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目惊心!盘点2017那些倒下的直播平台

触目惊心!盘点2017那些倒下的直播平台
2018年01月05日 22:45 叶探花

编者按:众所周知,直播元年,大量资本大举涌入直播领域,目的是为了布局直播风口,以便从直播领域抢食更大的“蛋糕”。如今下半场,“蛋糕”瓜分殆尽,监管趋严、融资遇冷等大因素促使大多灰色边缘游走的直播平台纷纷“死亡”。

从流量思维到深耕运营,从产品到主播,从直播衍生到“直播+短视频”,各大企业的平台化、生态化、泛娱乐化在直播领域表现的尤为明显。这是直播平台的求生表现。

2018年,随着行业寡头化趋势日益明显,直播平台的竞争将更加激烈。这份死亡名单里,或许还将继续更新。

死亡,几乎贯穿于直播行业的2017年。

伴随行业竞争加剧,曾饱受资本青睐、用户吹捧的直播不再光鲜。“千播大战”厮杀,行业监管从严,被查、涉黄、自身突围不及等问题层出不穷,大量中小平台接连“死去”。

早在2016年11月末,一下科技创始人兼CEO韩坤就曾表示,直播行业内的“并购可能会有,但更多的是死亡。”

一语成谶。

来自熊猫TV、斗鱼、花椒直播等平台的人士也曾有共识称,2017年直播行业发展放缓,风口不再,进入全面洗牌阶段,资源开始向头部玩家倾斜。

而多月纷扰后,去年12月份,宣亚国际重组映客宣告失败,映客的上市计划搁浅,一定程度上宣告头部玩家的日子也不好过。

基于国家文化部、网信办、“扫黄打非”执法大队以及网络公开信息,叶探花不完全统计,2017年关停的直播平台累计72家。造成直播平台“死亡”的原因主要包括:试图打监管擦边球,触碰法律底线,涉黄违规;产品定位、市场运营、技术、资本难续等经营问题。

纵使如此,直播的市场空间或还将扩增。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上半年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曾提到,2017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92亿, 2019年预计用户规模达到4.95亿,增加超1亿。

但谁能分到一杯羹或更多羹?

叶探花分析发现, 2018年监管趋紧、资本愈加谨慎等情势下,转型和突围依然是留存的直播平台紧迫之举。换句话说,等待它们的要么是突围,要么是在“死亡”名单中添上自己的名字。

死因之一:监管出拳 涉黄关停

曾经疯狂扩张、野蛮生长的的直播行业,2017年滋生了诸多问题。部分直播平台传播色情、暴力、谣言、诈骗等信息,因涉黄而死。

第一家被公开报道关停的应该是“夜魅社区”。2017年1月,北京总队陆续接到群众举报,称“夜魅社区”平台存在色情表演等违法行为,北京总队会同朝阳区公安分局网安大队,对北京某公司经营的手机APP客户端“夜魅社区”进行了执法检查。经查发现,多名主播在从事网络直播表演中含有违禁内容,涉案金额巨大。2月17日,北京市文化执法总队依法责令该平台依法关停,并对情节严重的涉案主播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相关责任单位将进行行政处罚。

此为北京总队因涉黄关停的首个网络直播平台。因涉黄关停的涉黄直播平台,还有新三板上市公司。2017年4月,由国家网信办依法查处关停下架了“红杏直播”“蜜桃秀”“酸果直播”等18款违法违规直播类应用。其中就有号称为“‘社交+直播’第一股”的炼爱网络旗下手机直播平台——酸果直播。

作为新三板公司炼爱网络旗下手机直播平台,酸果直播是以私密播主打的高定位“游戏化社交的娱乐直播平台”,2016年5月份正式上线。不到一年时间,注册用户400万,但难逃涉黄等违规操作,最终被查关停。两月后,炼爱网络公开宣布对公司业务进行调整,表示拟出售手机视频直播业务,重点发展语音社交、情景阅读、游戏发行、流量营销等主业。

这种监管一直处于高压态势。2017年5月,文化部针对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开展了集中执法检查和专项清理整治,抽取50家主要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开展“全身体检”式执法检查。经查,“在直播”等15家网络表演平台涉嫌提供含有禁止内容的网络表演。

最终,文化部责令关停10家网络表演平台,行政处罚48家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关闭直播间30235间,整改直播间3382间,处理表演者31371人次,解约表演者547人。目前,文化部正在部署开展对部分主要网络表演经营单位的集中执法检查。

斗鱼、全民、9158、哔哩哔哩、在直播、飞云直播、蛙趣、秀色、美播、聚星直播、一直播、秀吧、IMAY直播、ME直播、土豪直播等网络表演平台被处于罚款、没收违法所得等行政处罚。

除了文化部的同业监管,2017年,直播行业进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净化行动”的视野,“净化行动”对直播领域开展了全国性、跨地域的专项整治行动,部分直播平台因涉黄而被刑事立案。

据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的消息,仅2017年上半年,已查出关闭违法违规直播平台超过70家,1879名严重违规主播被纳入永久封禁黑名单。各地“大黄扫非”部门还协同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了“lolo”“馒头”“蜜直播”等10多起直播平台涉黄刑事案件。比如,浙江打掉“老虎”直播,抓获包括“黄鳝门”女主播在内的15名涉案人员;湖南打掉“狼友”等直播平台,抓获包括涉黄主播东北“水仙二嫂”在内的12名涉案人员。

艾媒咨询分析师刘杰豪认为,总体而言直播市场的竞争激烈而残酷。他表示, 直播市场竞争激烈,目前竞争格局已经显现,头部企业形成,但用户活跃较低的平台仍然面临着残酷的市场竞争,甚至背后仍有低俗内容。

死因之二:无证运营严惩不贷

另一个让直播平台“死亡”的原因是无证经营。

2016年11月,《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实施。“双资质”、“先审后发”、“及时阻断”成为此次规定核心关键。根据规定,即互联网直播平台与网络主播均需要获取相对应的合法资质。如此以来,折损的直播平台不计其数。次月,文化部发布《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

相关规定的出台,界定了“谁能直播”、“如何直播”、“直播什么”等核心问题,直播平台的门槛由此提升。而没有经营资质和许可证的直播平台,2017年也应声倒下。

2017年4月,绵阳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支队远程勘验发现,“千树直播”作为一款网络直播类平台APP软件,供网络主播通过移动通迅网、移动互联网等手机端信息网络实时传播的互联网文化产品,然而该公司在全国范围内未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执法部门将其责令关停。

无独有偶,安徽省神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彩豆直播”APP和安徽省桐城市六尺巷网络有限公司运营的“六尺巷微信直播”APP,未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擅自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执法部门责令两家公司立即停止网络直播业务。两家公司后将直播APP从应用商店撤除并关闭服务器。

死因之三:经营不善融资难续

2016年,为中国直播行业元年,井喷式爆发后,直播平台进入生死年。很多通过资本催熟、没有盈利能力的直播平台,死于2017年。即使估值数亿、拥有融资背景直播平台也难以幸免。

2017年因融资失败“死亡”的案例应该是光圈直播。2017年2月,一度被外界看好直播平台“光圈直播”因融资失败被迫倒闭。公开资料显示,光圈直播对外披露的唯一一笔融资是2015年9月,由合一资本、紫辉创投、协同创新三家投资的1250万天使轮融资。创始人张轶从历史教授转型为企业家。倒闭时的光圈直播估值已超过5亿。随着光圈直播的关闭,欠薪维权、物业讨债等事件后续一直发酵。

同时,有趣直播、微播网、聚直播、猫耳直播、咖喱直播、美瓜直播、爱闹直播等多家直播平台,也因经营不善,平台下线或暂停服务。

即使有上市公司背景作为后盾的直播平台也难幸免。

2016年上线的Me直播不光曾有鹿晗等多位人气明星入驻引流,而且有上市公司YY的强大资金支撑。但对盈利模式单一的、仍然烧钱为营的直播平台而言,即使手握10亿资金,也不够支撑平台延续生存。由于运营不善,最终导致Me直播巨额亏损。2017年6月,Me直播运营团队宣布停止运营。Me直播被业界看作是有背景的直播平台里死的最早的。

不同死掉的,只能投靠新主。六间房、秀色秀场相继选择被收购。

经营不善的原因并不复杂。第一,直播平台的成本过高,动辄月付上千万的带宽成本和高昂的的网红、明星资源的投入,小平台很持续投入;第二,盈利模式单一是根本问题,只有打赏、电商、广告,加上内容的同质化、用户市场规模的萎缩,平台盈利能力不够稳定。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认为,直播的竞争关键要素实际上还是内容,内容是生命力和最基本的竞争力。

数据显示,2017年直播行业发生了17起融资并购,涉及16家直播平台,上百亿元融资金额。直播行业的总融资规模在2017年上半年有所扩大,但2017年下半年则明显要冷清的多。

冷清的局面在2018年或将继续延续。有行业观察人士认为,从资本市场的表现来看,投资机构未来应该会持谨慎态度,一方面直播行业的竞品太多,投资人要想筛选并不容易,同时,这个时候进入的,杠杆太高;另一方面,头部的直播平台对待投融资都比较谨慎,一般的投资机构进入并不容易。

刘杰豪认为,目前整个直播行业仍处在烧钱阶段。未来如何摆脱同质化的发展,实现盈利“输血”已成为直播平台的生死命题。

死因之四:产品技术存在隐患

2017年死去的直播平台,也有极少数是因为技术原因。其中代表是水滴直播。水滴直播是360智能摄像机内嵌的功能。购买的商家自主决定是否开启直播功能,但360无法保证商家公开直播征得了公众的允许。2017年多地出现水滴直播涉嫌曝光公众隐私的报道,从年初的课堂直播到年尾的餐饮商铺直播事件,水滴直播深陷隐私旋涡。

11月的一篇《一位92年女生致周鸿祎:别再盯着我们看了》将争议推向年内的最高点。此事引来360董事长周鸿祎和他团队的全力回应,并斥责对方为“黑公关”。但到12月20日,360水滴直播产品团队发出公告,因产品技术有限,宣布水滴直播即日起停止运营。

尽管水滴直播最终以关停回应社会的质疑,但在直播行业快速发展当下,如何在攫取用户注意力时,保障第三方的隐私权不被侵犯,还需要直播行业深入反思。

种种迹象,无论是平台自身的问题也好,还是外部竞争激烈的结果也罢,摆在直播平台面前的是如何更好的生存。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