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布达佩斯大饭店》,粉红的童话故事,是作者悲惨人生的写照

浅谈《布达佩斯大饭店》,粉红的童话故事,是作者悲惨人生的写照
2021年02月24日 17:15 车供历史

《布达佩斯大饭店》(以下简称《大饭店》),是2014年上映的电影。虽说演出阵容堪称豪华,但票房并不尽如人意,这大概是延续了很多佳片口碑良好票房却扑街的魔咒,而且在电影上映时,也没有类似于好莱坞巨制那样铺天盖地的宣传。虽说是默默无闻地上映和默默无闻地下映,但是在很多观众眼中,《大饭店》已经到达了足以让人膜拜的地步。

在多年之后重温这部电影,总会有不一样的感受。最早被《大饭店》吸引,实在是因为这部电影的演出阵容,相信各位只是看看上面的电影海报,就能认出几位面熟的。饰演古斯塔沃的拉尔夫·费因斯,出演过《英国病人》、《哈利波特》和《辛德勒的名单》;大反派德米特里由阿德里安·布劳迪饰演,中国观众对他应该不会陌生,毕竟他在《1942》中扮演了忧心忡忡的记者白修德;扮演打手的乔普林·威廉达福,他是《蜘蛛侠》中的大反派······就连剧中的配角,也都是一些出演过佳片的演员,比如只出场过几次的年轻作家,扮演者竟然是出演过《兵临城下》中狙击手瓦西里这一角色的裘德·洛,加上“竟然”二字,是因为我从头到尾都没看出这位演员究竟是谁。

《大饭店》中的裘德·洛

在一众老戏骨的加持之下,《大饭店》已经具备了相当的卖点,即使这些老戏骨有很多只是在电影中一闪而过,但同样为《大饭店》增色不少。让我深信不疑的是,能让这样多的知名演员甘愿在电影中跑个龙套,《大饭店》的剧本肯定深深地打动了他们,因为这部电影注定会在影史上占据一席之地。

《大饭店》的导演是韦斯·安德森,知道这位导演的朋友肯定会比较熟悉他的个人风格——移动长镜头和暖色调的艳丽布景,这两个因素在《大饭店》中也体现的淋漓尽致,以至于在布达佩斯大饭店第一次出现在电影画面中时,就好像带人进入了一个世外桃源,而神奇的升降电车好像只会出现在童话世界当中。

除去导演,本片的编剧之一,也是《布达佩斯大饭店》小说的原著作者斯蒂芬·茨威格才是真正值得一说的人物。尽管在《大饭店》有很多冷幽默的片段,但整部电影更像是茨威格悲惨一生的真实写照。

斯蒂芬·茨威格

在《大饭店》的电影介绍当中,喜剧是它的关键词之一。虽然没有任何无厘头式的搞笑场景或对话,但欧式的冷幽默的确贯穿全片。当患有强迫症的韦斯·安德森把布达佩斯大饭店变成一个7,8岁小女孩儿的粉红色玩具屋,把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谋杀案变成了神智不清的轻歌剧,把血雨腥风大战前的冰天雪地变成了冬奥会的训练营,把肖生克的救赎变成了四个狐狸爸爸······总会让观众误认为这是一部情节曲折又有些怪异的粉红色童话故事,但所有的幻想都随着古斯塔沃的死戛然而止。

一个老派的欧洲绅士,总是会带着观众穿越到大战前的欧洲社会,但是所有的礼教幽默和文明都被士兵的枪托砸碎,而斯蒂芬·茨威格对于这个破碎的世界已经显得愤怒不堪。说起愤怒的原由,其实相当简单,斯蒂芬·茨威格本人就是受到纳粹迫害的犹太人,而影片中的种种细节都透露出犹太人的抗争和悲惨。《布达佩斯大饭店》其实讲的是欧洲传统文明的衰亡史,具体一点讲,其实讲的是犹太人的流亡史,更细化一点,讲的是茨威格离开逐渐衰亡的精神家园,心碎而死的自传。

影片中有这样一个细节,也是古斯塔沃犹太人身份的最好证明,当偷到《苹果男孩》这幅价值连城的画之后,在列车上古斯塔夫曾对Zero说,我要死在这幅画下面,你看得出来我和画上那个男孩多像么?这不是玩笑,而是导演的暗示,暗示古斯塔夫自己就是犹太人,而苹果就是他应该继承的遗产和财富。然而分秒之后,他又说,我考虑把这幅画卖掉,这就是犹太民族的真实写照,从《出埃及记》到《辛德勒的名单》,都表现出犹太民族太过于精明富有而遭到全世界排挤的苦难现实,财富带来的是妒忌和迫害,使他们没有安全感,一直在逃亡。

十字钥匙结社一章十分有趣,古斯塔夫一个电话,全世界各地的酒店同业者就第一时间,不惜代价,义无反顾的来帮他。这不得不让人想到蔷薇十字结社、郇山隐修会等,都是秘密结社,都是分布甚广,都是能力通天,都是内部成员之间有求必应。这是典型的犹太人结社。这一章即是描写茨威格被纳粹迫害逃难途中受到同胞接济和帮助,也是描述犹太人之所以生生不息的原因。

现实中,茨威格是在巴西自杀的。然而电影中,古斯塔夫是在火车上怒斥纳粹,被枪毙在冰冷的荒原里,茨威格和纳粹叫板了一生,何尝不希望勇敢的站出来和他们抗争到底。但是现实里他没有勇气这样做。而电影里就不一样了,有传承人、见证人ZERO,古斯塔夫要把这个种子保护和延续下去,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也许,这是经过艺术加工后,茨威格最最理想的结局。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