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利率年增78%?恒宝股份被交易所质疑,曾和子公司上演夺章大战

毛利率年增78%?恒宝股份被交易所质疑,曾和子公司上演夺章大战
2021年06月17日 09:32 浑水调研

6月7日,深交所向恒宝股份发放2020年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就毛利率暴增、业务降幅较大的原因作出回应,但距离深交所发布的公告已经过去了9天,公司却发布公告称,无法在要求时间内完成回复。

这一举动被不少投资者点评为缓兵之策,毕竟在这一年里,恒宝股份的日子过得实在不太平。

年报疑点重重

公开资料显示,恒宝股份于2007年上市,主营业务为磁条卡、密码卡和IC卡等卡类产品及其相关操作系统软件(COS)和票证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等。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恒宝股份营业收入增长缓慢,盈利能力也持续下降。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恒宝股份分别实现营业总收入13.68亿、16.9亿、15.35亿和10.52亿,分别实现净利润1.63亿、1.45亿和8676.92万和172.44万。

从数据上看,恒宝股份的营收和净利润都在不断缩减,公司的现金流按理说应该是比较紧张的。但与之矛盾的是,公司的闲置资金还真不少,前不久,恒宝股份发布自有资金的管理公告。公告显示,自2021年4月16日起至本公告日,公司使用闲置自有资金进行现金管理的累计金额为3.6亿元。

金额并非小数目。

另外,从年报可以看出,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52亿元,同比下降31.48%,其中,制卡类、模块类、特种物联网业务产品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29亿元、0.89亿元、0.60亿元,同比分别下降8.40%、39.34%、85.08%。

公司在年报中回应称,特种物联网业务营业收入降幅较大主要因为收入确认方式由全额法改为净额法。因此,深交所也要求说明收入确认方式由全额法改为净额法的原因,收入确认方式的变动对当期收入金额的影响情况。

而另一点比较吊诡的是,报告期内,公司的特种物联网业务毛利率为90.60%,同比增加78.59个百分点。从年报可以看出,公司的几大业务毛利率都在缩减,唯有特种物联网业务毛利率暴增。

因此,深交所要求是否存在除收入确认方式变动之外导致毛利率变动的因素。

在查阅资料时,笔者发现,早在过去,恒宝股份就曾押宝物联网业务受挫,导致其市值缩水。

从2016年开始,恒宝股份就不再分红将累计的9.45亿元未分配净利润补充流动资金用于特种物联网业务发展,仅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公司分别预付2.97亿元、5.92亿元特种物联网货款,但上半年特种物联网营业收入和毛利润分别为9888.05万元、1187.26万元。

而直到2020年,其物联网业务除了诡异的毛利率巨额增长之外,业绩仍然不好看。

和子公司上演夺章戏码

前不久,恒宝股份和子公司一卡易刚刚上演一出控制权的争夺大戏。两家内部甚至也学着李国庆一样,争夺公司的证件和印章,而直到今日,这场闹剧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始终也没有落幕。

据了解,恒宝股份与一卡易的“缘分”,可以追溯到六年之前。2015年5月,恒宝股份宣布拟以现金方式向深圳市万卡德管理咨询企业(有限合伙)、于挺进、蒙重安、皮强4名股东,购买一卡易255万股股份,占一卡易总股本51%。

2015年被收购时,一卡易主要从事基于云计算的SaaS模式的会员管理系统软件研发和销售。近年来,随着刷脸支付的兴起,一卡易开始进入刷脸支付的领域。但是,一卡易并没有给恒宝股份带来想要的利润。而在2019年,两家公司公布的一卡易净利润也并不相同,双方管理层的态度都十分强硬。

如果仅仅是业绩不佳,还不至于让恒宝股份与一卡易的管理层“翻脸”,一个董事的离职打破了原有的权力格局。

据了解,此前一卡易董事会相对稳定,是因恒宝股份背景董事在一卡易7名董事会中占据4席,剩余3席以一卡易高管为主。

随着2021年1月恒宝股份提名的董事周辉辞职,双方各占据3席董事会位置,此前积累的矛盾才彻底公开化。

其实无论如何,都体现了恒宝股份在公司治理方面存在着或多或少的缺陷。面对如此混乱的恒宝,也难怪不少投资者表示,对公司的发展,实在难以看好。

(浑水调研原创内容,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