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系华贵人寿高管因监管处罚换血!原信泰人寿出身高管均下课

茅台系华贵人寿高管因监管处罚换血!原信泰人寿出身高管均下课
2024年06月22日 11:51 机构之家

6月20日,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两则关于华贵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贵人寿”)的重要人事变动批复,正式核准了李静娟女士担任审计责任人,以及席利芳女士担任合规负责人的任职资格。根据华贵人寿2024年第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这两位高管自2024年1月起已担任相应职位的临时负责人。此次正式任职批复标志着她们的职位得到了官方的确认,从而正式成为公司高管团队的成员。

回顾去年6月,原贵州银保监局针对华贵人寿、华贵人寿贵州分公司及其相关总分高管的监管处罚,共开出16张罚单,涉及14名直接责任人。此次处罚金额合计高达349.5万元,成为2023年保险行业内的一起重大处罚案例。包括董事长汪振武、总经理助理杨红燕、合规负责人汪骏飞、审计责任人吕文韬等,均受到了相应的处罚。

此次违规行为涉及广泛,包括妨碍依法监督检查,未如实记录保险业务事项,虚假列支财务事项,未按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费率,以优于对非关联方同类交易条件进行关联交易,对投保人隐瞒与保险合同有关的重要情况,部分投资管理人选聘未经董事会决策程序确定,未按规定交回许可证原件等违法违规行为。

不到半年后,贵州银保监局的行政许可,标志着华贵人寿董事长的更迭。首任董事长汪振武被替换,由来自茅台集团的刘刚接任,这一人事变动或与公司之前遭受的高额处罚有一定关系。新任董事长刘刚,虽然缺乏保险业的从业经验,但他在茅台集团和银行业的丰富从业背景,或预示着华贵人寿在合规管理上可能迎来一场深刻变革。

原合规、审计责任人均来自遭重罚的信泰人寿

值得注意的是,前任合规负责人汪骏飞(人力资源部总经理)和审计责任人吕文韬(稽核审计部总经理),均已在一季度的偿付能力报告高管队伍中黯然离场。毫无疑问,合规及审计高管的更换与去年华贵人寿吃下的高额罚单有着直接关系。

此次处罚的严重性部分在于其直接妨碍了依法进行的监督检查,而涉及这一违法违规行为的高管正是汪骏飞和吕文韬。其较为恶劣的行为性质,以及对公司财务和声誉上的负面影响,最终导致了他们的职位被替换。

此外,汪骏飞和吕文韬的背景同样引人深思。汪骏飞曾担任信泰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总公司人力资源部副总经理(主持工作),而吕文韬则曾任信泰人寿财务部预算室主任。在华贵人寿,这些曾经的信泰人寿高管似乎未能摆脱过去的“熏陶”,双双因同样原因遭受处罚或难言巧合。

信泰人寿,作为一家原董事长遭终身禁业、并被两大基金接盘的保险公司,其股东的违法违规行为不久前被公开惩戒。这不禁让人质疑,这些来自曾经是问题险企的高管们,是否将不良的合规文化带到了新的岗位。

华贵人寿保险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公司将引以为戒,持续提升合规、内控、风险防范等工作质效,防范类似问题再次发生。按照"边查边改、立查立改"的原则,公司积极开展了涉及问题的整改和内部问责,同时立足具体问题,举一反三,从机制、制度、流程及合规经营文化方面,开展全方位自查整改。

此次人事变动,应该被视为一个转折点,一个全面审视和重塑公司合规文化的契机。公司需要从根本上加强内部治理,建立健全的合规体系,确保每一位高管都能够以身作则,真正将合规理念内化于心、外化于行。

历经两年巨亏,大步发展下偿付能力再现隐忧

进军保险业,是茅台集团多元化发展的道路上的一次大胆尝试。根据华贵人寿官网信息,作为贵州省第一家本土保险法人机构,华贵保险立足贵州、服务全国,以民生保障类产品创新为突破口,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人身保险保障,目标是努力建设成为一家“专而优”的产品和服务领先的保险公司。

华贵人寿在追求其“专而优”的战略目标时,并不盲目扩张线下销售团队,即使在公司成立七年之际,华贵人寿依然专注于贵州和河北地区的分支机构建设,展现出其较为稳健的发展策略。与此同时,选择与互联网平台建立广泛的合作关系,以实现市场的有效覆盖。在产品策略上,华贵人寿以传统寿险产品为主导,其中“华贵大麦定期寿险”以其“低价格”和“宽松的投保条件”在市场上脱颖而出,成为公司的旗舰产品。

然而,华贵人寿的盈利能力并未与其保费收入的增长同步。从2017年到2023年,公司保险业务收入实现了从4.24亿元到46.98亿元的飞跃,但净利润方面仅在2021年实现了微薄的盈利,随后的2022年和2023年分别出现了4.35亿元和3.51亿元的高额亏损。

2024年一季度,华贵人寿的亏损状况并未得到根本性改善。尽管保险业务收入同比增长了103.14%,达到24.13亿元,但净利润依然为负,亏损额较去年同期略有扩大。此外,华贵人寿的偿付能力同样引起了关注,2024年第一季度末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下降至117.08%和127.49%,较去年四季度末分别下降了33.87个百分点和34.65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华贵人寿在2023年3月末完成的10亿元人民币增资,似乎并未能有效缓解其资本消耗速度。仅一年时间,其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便再次逼近监管机构设定的100%最低要求。这种资本消耗速度的异常,可能暗示着公司在资本管理或业务扩张策略上存在一定问题。

2023年年中工作会议上,刘刚以华贵保险党委书记身份指出,要坚持以高质量统揽全局,深刻认识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坚持回归保险本源,坚持价值经营,坚持围绕茅台做足文章,脚踏实地、克难奋进,精准施策、善作善成,确保高质量完成年度目标任务,开创华贵发展新局面。

然而,刘刚提到的“围绕茅台做足文章”的表述,在逻辑上显得并不自洽,甚至难以得到认同感。特别是,茅台集团及华贵人寿,在健康风险的产生与经营上,似乎构成了一个令人讽刺的闭环,而酒精消费所固有的健康风险与保险公司致力于风险分散和促进健康管理的使命之间,存在着难以调和的冲突。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