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裁员,地产中介大败退

贝壳裁员,地产中介大败退
2021年10月15日 20:39 声道财经

文丨熊猫的熊

这可能是房地产市场最难熬的时刻了。

不仅许家印焦头烂额,连地产中介平台,也开始为活下来而殚精竭虑了。

就在这两天,贝壳上海团队裁员的消息,引发市场广泛关注。贝壳找房回应称:

今年以来行业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公司据此对上海地区金融等部分业务进行调整。

这一回应,让裁员的传言得到坐实。另据红星报道,贝壳找房在部分城市还出现较大幅度关闭门店的情况,“有城市一个月关闭近40家链家店”。

01

这里要交代下背景。

贝壳找房由链家孵化而来,去年8月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凭借着链家的线下资源,以及线上开放平台的模式,它已经是地产中介领域的龙头老大。

截至2020年12月30日,贝壳找房已进驻全国超过100个城市,连接279个经纪品牌并拥有超过49.3万经纪人和4.7万家经纪门店。

贝壳的平台模式,让它有着房产界“阿里巴巴”的称呼。作为资本市场耀眼的明星,贝壳的市值一度突破6000亿元,超过各大地产商。

链家、贝壳的创始人左晖,曾经讲过,“我们这个时代企业经营者的宿命,就是要去干烟花背后的真正提升基础服务品质的苦活、累活”。

贝壳成长为地产中介龙头平台的过程,的确不是一帆风顺的。

今年4月,在互联网领域反垄断之际,58同城CEO姚劲波曾公开开炮,呼吁国家反垄断罚款贝壳40亿。

一个月后的5月20日,掌舵人左晖的意外离世,让贝壳不得不提前进入后左晖时代。对于一家茁壮成长的平台而言,这不啻为一次重创。

但今天来看,贝壳最大的黑天鹅,既不是反垄断的指控,也不是左晖的离世,而是这一轮房地产领域的大调控。

裁员、关店,说到底还是因为最严调控下,楼市入冬导致交易量较少,新房、二手房成交量腰斩,作为中间服务平台的贝壳,自然首当其冲。

今年二季度,贝壳营收242亿元,同比增长20%,调整后净利润为16.35亿元,与2020年同期净利润为29.48亿元相比,同比下滑44.54%。

02

恒大债务问题爆发后,经济学家任泽平1500万元的年薪,成为市场讨论的焦点。外界质疑他忽悠了许家印,前提正是薪水太高,拿钱不办事。

事实上,这样的高薪资水平,正是前几年房地产市场行业爆发的结果。资金密集流入,开发商赚到了钱,自然有资本高薪聘请明星经济学者来站台。

地产中介,也是一样的道理。

很多人吐槽那些中介收费太高。2-3%的费率,一线城市一套500万元的房子,中介费用就得花掉十几万。中介的收入,也一再刷新外界的想象。

但地产行业本身是一块整体,产业链上的所有从业者,都能够分享到行业发展、房价上涨的红利,那这个行业才可能持续下去。

这就是所谓的一荣俱荣。因此,贝壳哪怕再有互联网甚至科技公司气质,本质上,和恒大等地产开发商,还是命运一体的。

至于像链家门店的那些中介人员,他们的生存和发展,自然也离不开房地产行业的历史进程。

近日,棱镜的报道提到,“打工人逃离地产业,裁员潮起,猎头再无百万业绩”。裁员更是从遮遮掩掩演变成行业趋势。

贝壳的战略收缩,房产中介、地产打工人的命运,见证了经济巨轮转向下一个行业的枯荣。

行业形势急转直下的势头,多少还是让人有些唏嘘。

03

精锐教育、树童英语陆续出事,校外教育培训行业,也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大溃败。

其实不管是地产洗牌,还是教培整顿,我们可以发现两个规律。

第一,这些行业的大爆发,孵化出一些航母级的公司平台,但它们也是行业粗放扩张、野蛮生长的集大成者。

比如地产背后是债务问题,教培背后是渲染教育焦虑问题。包括对互联网的整顿,涉及到资本的无序扩张、垄断等议题。

第二,一旦危机来临,哪怕是航母级的公司平台,照样没有招架的能力。规模优势反而会变成转型压力的来源。

于是便有了行业的大起大落。时间倒回几年,谁敢想象,像恒大这样的巨无霸,会出现暴雷危机?校外教培会彻底凉掉?

万科高喊活下去,当年被人当做矫情,现在更像是一种先知先觉。

经济欣欣向荣、全行业高歌猛进的时代,企业家们更习惯于向前看,谈野心,向规模发起冲刺。

但他们总是容易迷失在顺境里,信心膨胀,激进上头,而忽视一个问题——大起的尽头,是大落。

如今,一个又一个的行业转凉,一个又一个的行业巨头,开始直面活下去的难题。巨大的不确定性,包裹着各个行业。

所以,相较于野心和自信,居安思危的危机感,对时局和政策变化的感知能力,恐怕才是这个急速变化年代最急缺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