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平安杀入消费金融领域,陆金所转型的未来是……

中国平安杀入消费金融领域,陆金所转型的未来是……
2020年04月10日 20:18 娱贯财经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平安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下称“平安消金”)即将亮相。4月9日,上海银保监局发布《关于平安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开业的批复》,批准平安消金开业。据《财经》记者了解,平安消金将在本月底正式开业。

从2019年11月12日获批筹建,到2020年4月9日获批开业,平安消金筹建仅耗时140余天。

上海银保监局表示,平安消金应于完成企业登记、税务登记等有关法定手续后1个月内向我局报告,并应自领取营业执照之日起6个月内开业。另据上述批复内容,平安消金将经营发放个人消费贷款、接受股东境内子公司及境内股东的存款、向境内金融机构借款、经批准发行金融债券等业务。

由于平安消金自筹建之初便与陆金所控股体系紧密相连,因此有消息称平安消金将主要承接陆金所控股体系内平安普惠、P2P平台陆金服的相关业务,有行业人士称平安消金为“‘翻版’平安普惠”。

不过,亦有金融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更准确地来说,平安消金的成立,是促其普惠业务转型,实现普惠业务的合规化和牌照化。

据一位与平安集团有深度接触的知情人士透露,对于平安来说,成立平安消金的最大意义在于获得牌照,未来可能以此作为陆金所转型的一个重要载体。平安集团未来可能会将普惠相关的业务进行整合,比如平安消金、平安普惠、陆金所相关业务等归属于普惠事业群。平安消金的重要作用之一,可以为平安系其他子公司撮合和推介用户。

“翻版”平安普惠?

事实上,关于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平安集团”)布局消费金融领域的消息,最早源于2019年7月。彼时,有媒体称陆金所将退出P2P业务,转型持牌消金。虽然平安集团与陆金所均未做出正面回应,但市场对此事的关注度持续上升。

直到2019年10月,平安集团在财报中公布,中国平安拟合资设立全国性科技型消费金融公司,有关事项尚待履行相关监管审批程序。同年11月底,平安消金获批筹建,落地上海。

根据上海银保监局最新批复内容,平安消金注册资本为50亿元人民币,平安集团为该公司大股东,出资人民币15亿元,占公司注册资本的30%。

其他“平安系”股东及出资情况为:融熠有限公司(下称“融熠公司”)出资14亿元,占股28%;未鲲(上海)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未鲲科技”)出资13.5亿元,占股27%;锦炯(深圳)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锦炯科技”)出资7.5亿元,占股15%。企查查显示,未鲲科技由陆金所(上海)科技服务有限公司更名而来,其同时是锦炯科技的唯一股东。

与股东等情况一并披露的,还有平安消金的高管团队:董事长陈东起、董事兼总经理倪荣庆、首席财务官陈立洁、首席产品官李云初、首席风控官朱智伟等。

《财经》记者注意到,平安消金的核心成员带有明显的平安普惠基因。公开信息显示,陈东起为平安普惠常务副总经理、首席销售官,毕业于南开大学保险专业,1996年加盟中国平安,曾任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总经理、河北分公司总经理,此前主要负责管理平安普惠各事业部销售、新渠道拓展。

倪荣庆则是平安普惠总经理助理、首席产品官。其毕业于武汉大学,1995年加入中国平安,历任平安人寿上海分公司副总经理、平安养老险上海分公司总经理、平安养老险总公司总经理助理兼东区、西南区总经理、陆金所副总经理等职位。

此外,陈立洁曾任平安普惠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监事,李云初曾任平安普惠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电销模块总监。

由于平安消金自筹建之初便与陆金所控股体系紧密相连,因此有消息称平安消金将主要承接陆金所控股体系内平安普惠、P2P平台陆金服的相关业务,有行业人士称平安消金为“‘翻版’平安普惠”。不过,亦有金融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更准确地来说,平安消金的成立,是促其普惠业务转型,实现普惠业务的合规化和牌照化。

“承接平安普惠的业务属情理之中,但是承接网贷业务,存在不少现实难题,恐怕操作起来不容易。”有网贷行业从业人员告诉《财经》记者。

亦有分析者认为,将陆金服资产端业务剥离至平安消金也未尝不可。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表示,如果承接,原来由P2P放款的个人消费借款业务,可以转由消费金融公司来运营和放款。根据陆金服官网,截至2019年6月,网贷业务借贷余额为984亿元。

据一位与平安集团有深度接触的知情人士透露,对于平安来说,成立平安消金的最大意义在于获得牌照,未来可能以此作为陆金所转型的一个重要载体。平安集团未来可能会将普惠相关的业务进行整合,比如平安消金、平安普惠、陆金所相关业务等归属于普惠事业群。平安消金的重要作用之一,可以为平安系其他子公司撮合和推介用户。

“陆金所、平安普惠规模巨大,但是没有持牌,现在其实是监管对于其持牌经营的明确化。”某持牌消金公司高管告诉《财经》记者,未持牌情况下,容易出现一些合规争议,比如此前平安普惠就曾因其“小贷+担保”的展业模式陷入风波。

巨头带来的威胁

对于平安消金未来展业,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消金牌照下带来的一些“紧箍咒”,是平安消金今后运营中需要重点关注的,比如收费方式、年化利率等,需要遵守现有消费金融公司相关规定,从成立伊始就严格做好合规工作。

更多的行业人士则关注,平安消金的入局是否会搅动持牌消费金融的既有格局?规模较小的持牌消金机构未来还有多少生存空间?

根据市场咨询机构科尔尼测算,2019年中国消费金融市场(包括传统银行提供的信用卡和无抵押个人贷款,也包括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和互联网金融公司提供的无抵押现金贷和消费贷)规模达11.4万亿元,过去5年的年均增速达33%。

“格局肯定会有所调整,从资本金上就可一窥端倪。”某持牌金融机构高管直言,随着平安消金这样的巨头入局,行业竞争加剧,但也能推动行业进一步发展,促进业务创新。

据《财经》记者统计,在目前已开业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中,注册资本最大的捷信消费金融为70亿元,第二名马上消费金融为40亿元;第三名为招联消费金融,为38.68亿元。上述平安消金注册资本达到50亿元,一举超过马上消金和招联消金,仅次于捷信。

近年来,持牌消金公司增资潮频起。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认为,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增资热持续,一方面是为了符合监管要求,增强机构的抗风险能力;另一方面则是急需扩充注册资本,以支持市场经营扩大规模。

毋庸置疑,随着平安消金等公司加入,行业马太效应加剧,头部机构对于优质客群的争抢将更为激烈。

不过,有头部持牌消金公司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即便竞争加剧,也不会觉得有太大威胁。从资金端看,平安消金短期并不太需要外部的资金,且外部资金肯定高于平安内部,他们应该不会去拿,因此对同业影响并不大;资产端角度,消金市场足够大,P2P清退后有大量的用户需要消费金融服务,不可能一家独大。”

不过,对于规模较小的持牌消金机构来说,恐将面临不小的压力。

“对于较小的持牌消金机构来说,生存空间遭到一定挤压是毋庸置疑的,但在这种挤压下并不是毫无喘息之地。”苏筱芮表示,一是由于平安消金抽调了不少内部(如平安普惠)的精干力量,被市场认为是平安普惠的“翻版”,也就是说,这些较小的持牌消金机构此前已经面临过这样的共存状态;二是部分中小消金机构已经形成自身的差异化定位,例如重点发力某个地区或某个特色消费领域等,跟平安消金这样的巨头已形成错位竞争。

陈嘉宁直言,从消费金融行业整体看,冲击长期存在,一方面,监管趋严,赛道变窄;另一方面,“选手”越来越多,除了平安消金,还有互联网公司、信托公司、小贷公司等入局,银行相关业务部门亦在发力。对于较小的机构,最好能够充分利用好自身的资源和优势,针对目标客群,差异化设计产品,建立起自己的壁垒,努力成为细分市场的龙头。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