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租系统”产业崛起:租金3000,本金10万,一月回本

现金贷“租系统”产业崛起:租金3000,本金10万,一月回本
2018年12月18日 19:21 一本财经

文  |米格 零和

最近,地下现金贷的全面崛起,已成了不可阻挡的趋势。

大量民间资本开始涌入,民间高利贷、炒房团、土豪的钱,都裹挟其中。

而地下现金贷的入门门槛正在不断降低,一条新的产业链开始崛起:租现金贷系统。

现在,只需要10万本金,花3000元租个系统,两个人的团队,一个月就能回本。

大量的小本金玩家进场了,为了急速获利,他们甚至将利率调到1600%以上。

业内人士称,真实的现金贷用户,现在大概只有200多万。

整个行业几乎没有新进用户,汹涌的玩家和疯狂的利率,正在透支着行业……

01人人都放现金贷

地下现金贷的火爆,已超出人们的想象。

“现在我金融圈的朋友,都开始涉足现金贷。”行业资深从业者马翔称。

大量的现金贷从业人员,感受到“暴富效应”之后,开始单干。

“我们的联合创始人和自己的媳妇,出来开了一个平台,现在也赚了不少。”马翔称,整个金融行业都出现了“离职潮”,人们纷纷开始单干。

他和三位同事也决定出来,已调研市场数月。

而张子衿,已经出来干了几个月。

他的经历,仿佛是一个轮回。

2015年,还是大一学生的张子衿,开始了自己的“校园贷”借贷之路。

一年时间,他欠下了20多万,无力偿还。

此时,一位校园贷的老板打来电话:“来我们这里打工还钱吧。”

只有大二的张子衿休学了,成为这个平台的审件员。两年时间,他靠自己的工作,偿还了20万。

而最近,地下现金贷崛起,他嗅到了充满诱惑的气息。

“很多同事都离职出来,开始自己干现金贷。”这个95后的青年,一直近距离感受着现金贷的“魔力”——它如同毒品一样,让人欲罢不能,同时,可以让放贷方“急速暴富”。

10月,他决定单干,自己做现金贷。

张子衿称,他有几万积蓄,又借了几万,拿着十来万元的本金,就杀入了地下现金贷领域。

他现在连个办公室都没有,整个团队只有两个人。

而他的现金贷产品,周息25%,也就是说,年化利率高达1300%。

通常情况下,张子衿对于第一次来借款的用户,最多放3000元,但用户只要一个月复借3次,他就可以回本。

在如此高息的情况之下,他只花了一个月时间,就把所有本金赚了回来。

“有凭证”截图

这个生意的暴富程度,超乎想象。

一月回本,第二个月开始拿着赚的钱再滚,再一个月之后就翻番。

比如,第一个月10万,第二个月就是20万,而第三个月,就变成了40万。

地下现金贷就像一个漩涡,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被裹挟其中。

就连5万本金的小玩家,也开始批量进场——这里再也不是土豪们的乐园。

02系统出租商

为何本金如此之少,都可以进场?

这是因为,现金贷门槛正在无底线降低。

一条新的产业链正在形成——租现金贷系统。

“规模小的放贷方,一般不买系统,都是租。”张子衿称,系统出租商正在撑起一片黑暗江湖,将“小钱”汇聚,集中放现金贷。

目前,出租系统的玩家有很多种。

一种就是原本叱咤江湖的“现金贷系统商”,如有脉金控和借贷宝旗下的“银狐”等。

“目前,我租的就是银狐的子账号。”张子衿透露。

银狐系统登入界面

天狼销售余尚清介绍:“银狐系统每月租金4000元,年费是48000元。”

而现在的“租系统”江湖,已开始出现金字塔结构。

有些玩家会先去购买一个现金贷系统,然后再出租给很多小玩家。

余尚清称:“很多出租系统的人,出租的都是从我们这里买的系统。”

这些系统的徒子徒孙,正在形成一个庞大的利益网。

而第二种玩家,是一些刚挤进来的新玩家。

他们不像大现金贷系统那样,拥有大量的“现金贷老板”资源,只能尽量挤进来,试图分得一杯羹。

而他们获客的方式是:免费。

“我们的系统不要租金,后期维护以及更新都是免费的。”一家名为“团尚科技”的公司的商务人员孙源称,他们只收取利润的10%,或者回款额的1%,作为技术维护费。

比如,放了10万,回款13万,要么收取利润3万的10%,就是3000元;要么收取总金额的1%,就是1300元。

“用户可以自己设利率与期限,想设多高都可以。”孙源称。

团尚科技官网

“我们是最开始做租系统这个模式的,之前我们还有手机回租系统。”孙源称,他们已深耕行业很久。

在他们口中“开创这个模式”的团尚科技的官网,公司全称为“山东团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立于2011年4月,注册资本500万元。

而第三种玩家,就是现金贷平台。

“其实很多现金贷平台本身不放款,就是做成平台,然后给客户开设子账户。”业内人士王念辉称。

这个模式类似淘宝商户,里面全是各种“店铺”。

它们的价格也不低,一般一个月4000元,需要一次性交纳3个月的租金。

看起来租金并不高,这些系统出租商如何赚钱?

马翔称,其实,很多进入地下现金贷的玩家“只有钱,对金融几乎一窍不通”。

而他们需要从出租商这里,采购一系列的服务,比如获客、风控、运营,甚至催收。

获客方面,系统出租商就会采取“赚差价”的方式,比如采购的流量是一个注册10元,卖给客户的价格就是一个15元。

而在风控方面,他们也会收取费用,“查询一次的价格是1.2-3.4元”。

这就变成了走量生意,参与的人越多,就赚得越多。

03疯狂的利率

系统出租商的出现,将现金贷的入行门槛,降到了极致。

他们正在成为地下现金贷的推手,将整个行业推到疯狂边缘。

现在市面的价格,租金是3000到4000元,只要利润超过这个价格,就可以入行。

“基本上有5万,你就可以入行。”马翔称。

他已嗅到了一些危机的信号。

他在准备做现金贷前,花数月时间调研市场,发现做到注册用户“70万”的时候,再新增就变得极难。

这和整个现金贷转到地下、无法正常获客有关。

所有正常的、公开的获客渠道,全部被封死,人们只能通过地下的、不见光的方式传播,因此很难触及新用户,让后者进场。

而现有的现金贷用户,绝大多数都是去年现金贷残留下来的。

他们大多集中在贷款超市,因此,贷款超市几乎成为现在行业最有效的获客渠道。

70万用户之后,再难新增,整个地下现金贷的实际借款用户,到底有多少?

“按照比例来说,可能只有200多万。”马翔称。

现在有多少个现金贷平台?

“各种马甲加起来,保守估计有5000来家。”马翔称,他曾调研过多头借贷的数据,“大部分用户,都借过20多家平台。”

这200多万的用户,正在用“借新还旧”的方式,撑起整个地下现金贷的江湖。

他们靠借新的平台,来偿还旧平台的巨高利息。

因为没有新进来的用户,这就成为一个极度危险的“滚雪球”游戏。

早期进来的玩家,确实可以赚到钱,但后面进来的玩家,可能就会成为接盘侠。

“当一个用户再也无法借到钱的时候,他的整个债务就会崩塌,所有平台的钱都还不上。”马翔称。

所以,几乎所有业内人士都明白:“现金贷是一个不能再做大的生意。”

而这些“无知无畏”的小玩家进场,唯一的目的,就是赚钱。

因为深入地下,大家再也不会顾及“合规”和“底线”,利息开始飙升。

“现在行业的周息普遍是25%,年化利率就是1300%。而有些更夸张的,周息达到了30%,年利率近1600%。”马翔称,在去年,行业平均的年利率,还在200%到600%之间。

短短一年时间,利息最高翻了8倍之多。

而这些现金贷系统商们,正是推高利息的帮凶。

他们为了成单,纵容甚至教客户如何用更高的利息急速获利。

实际上,与团尚科技一样,银狐的的利息也可以随便设置,“多高都行”,余尚清称。

利息如此之高,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这无疑是在透支用户,他们的雪球可能会滚得飞快。”马翔称,很多用户可能借一两个月,就再也还不上钱了,开始全面逾期。

不止一位从业者称,如此汹涌的玩家、疯狂的利息,正在透支行业。

因为现金贷入坑,如今又靠着现金贷上岸,并开始自己放贷。

张子衿的人生,就是一个略带讽刺的轮回。

而现金贷行业,也走向了一个新的轮回。

去年现金贷行业整体爆发,然后被监管打压,大量的后进平台亏损离场。

而如今,行业再次卷土重来,走向一个新的失控循环。

这是一座座山峰组成的曲线,冲到高点,再急速回落,然后,再开始新的轮回……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