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香蜜奇葩世界观:男主角是由一群反面人物拥护着的

解读香蜜奇葩世界观:男主角是由一群反面人物拥护着的
2021年03月03日 19:34 生活娱乐情感说唱

近几日又重刷了《香蜜沉沉烬如霜》这部剧,男配润玉初次给我的震撼已经减少了大半,但是看到他儿时的遭遇与以孤弱之躯一力护下洞庭湖三万生灵的画面时,依然会被他感动。

其实润玉之所以会引起诸多口舌之争,归根结底还在于原著作者的世界观假设,将男主角旭凤放入了一个由反面人物拥护支撑起来的温室中——其父是反面人物、其母是反面人物、穗禾是反面人物、奇鸢是影子杀手不管他愿不愿意也算见不得光的反面人物、仙侍了听和飞絮亦是势利眼,在所有爱他关心他的人际圈中,只有丹朱是糊涂脑的中性人物,而润玉则属于正面人物。

我们知道故事的发展是动态的,而这张关系图只适用于旭凤的原生环境,也就是润玉黑化、奇鸢洗白之前。

这里由何判定旭凤身边的正反面人物呢?

反面人物是指会损人利己、做事带有傲慢和偏见、处事不客观的人——因此玩弄权术自私自利的天帝是;灭龙鱼族、处处针对无辜润玉、为除锦觅买凶杀人的天后是;为得旭凤杀死水神风神、为讨好天后收买邝露监视润玉的穗禾是;为天后走狗谋害锦觅、跟踪润玉引天后到洞庭湖间接害死簌离的奇鸢是;狗腿子了听和飞絮耳濡目染近墨者黑也学天后对润玉带有偏见、依仗主子身份而趾高气扬也算是(犹如宫斗剧里的宠妃婢女)。这些人的共性就是只顾惜自己的欲望,而不顾他人的感受或者无辜不无辜。

中性人物是指不会损人利己、处事客观的人——只有前期的月下仙人符合,体现在他对两兄弟不偏不倚,都想替他们牵红线,也会同情被婚约所束缚的润玉。虽然锦觅认亲之后他偏向了旭凤,但我想还是可以给予他一个中性评价。因为在原生环境中,他能做到不迫于天后压力敢于同情润玉、偶尔给予一点关心,是天界独一无二难能可贵的。

正面人物是指不会损人利己、处事客观、甚至会为了别人牺牲自己的利益——旭凤身边的人,只有润玉符合。前期的润玉不但毫无过错,甚至屡屡顾惜别人:对天后退避三舍,避免交锋,低调行事;对旭凤关怀备至,为追踪黑衣人而去报信、为救旭凤而蒸腾自身灵力相渡;对无辜生灵心存仁念,为顾惜生灵而止戈、为救生灵而独受三万天雷,几乎成了正义的化身。

而燎原君,他实在不算会损人利己自私自利的反面人物,又不算客观正义的正面人物,因为他是受天后污染洗脑的一员,可中性人物就更算不上了,比起月下仙人的高风亮节,他望尘莫及。所以姑且算他一个忠心护主的死忠粉吧!

所以香蜜奇巧就在这里,男主角身边的助力都是以损人利己来实现的,而终极大boss却是以被压迫来形成的。而剧中人们身处的世道则是“天道不公、以万物为刍狗”,顺应不公天道之人却为主角,而推翻不公天道之人却是反派。原著作者反着来的思路堪称一绝。

所以,看这部剧的时候内心是倍感压抑的,由太微构筑起的国度,顺他者昌,逆他者亡。

所以不管怎样都不敢质疑父母孝顺纯良的旭凤——昌,统领五方天将,门庭若市,麾下人才济济,天之骄子,储君人选,万千宠爱与拥护;

爱着旭凤巴结天后间而服从天帝的穗禾——昌,统领鸟族,荣获八百里太湖分红、权势滔天,擅自下凡也不会受罚,甚至得天帝托孤重任;

所以无心争位也不敢质疑帝后的月下仙人——昌,无忧亲王、调和管用、安居一方、富贵荣华;

至于燎原君了听飞絮更是——昌,背后有人,趾高气扬,小人得势。

这些人皆顺应太微之天道,不敢质疑,不敢跳出当下维度来观一观身处的是何世道。即使旭凤偶有质问荼姚,是否屠戮上神、为何处处针对润玉、是否派人刺杀锦觅,也被三言两语打消了疑问,当真疑问被打消?还是妥妥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愚孝了下去?即使丹朱同情润玉,即使对荼姚有恩,他也不敢冒犯冲撞了荼姚,只因他想做得一位逍遥仙人,明哲保身。而那三个死忠粉更是在这大世道之下无脑的践行者。

有脑的践行者,逆反太微无情之天道的人,却一个个都被安排成了反派,荼姚如是,润玉如是。

润玉,大婚起义,当然是逆天的践行者,那为什么荼姚亦是呢?

荼姚是政治婚姻下的牺牲品,但她却实实在在的爱太微,是以成为爱而不得的悲剧。太微得道,得寸进尺,反辱花神,欲废天后。天后若学旭凤丹朱他们顺应之,佛系之,则成弃妇,遣返娘家翼渺洲,孤儿寡母沦为笑柄,荣华富贵自是有,但却每天遭受六界唾沫星子,也是难熬。然天后学自强,反而利用起政治婚姻里的政治因素,掀起鸟族势力为自己傍身,反为自己谋得了后路。自此,她揽权、弄权、爱权,皆是为平复自己当初惨被抛弃的惊恐伤悲之情,而她对权力的执着,便是对太微的一步步挑衅和反抗。

从这点看来,润玉才更像荼姚,在无路可走之时奋起反抗,走的都是权力一途。从表面上来看,荼姚和润玉都是为了留住自己心爱的人,可本质上却是太微压迫之下的殉道者。荼姚殉了自己纯粹的爱,润玉殉了自己的与世无争。

如果这部剧不是爱情小说,那么荼姚和润玉才应该是实打实的主角,实打实的正面人物。

可既然成了爱情小说,必然要做点什么让荼姚和润玉的逆天道站不住脚,所以作者让荼姚善妒、跋扈、杀戮、自私、冷血,任人唯亲,格局狭隘,让她和自己的儿子为敌,让他们母子两观念冲突、目标不一致。所以作者让润玉改梦珠、修陨丹、抢锦觅、阻止旭凤重生,让他们兄弟两观念冲突、目标不一致。

妙就妙在作者设的一个“水神长女”掀起大战,若锦觅确为水神长女,则润玉理所应当,若锦觅不算水神长女,则坐实了润玉的抢人行径。故而,润玉一角被演得再好,也会被旭凤党推上风口浪尖。

让我们来回顾电视里的台词:

1、水神风神大婚,天帝亲口立婚约:若他日水神和风神诞下长女……

字里行间之意思,就是水神和风神所生的长女。

2、锦觅大殿认亲,天帝亲口证婚约:锦觅,就是你的未婚妻……

天帝和水神都认,锦觅就是润玉的未婚妻。

所以矛盾就在这里,从婚约制定和婚约确定,都是天帝亲口而为。而其中包含几个细节:

1、润玉提前误导水神以为锦觅心仪自己;

2、旭凤当即问锦觅意见,锦觅答允亲事;

3、上面两条都是陨丹在作祟。

所以这桩婚约怪谁呢?花神。

无论是做主的天帝、还是推波助澜的润玉、还是意图阻止的旭凤、还是寡情淡漠的锦觅,都怪不到他们头上。

由于花神已死,官配CP受阻必须要迁怒怪罪一个人的话,南天门外误导水神的润玉首当其冲,而非大环境下一言做主的天帝。

你看,连戏外的观众都不敢、都不愿逆反剧中无情的天道、太微的天道,这真是这部剧的玄妙之处:大家都不敢怪首领、质疑首领,只能怪别人。

有人说你忽略了洛霖。洛霖即便位高权重,即便有为女毁约的可能,但确也不太可能,否则就不会被局势所迫娶风神,自己的婚事尚无法做主,难道换了女儿他就能拼上一切?要知道,他道高一丈,太微却魔高一尺,用万千生灵福祉相要挟,还收服不了你仁义大侠?

关于官配旭凤和锦觅的恋情,咱们又该好好说说了,两人门当户对,一个是天界首富火神,一个是花界首美水神,正是凑出了一起水火之恋啊……然而理智粉都不满他们小叔和嫂子灵修的行为,不满的原因又该回溯到水神长女的婚约上……

如果能坐实婚约无效,那么灵修就并非乱伦,而是情难自已、天作之合、甜蜜狗粮;

如果坐实了婚约有效,那么灵修就是乱伦,不守礼法,不忠不义,人神共愤……

要如何坐实呢?戏外的看客纷纷拿出了自己对古代家谱中何为长女的认知:一男有妻妾,或有外室,其妻无出,妾室或外室所生之女算不算为夫妻两所出的长女?

要知道风神已经表态,会把锦觅当亲生女儿,这是否意味着锦觅可算她的女儿了呢?

部分人喜爱玩文字游戏,在水神和风神“所出”长女的“所出”二字上拒不让步,认为锦觅非风神诞下的长女,润玉实为抢婚。

这些争论咱们暂且放弃,接下来一个很重要的话题,涉及了婚约、灵修以外的另一个大冲突:锦觅和天后的杀母之仇。这个话题就是假如香蜜有簌离(簌离是必不可少的推动剧情助手)没有润玉,花鸟恋没有润玉这个阻碍,他们的发展走向该如何呢?

之所以要提这个假设,就是因为许多人不服锦觅和润玉的婚约、不服锦觅的陨丹被润玉修复、梦珠被润玉换色。所以必须要满足一下这类人群的需求。

该从什么时候说起呢?涅槃失踪?可以换个理由遇到锦觅;没有润玉提及解药夜幽藤?可以换个人给锦觅提示;旭凤在花界外命悬一线?没有润玉可以换鎏英救他……

那么就从旭凤误以为锦觅是妹妹说起吧——

花界知旭凤生母为荼姚,荼姚系杀花神凶手,因此牡丹海棠等人不会轻易让锦觅出水镜约会,没有润玉那不怕多一个人讨厌的豪迈带出锦觅,旭凤得等上多久的机缘才能重见锦觅?

水神认亲,是多亏了鼠仙推动,而鼠仙行事是受命于簌离,所以簌离这个人物不可假设除去。认亲之后,假设没有润玉婚约,那么旭凤就该当堂大笑了,可能还会立马上前向水神提亲。

锦觅的陨丹还在,所以她不管爱不爱,可能都会答应旭凤的求婚。

是的,不管旭凤和锦觅因为陨丹而经过多少误会曲折,在假设除去润玉之后,最终都会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所以我们直接跳过那些属于这两个人的曲折,就在锦觅认亲之后马上论及婚嫁好了。

天帝为了拉拢水神和风神,可能会应允。

天后为了撮合鸟族穗禾和旭凤,为了早年天帝为娶花神废自己的仇恨,强烈反对。

丹朱为了自己看好的一对,会撮合。

水神为了花神之死、天后狭隘,可能会盖过成全有情人的心思,也会反对。

所以说,谈判的结果有两种,一是结婚免谈,二是有待转圜。

造成结婚免谈的结果,其理由只能是水神和天后的反对声浪太大、而锦觅的情爱之感太弱。

有待转圜的结果,可能是因为天帝的威慑、水神为成全女儿的心思、锦觅一心要嫁旭凤的欲望。

结婚免谈的局面,到了后面一定会变成有待转圜的局面,因为锦觅越来越晓得情爱为何物了,她对旭凤情比金坚、到了非他不嫁的地步。

所以我们再来看看有待转圜的假设,这时候天帝赞成、水神风神赞成、花界也放任、旭凤锦觅两人更是迫切希望,阻碍就成了天后一个人。

天后此人,有多大可能性愿意放弃穗禾这个儿媳妇而接受锦觅这个儿媳妇呢?

或者说,天后有多大的可能性为了儿子而妥协呢?

让我们来看看所有的可能性:

假设A:假设天后拗不过天帝下旨定亲,眼睁睁看着旭凤迎娶了锦觅。两人婚后,穗禾成为了素锦,或是谁都好,天后表面装个和善,暗中却帮助穗禾一步步搞垮锦觅,可能会弄出个锦觅跳临渊台的结果,然后旭凤也跟着跳下去殉情。由于不是白浅变的素素,锦觅真身坠毁,全剧终。

假设B:天后强烈反对,旭凤天天求母亲,求而不得,以死来威胁,天后假意让步,然后转向假设A。

假设C:天后强烈反对,旭凤天天求母亲,求而不得,带着锦觅私奔,放弃火神和储君之位。天后日日派群鸟盘旋六界,两人天天东躲西藏,演变成簌离深海藏润玉的辛酸。而天后势要寻回旭凤,于是以覆灭花界相逼,锦觅终于现身。然后镜头变成了润玉洞庭湖边战荼姚的画面,旭凤眼见母亲和媳妇打得你死我活,飞到两人中间以身殉道。临死前求母亲放过锦觅,眼睛一闭荼姚就焚了锦觅,荼姚日日守着旭凤的尸体以泪洗面,到处寻找重生之法,有可能会到蛇山求廉晁,两人想起旧日时光,全剧终。

这三种假设是最有可能的,但是没有加入锦觅知道花神之死的真相这一条。假设锦觅知道了荼姚为杀母仇人,剧情又该这样演变了——

假设A+:锦觅知道真相后,停止议亲事,只要荼姚不针对她,她就采取和花界一样的不作为。但是荼姚依然不愿放过她,一日诱杀之,旭凤赶到,为锦觅阻挡了一次。而后可以转入到假设A、假设B、假设C任何一种。

假设B+:锦觅知道真相后,停止议亲事,只要荼姚不针对她,她就采取和花界一样的不作为。但是荼姚依然不愿放过她,一日诱杀之,旭凤赶到,为锦觅阻挡了冲击力。这时天帝赶到,得知花神之死真相,气得废后。锦觅大仇得报,旭凤自愧母神之过,不执念于救母,和锦觅如愿结婚。穗禾得到废后真传,杀死水神风神,嫁祸火神,锦觅怀疑旭凤,捅刀。这时候穗禾哈哈大笑出场,说破真相,锦觅愤慨,要么被穗禾琉璃净火毁灭,要么自尽殉情。

假设C+:锦觅知道真相后,选择了报仇,跟花界、水神和风神齐心协力策划推翻荼姚的大业。对旭凤保持距离,克制情爱,假装无情,甚至可能把旭凤推到了穗禾那边。旭凤万念俱灰之下,迫于天后压力迎娶穗禾。在大婚当天,锦觅现身抢亲,学习小鱼仙倌大婚清君侧,逼迫天帝制裁荼姚。荼姚大势已去,被废。旭凤对忤逆母神之徒不满,对锦觅不悦,锦觅日日求见旭凤,希望和解,演变成魔界之中的花鸟虐恋,而废后将法力传给穗禾,穗禾杀死水神风神,嫁祸火神,锦觅悲愤捅刀……而后不是被穗禾杀,就是自尽殉情,全剧终。

为何我有如此悲观之设想呢?理由有三:一则天后狭隘,不容锦觅,纵锦觅佛系之人不记报仇,婆媳之间也绝无和睦可能;二则穗禾不依不饶,穷追旭凤不舍,没有润玉也有穗禾这个第三者,女人的手段总是比男人阴狠毒辣数倍;三则水神风神之死,实为琉璃净火所创,真凶就在旭凤荼姚鸟族之中,不容锦觅多想,血海深仇,难以跨越。

但再难以跨越的血海深仇,皆在男女主角甚至一干配角的“佛系”、“圣母”心中解决了,现实的剧情是锦觅从不提及报仇雪恨,只是在荼姚诱杀她的时候反抗;是彦佑宁愿眼睁睁看着干娘被杀,都不愿在此之前听她的话用灭灵剑杀旭凤,宁愿抛弃润玉,带走鲤儿,帮助锦觅逃婚,也不愿支持拥护润玉这个义兄;是奇鸢宽恕了绑架他一生逼他作恶多端的天后,轻易就和旭凤站到了一线,荣获润玉都没有的殊荣——被洗白。

重点提及彦佑和奇鸢二人,彦佑几乎是“无为而治”的优秀青年代表,信奉顺其自然,因果报应,他在等,只希望什么都不用做干在那等,而不希望被干娘逼迫着去报仇,他认为什么都不做才是正确的。殊不知他信奉的“无为”竟也是顺应无情天道的帮凶,也是顺应太微天道的眼瞎心盲者,更是簌离给予他的。簌离死在天后手中,润玉不愿顺从这等天命,拼了命的要挽救簌离生命,彦佑依然信奉不作为,“let her go”,劝说润玉放弃挽救。润玉拼了命的对抗天后,哪怕以卵击石,而彦佑又做了什么呢?说事后报仇,也没他的份,只不过是荼姚谋害锦觅自食恶果罢了。而奇鸢,几乎是“裙带关系”的优秀青年代表,荼姚控制折磨他,命令他杀锦觅、跟踪润玉,奇鸢也幸不辱命的引天后到洞庭湖,间接害死了簌离。一边害了肉肉和簌离,一边还在那做苦情戏的男主,跟鎏英公主风花雪月……荼姚死后,他因为鎏英挺旭凤的关系,顺理成章的成了旭凤的拥护人。锦觅肉肉簌离润玉全跟他无冤无仇,他都能一一把他们重伤,事后还能被挺身不由己,被说是性情中人,还跟着旭凤反润玉,润玉没把这个跟踪他导致簌离窝点曝光的杀手给逮住判刑,实在也算他佛性了!

看完了这部剧,不得不在心中升起一股绝望感:坐以待毙、听之任之、逆来顺受被推崇,而保护自己、反抗无道、争取幸福却被鄙夷。全剧活得最明白的大概只有邝露,家世背景虽不如王子公主那般优越,却同样也是高门大户的掌上明珠,从小被捧在手心,但却不似公主穗禾那般骄纵自私、王子旭凤那般眼高于顶、公主锦觅那般不负责任,对于心仪的人事,她不畏强权不惧穗禾天后势力,大大方方说出自己的志向,对于丹朱两次错认自己为锦觅,她大大方方地夸赞锦觅不忌他的错认,对于了听的言语挑衅和轻视,她也大大方方的回击……喜欢润玉,明知其有婚约,只愿探听锦觅是否愿意润玉纳妾的心意。

可以发现旭凤锦觅鎏英三人都是从小环境优渥万千宠爱的温室花朵,唯一的挫折就是感情困顿,这样的孩子很难不善良,不阳光。正所谓阳光普照下长大的人不知幽暗森林里那些晒不到阳光得不到雨露的人内心的绝望,仁心善念确该提倡,但若已非仁心善念就能应对的时候,狼性思维也确该活跃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