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很头痛?澳洲人欠缴税款超过530亿!税务局追缴陷入两难境地……

政府很头痛?澳洲人欠缴税款超过530亿!税务局追缴陷入两难境地……
2020年10月28日 04:06 澳洲财经见闻

共2779字|预计阅读时长3分钟

阅读导航

前言

前所未有的欠缴税款

理查德·霍格盗窃税款事件

暴力催收有所减少

收缴难度增大

前言

拖欠税款在澳洲并不稀奇。事实上,疫情期间,澳大利亚居民欠缴的税款再创历史新高。

1

前所未有的欠缴税款

根据澳大利亚税务局(ATO)税务专员克里斯•乔丹(Chris Jordan)向参议院提供的2019/20财年工作报告,ATO的总债务账目已增至逾530亿澳元并且,收债面临进一步的压力。

这些债务包括应收债务、破产债务和有异议/上诉的债务。

其中,仅应收债务一项,个人、企业和养老基金欠ATO的金额就达到创纪录的341亿澳元,远高于上年同期的266亿澳元。

在 “应收债务”中,小企业占据相当大的比例,达到214亿澳元,远高于一年前的165亿澳元。

截至目前,ATO拥有21,000多名员工,运营预算约为36亿澳元。

老大克里斯•乔丹(Chris Jordan)于2013年1月上任,任期至2024年2月,该年的薪酬为929,027澳元。

2

理查德·霍格盗窃税款事件

Sandey Macfarlane是墨尔本前税务代理人理查德·霍格(Richard Hogg)事件的受害者之一。后者于2018年因犯罪被判入狱五年。

在法庭上,Hogg承认从客户和澳大利亚税务局处盗窃税款超过410万澳币。这起案件中共有50名受害者,但仅有15名受害者出庭作证,指证Hogg所犯下的罪行,法院下令赔偿其中13人总计110万澳元。

目前,Hogg正在维州Sale地区的富勒姆惩教中心服刑。这原本应该是故事的结尾,但是对于这起事件的受害者而言,他们的苦难才刚刚开始。

赔偿令本应让他们的生活变得轻松,但是,事实却证明赔偿令只是徒劳。

ATO目前依旧在向这50名受害者追讨税款。尽管Hogg被定罪的时间为2010年至2016年期间,但是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受害者可追溯至近20年。

Marcfarlane说道:“他们中有些人已经退休,几乎没有收入来偿还税收负债。”

“他们面临破产的处境,有些人因为这种偿债压力而病倒,根本就毫无正义可言。”

根据Hogg被指控的罪行,六年来,他以“伪造的税务减免计划”向为数众多的客户索要预付款。

他欺骗客户称,如果他们把钱存入“单位信托”或购买“公司损失”,这样,他们可以减少自己的纳税义务。

很多客户由于他是专业的会计师而选择相信他,但是后来法庭调查发现Hogg并不是特许会计师。于是,这些客户就成为了受害者,不仅钱打了水漂,目前还被ATO记录在案,欠缴税款。

事实上,Hogg只是打着税务局的幌子,客户的钱都流入了他的私囊。Hogg用盗窃来的钱供个人挥霍,买豪车和豪宅,奢侈海外游、豪赌,最终挥霍一空。

Macfarlane说道:“Hogg事件到来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不仅是经济损失,而且还有心理打击。”

“受害者不仅付出了数十万澳币的法律诉讼费用,目前拖欠的税款更是数以百万计。心理上的痛苦也是显而易见的,一些受害者表达了想要自杀的想法,因羞耻、内疚、愤怒、震惊和怀疑导致家庭破裂。”

至于法院的赔偿令,用Macfarlane的话来说一点用都没有。他说:“我们被Hogg打劫,同时又被ATO追着偿还税款。”

按照法院的赔偿令,Macfarlane虽然有权追索6.6万澳币,但是他因为被欺诈拖欠ATO的税款已经高达13万澳币。

“法院判决已经结束,生活仍然在继续,但是我们却掉入这个旋涡中无法自拔。”

3

暴力催收有所减少

疫情发生之前,澳大利亚税务局针对小企业采取的“催收”行为引发了广泛的争议,并且对这些企业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从上文的数据中可以看出,小企业是欠缴税款的大户之一,因此也就自然而然成为税务局追加税款的重点对象。

根据澳大利亚小企业和家族企业监查署(Australian Small Business and Family Enterprise Ombudsman,ASBFEO)发布的报告,在很多情况下,税务所采取的追缴税款行为不仅对小企业造成毁灭性打击,并且往往存在监管真空。

根据ASBFEO的调查,以及Fairfax旗下《四角》栏目组的报道,税务局曾对小企业采取的催收行动不仅“强硬”,而且“冷酷无情”。

例如,扣押通知只是催收税款的手段之一。

在一个案例中,一家电气承包商对应缴税款存在争议,并已提交了相关机构尚未作出裁决。

然而,ATO一口气给这家公司的7个大客户发送了扣押通知,要求后者扣留这家公司的应付款,导致客户以此为理由直接终止了和这家公司的供货协议。

最终,这家电气承包商不得不破产清算,90名员工集体失业。

根据澳媒提供的数据,在159起小企业投诉中,尽管12%的企业已经就争议款项提交至行政上诉法庭(AAT),但是还是遭遇了税务局的“不公正催收”行动。

为此,监察员凯特·卡内尔(Kate Carnell)表示,在AAT给出任何裁定之前,ATO应立即停止催收行为。

经媒体曝光之后,ATO不公正对待小企业的行为也引发了各方的关注。在2019/20年度,从ATO相关数据来看,这种现象有所好转。

例如,该年度,ATO采取的合规活动带来的总收益为137亿澳元,未达到150亿澳元的目标。

税务专员Jordan表示,为了帮助受夏季林火和疫情影响的纳税单位,ATO改变了其合规行动的策略,这是其未能达到预期目标的主要原因。

4

收缴难度增大

尽管澳大利亚应税实体欠缴税款达到前所未有的规模,但是ATO收缴税款的难度却进一步加剧。

根据德勤(Deloitte Access Economics)发布的最新报告,如果“留职计划”(Job Keeper)和还贷延期计划结束,澳大利亚有将近10%的企业面临破产的风险。

其中,预估有24万家主要从事酒店,专业服务和运输行业的企业面临关闭的高风险。

在大量企业破产的情况下,欠缴的税款很大概率上成为了“死账。”

事实上,这种情况已经出现。每天,媒体都会有相关裁员和企业倒闭的报道,澳大利亚知名老店Riot Art&Craft就是最新一家宣布倒闭的公司。

对于全国56家门店的员工而言,他们得知自己失业的时间不过一个晚上。

10月19日,Riot Art and Craft的所有方指定Dye&Co作为自愿清算机构,结束了长达46年的实体业务。

1974年在墨尔本Moonee Ponds开设首家门店,随后发展壮大成为澳大利亚领先的手工艺品专业零售商,同时也是当地人最喜爱的品牌之一。

然而,伴随疫情的来势汹汹,再喜爱的品牌也最终敌不过销量的直线下滑。

另外,澳央行(RBA)也表示,到目前为止,政府的新冠补贴和临时破产救济增加了企业的“现金缓冲”,并减少了约4600家企业倒闭。

其中,许多措施(比如JobKeeper、现金流量支付和因无力偿债而暂时冻结董事责任的措施)将在1月至3月间陆续停止/削减。

澳央行表示:“股票和债务融资的持续可用性使大型企业能够增强其资产负债表。但是,当延期偿还贷款和政府支持结束时,企业倒闭将大幅增加。企业倒闭会对债权人,金融机构和其他企业以及雇员产生持续影响。”

另外,澳大利亚税务局就发现181家跨国公司少交税款25亿澳元。并且,过半税款处于有争议的状态。

这181家公司涉及资源矿业、电子商务、制药、医疗和科技领域,并且都是大型企业。

从历史来看, 针对跨国企业税款追缴问题,ATO往往会通过和解,而非诉讼的方式来解决税务争端。

数据显示,2018-19财年,ATO与98家公司达成和解。和解之前初始税单为35亿澳元,和解后的实缴金额大约为19亿澳元。

参考来源:

https://www.abc.net.au/news/2020-10-27/ato-debt-book-grows-to-53-billion-chris-jordan-senate-estimates/12814426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