勋章……即使是时间的流逝,后世人们对薛岳的评价并没有降低,反而在民间形成了一股“薛岳”热。

长沙保卫战中的薛岳

而让后世对薛岳敬仰的,除了在万家岭战役中首次运用“天炉战法”大胜日军106师团,更多的是在长沙城下,对日军十一军的“三连胜”。在1939年到1942年,3年时间国军在长沙城下,重创日军十一军于长沙城下,直接挡住了日军企图从湖南直接进攻重庆的战略意图。

那么真正的长沙会战中,是否正如很多人口中的那样,是靠着薛岳的“天炉战法”才能取得胜利的呢?

雨田君的答案是:是,但不全是。

固守在长沙外围的国军(剧照)

第一和二次会战,国军没赢

在抗战中的,日军的最初想法是从华北沿着平汉铁路一直平推,学清朝入主中原的战术,由北向南,分割和消灭国军,但因为1937年的淞沪会战愈演愈烈,日军不得已将战略进攻方向变成了东西方向,这一战略方向的结果是——日军的战线也变得越来越长,到了1938年武汉会战结束,在关内的日军已经是到了100万人,30多个师团,庞大的军费开支已经严重的拖垮的日军的战时经济,而且再加上北面的苏联虎视眈眈,日军已经无力再发动淞沪和武汉这种大型会战。

所以从1938年下半年开始,日军就已经从全面进攻改成了重点进攻。

在进行赣北会战的日军33师团

而重点进攻的拳头就是重庆方向,日军的对于当时的国军的态度是——“积极拉拢伪政权,建立可以和重庆相抗衡的政府,同时在运动战中积极消灭的国军,主要是第九战区的主力”。因而在这个指导方针之下,日军成立了十一军,主要作战目的是作为机动部队,消灭国军第五、第九战区主力,威胁重庆,迫使重庆方面投降。

而到了1939年,第一次长沙会战实际上的是日军为了保卫武汉不受威胁而进行的外围作战,因此日军在1939年4月开始了赣北和鄂南会战,先后消灭了罗卓英部在赣北的部队,但日军十一军因为战役进展的顺利,就在岗村的指示下,试探性的对的长沙展开进攻,在进攻开始的时候,日军确实进展很顺利,日军的波田和上村支队乘坐汽艇突然拿下了长沙外围的营田(守军是的西北军关麟征部)。

随后熊本第6师团也在付出一定伤亡的情况下,拿下了泪罗江和新墙河两道防线。

拿下营田的日军上村支队

不过就在薛岳准备打巷战的时候日军却突然选择了撤军,原因有两个。

其一是在鄂南的仙台33师团因为的道路原因,未能从北面南下长沙一线,而赣北的106师团被罗卓英死死咬住,差点上演第二次万家岭。因此光靠着3个独立支队和第6师团,很难对长沙日军造成致命的打击,而且从泪罗江-新墙河-长沙一线,道路泥泞,交通路网被破坏。其二则是此次作战预期的消灭赣北和鄂南国军效果已经达到,再进攻长沙国军在没有后勤保障的情况下,风险太大,因此选择撤出战场,到了10月底,日军就选择撤回作战出发地,国军相继收回赣北和鄂南等城市,第一次长沙会战结束。

在外围狙击日军国军部队(剧照)

从战果上看,薛岳在长沙的第一次作战是以失败告终的。

营田被日军占领,新墙河和泪罗江一战中也是主力受损,虽然做好血战长沙的准备,但薛岳并没有多少的底气守住长沙(大量的机关后撤)。不过日军也是见好就收,毕竟进攻长沙只不过是的一个试探性攻击、因此这一战长沙能保下来,一方面是日军的后勤出问题, 另一方面压根就是日军不想用大代价拿下长沙。

华中泥泞的雨季阻碍日军前进

二次长沙会战,阿南惟几获胜。

到了1941年的时候,阿南惟几代替了升任华北派遣军司令的岗村成为了十一军的话事人,在阿南惟几上任以后,就和老上司畑俊推翻了之前大本营“不扩大战事,巩固占领区的方阵”,积极想通过的十一军消灭第九战区来解除武汉外围国军50万大军的威胁,将战役扩大化。为此阿南惟几还和大本营吵了起来,最后大本营呦不过阿南惟几只好勉强同意并增加了两个条件——“不得动用准备参加南方作战的部队;作战必须尽快结束。”

日军进攻长沙外围

到了41年8月,日军十一军精锐尽出,第3、4、6和40师团主力尽出,并总结第一次分兵作战的失误,主张将兵力放在长沙方向,通过集中优势兵力歼灭第九战区。但日军作战的目的还是“消灭国军,而非占领长沙”,所以长沙就是日军的一个饵。而薛岳战神也上钩了,他误以为日军要占领长沙,从而将兵力集中在长沙附近的,想层层狙击日军。

到了41年9月,日军已经在泪罗江上集结了45个步兵大队和300门火炮,很快就突破了粤军第四军的防线,随后在海军的支援下,仅仅花了2天就突破了新墙河防线,国军37和26军也被击溃,第10军在救援的过程中,被打残,190师被打没建制,国军泪罗江防线失守,到了9月底,13师团早渊支队最先击败74军,并进入长沙,随后大阪第4师团已经突进到了的长沙城中,可以说此时的长沙已经沦陷,薛岳战神也跑到了的湘潭去指挥。

阵地里的国军残兵(剧照)

不过进入长沙的日军却又退了回来,主动撤退,这一方面是十一军已经起到了起初的战役目标,歼灭了第九战区的主力(重创第4、10和74军),另一方面是第十军已经是疲兵,军队补给所剩无几,而且第五战区和陈诚在宜昌方面的进攻,也让日军兵力捉襟见肘,必须抽调兵力回防,免得武汉让国军给掏了,于是就主动放弃了的长沙。

第一次长沙会战,日军并未占领长沙,还能说是获胜,但第二次会战是彻底的惨败;却仍然造假,还谎称长沙未沦陷。这一战的失败的。

突入长沙城区的日军部队

第三次长沙会战才是大捷

仅仅过了2个月后,膨胀的阿南惟几,为了想分南方军进攻东南亚的功劳,不顾已经是疲兵的日军第十一军,擅自发动第三次长沙会战,也奠定了长沙日军战败的主基调。

第三次长沙会战的薛岳也吸收的第二次长沙会战的失败的经验,这一次轮到了日军骄兵了,在他们的祥瑞——主力第4师团(大阪师团)南下,第十三师团(早渊支队)未被征兆的情况下,想依靠第3、6和40师团才7万人,拿下国军。而这一边的薛岳则是地利用日军这种轻敌和想扩大战果的思想,在的泪罗江和新墙河一带假装防守态势,将主力放在长沙城和周边,诱敌深入(天炉战法的精髓)。果然日军原本是想对战役进行两周就结束,但初期进展顺利的阿南惟几在太平洋日军也同样进展顺利的情况下,贸然违背了之前不占领长沙的目标,突然改成进攻长沙,却不知道当时的日军补给因为连天的雨雪变重,再加上,薛岳已经在长沙城下以逸待劳,导致突进到长沙外围的第六师团和第三师团,被国军第10、20、37和74军团团包围,日军本来为战役就准备两周的弹药量,他们突袭到长沙城下已经是强弩之末。

在长沙城内已经成强弩之末的日军部队

而进攻未果的日军,撤退的过程中也被国军73和74军咬住,甚至第六师团,“多自相践踏,因此落水溺毙者甚众”,部队呈现溃败之势,毫无精锐的影子,此战可谓是国军自武汉会战以来最大的胜利,甚至于因为这场大捷,为后续的美援和参加《开罗宣言》打下的重要的基础,而这一仗,也让薛岳真正成为了军神。

雨田君说

很多多人在谈到薛岳的长沙会战的时候,总是喜欢冠以有色眼光,在很多薛岳迷的眼中,三次长沙会战都是取得胜利,但实际上,第一和第二次薛岳的指挥确实是有瑕疵,太迷恋他的天炉战法,主张和日军决战,在战略方向上判断错误,导致了第二次长沙会战的惨败。当然第三次长沙会战知耻后勇的薛岳,也确实打出了国人的威风,在当时日军在各个战场风头正劲的时候,狠狠打击了这些狂妄之徒。

因此在我们在的对薛岳和长沙会战进行评价的时候,切莫因为的个人主观的臆想去片面地做结论,薛岳是名将,但他不是全能的,在长沙作战中在前两次都失败的情况下下,总结经验,及时变通,并在第三次会战中重创日军。

这样在战火中历练的名将,方才是我们能战胜残暴的日军的根本!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