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好”到“更好”,宋海岸的量化plus之道

从“好”到“更好”,宋海岸的量化plus之道
2021年07月22日 16:48 猫头鹰基金研究院

“以管理指数增强产品见长的量化基金经理”

1

提到股票基金,一般来说,首先想到的都是主动权益类的产品。尤其是在2019、2020年,越来越多的个人投资者加入了基民的大军后,最先“破圈”的也是这一类的基金经理。

但其实股票基金并不止于此。除了股票型基金、偏股混合型基金以外,指数型基金也占了相当的份额。

指数基金的拥戴者不少。比如股神巴菲特,一直以来都在强调,买股票不如买指数基金。在他那场与对冲基金的百万美元赌局中,巴菲特获得了胜利:九年间,标普五百的年化涨幅7.1%,而对赌的五只对冲基金同期年化收益只有2.2%。

当然,这是由于美国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市场,机构投资者占了绝对的大头。机构内卷下,想打败指数,做出超额收益不容易。

相反,在国内市场,市场有足够的宽度去寻找不合理定价的机会。对于专业机构来说,也更容易做出阿尔法。

从发达市场的经验来看,投资者结构的变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也让两头都沾一点的,更“小众”的指数增强型基金,有了更多的发挥空间。

指数增强型基金,顾名思义,同时具备了主动型基金和被动型基金的特点:一般而言,基金非现金资产的80%来自于成份股优中选优,20%来自于全市场。即可以当作工具化的产品,对于追求相对长期稳定超额收益的个人投资者,也同样具备吸引力。

我们此前介绍的以定性管理的基金经理居多,今天就来介绍一位以管理指数增强产品见长的量化基金经理:长信基金的宋海岸。

2

主动权益类的基金经理,以金融+相关专业的复合背景居多。而对量化基金经理来说,数学专业的背景基本上就是标配了。宋海岸先生也是如此。

宋海岸先生2014年硕士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数学系后,选择进入了金融行业,先后在海通期货资管部、前海开源基金专户部门,从事量化相关工作。2016年加入了长信基金的量化团队,成为量化研究员。2018年开始担任基金经理,目前是量化研究部总监。

考虑到量化投资在国内起步的时间较晚,7年的从业经验,已经是行业的中坚力量。

管理的产品也十分全面:

沪深300指数,代表了沪深两市的前300只大盘股;中证500,是除此之外的前500只中小盘股。再加上一只基准对标国防军工(申万)板块的行业量化基金——也可以简单地理解为,军工的指数加强。应该说,都很有代表性了。

而三只产品的表现,自宋海岸管理以来,均跑赢了各自跟踪的指数和对应的基准,并且在同类型的基金中均名列前茅。

我们尤为感兴趣的,是沪深300增强这只产品。

沪深300是市场上宽基中,最基本也最出名的指数,对市场来说是晴雨表。但相比起中证500,由于沪深300的成分股权重差异较大,既要跟住指数,又要做增强是更难的。

长信沪深300增强是2019年由长信量化价值精选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转型而来,从时间上来看属于后起之秀。但是在转型以来的市场行情下,能够做出超额收益,并且分阶段来看,始终排在了前列。从相对排名来看,也渐入佳境。

同时,自宋海岸先生管理以来,该基金年化跟踪误差6.02%,年化信息比率2.86。(猫头鹰捕基能手,2021.06.30)跟住了指数,也做到了增强。

3

我们以往介绍过许多优秀的定性的基金经理,也仔细分析了过他们是如何取得的超额收益。

那么对于一位量化基金经理,宋海岸是怎么做到在不同类型的产品上,都有优秀的表现呢?

一般来说,量化投资策略的关键在于因子库是否足够庞大,是否尽量覆盖不同的超额收益来源。

量化作为一种系统化的投资方法,基金经理会把符合投资逻辑的地方因子化,通过模型的表达出来。因子足够多之后,即使短期内有部分因子失效,只要大部分因子是能够获得超额收益的,这个组合还是能够争取获得超额收益。

长信量化团队是国内公募基金行业中,做中低频量化投资非常出色的团队之一。团队中有15位成员,并且均为主动量化管理。据介绍,在因子库中,分为了基本面、技术面和纯数据挖掘的三大类因子,储备因子已经超过1000个。

足够多的因子数量和足够全的因子类型,用于更精准刻画市场的变化,帮助模型“穿越”不同的市场周期。

4

建立、训练庞大的量化因子库并从中做出选择建立模型,是量化投资策略的第一步。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模型是完美的,在实战中不断Debug,持续给模型打“补丁”,是让量化策略从好到更好的核心。

我们也观察到了宋海岸和长信量化团队,这样的一些特点:

1. 团队行业基金的研究经验,反哺宽基基金的投资模型;

除了宽基类的产品,整个长信团队还管理了五只行业主题基金,分别是电子、医药、新能源、消费,以及同样是宋海岸管理的军工。

在不同行业上的积累,即增强了量化基金经理对行业和个股的定性理解,同时,行业基金的投资经验也能够反哺在宽基基金上的量化策略。

2. 公司平台的研究成果,补充一致预期因子的盲区。

来自券商分析师,对于A股公司的一致性预期,在大部分的量化投资模型中都是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因子。但是,由于A股卖方分析师很少做出做空的预测。导致了在数据上,正样本和负样本的不平衡,从根本上影响了因子的有效性。

这一点,也非常容易被忽视。

而对于这样的问题,一方面,长信量化研究团队充分调用了长信基金定性研究团队的研究成果,补充一致预期因子的盲区。另一方面,通过定量的手段,对分析师的置信度进行了建模,对于不同分析师和时间维度都给予了不同权重。

3. 基金经理的定性认知,弥补量化模型对公司远期价值判断的不足。

与定性的投资方式相比,量化策略的特点鲜明:覆盖广度更好,但是深度不足;

模型整体上效益表现不错,但在个股的判断会有误判的情况;

能够更及时的捕捉公司短期的变化,但对于公司远期价值的判断则有不足。

因此,宋海岸加入了主观的判断:80分的模型与20分的定性认知相结合,以定性的分析提高模型的绩效。

这样的做法,在他长信国防军工量化混合基金的管理上,体现的更为明显。

对于大部分量化基金经理来说,涉及行业定性的判断已经是突破能力圈边际的事情,在这一点上,宋海岸表示自己也是在逐步学习逐步锻炼逐步突破。目前实践下来的结果是,量化和定性相结合下的组合在弹性和进攻性会更大一些,整体的效果是有提升的,说明量化和基本面结合可以提升量化模型的表现。

4. 因子评判体系:可证明、可验证、可持续

即便是跟踪同样的指数,不同的量化团队也有着不同风格。根据宋海岸的介绍,长信量化团队会相对稳健,会严格遵循一套因子评判体系:可证明、可验证、可持续。

可证明是说因子要符合投资逻辑,来自于投资经验积累或者行业文献;可验证是说在A股上要有效;可持续是定性的,判断这个因子可以持续工作或者可能持续贡献超额收益。

对于开始有效的因子,也需要观察一年左右才会给予权重。

“比如北上因子,北上因子在2017年开始很有效。但是由于刚开始(有效)一段时间,时间比较短,我们当时就没配。我们把回测放在比较重要的位置,会相对审慎一些,在足够多的观察和考量后才会纳入。”

同时,也会基于逻辑的主观判断,及时降低失效的因子权重。

“举个例子,量价因子,也就是做散户的交易对手这个逻辑。

由于私募的高频阿尔法在2019年下半年迅速的扩容,达到上千亿以上的规模。量化因子的需求方发生了急剧的变大;同时供给方也变少了。因为在2019年之后,很多人更愿意买基金。散户的股票交易量也变小。

我们当时判断,供需失衡会导致这个因子的超额收益变得不稳定,变得贝塔化。性价比就变低了,我们就降了权重。整体来看,这一波还是做对了。2019年的7月份之后,量价因子出现了比较大的一个回撤,或者说不盈利期比较长。“

5

最后,做个总结。

我们认为宋海岸先生是一位优秀的量化基金经理:

过往业绩突出:管理的产品既有宽基增强也有行业基金,且任职以来都大幅跑赢了对应指数,也在同类型基金中名列前茅;

团队底蕴深厚:长信量化团队是公募基金中,做中低频量化策略最出色的团队之一,因子池储备丰富;

并且,有着在长期实战中打磨出来的投资模型和体系。

猫头鹰研究院(微信公众号:猫头鹰研究院)温馨提示

作者:猫头鹰Josh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