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郭广昌、董明珠们将成业外资本“喝酒”的新动力?

王健林、郭广昌、董明珠们将成业外资本“喝酒”的新动力?
2019年11月19日 09:01 云酒头条

这一轮业外资本对酒类产业的关注,与以往有何不同?

文 | 云酒团队

11月18日,万达集团与五粮液集团在北京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从传媒产业及体育赛事、专卖店建设、酒类产品、文化旅游等领域开展全面合作。五粮液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曙光,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出席签约仪式。

在此4天前,复星国际执行董事兼董事长、复星联合创始人之一郭广昌,着一身休闲装来到中国黄酒博物馆。中国绍兴黄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钱肖华陪同参观。

而在稍早些的11月10日,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董明珠一行专程莅临江苏今世缘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参观考察,据悉,“学习、交流和共赢”是此次考察的主题。

10天内,包括郭广昌、王健林、董明珠等一众产业大佬相继到访酒业,甚至有合作项目已经进入落地环节。这是否意味着,在经历了上一轮业外资本“大撤退”之后,双方再度迎来一段新的甜蜜期?

从郭广昌、王健林、董明珠说起……

复星“喝酒”是从青岛啤酒开始的。

2017年12月20日,复星国际与朝日集团签署协议,以每股27.22港元收购其持有的青岛啤酒2.43亿股H股,当时此项股份转让总价66.17亿港币(约55.63亿元人民币)。收购完成后,复星国际持有青岛啤酒17.99%的股权,成为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

▲复星国际执行董事兼董事长、复星联合创始人之一郭广昌与中国绍兴黄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钱肖华钱肖华

郭广昌曾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撰文表示,“在和朝日的谈判沟通过程中,我们也一直在思考,作为第二大股东如何更好地促进青岛啤酒的发展。”

今年10月17日,郭广昌在上海与宜宾市委副书记、市长杜紫平和副市长王力平率领的宜宾市政府考察团进行了交流,主题是“酒+蜂巢城市”项目在宜宾的落地。

从啤酒项目的“股东”到白酒产业的“白酒+”产业生态,复星的酒业版图在扩容,这次郭广昌到访古越龙山,则有可能开启复星与黄酒的融合。

相比复星在资本领域的出手,万达与五粮液的合作则更讲求市场实效。

今年4月4日,王健林一行造访四川宜宾,五粮液集团是其重点考察对象,宜宾市与万达集团投资合作座谈会于同期在五粮液集团举办。

而今,从4月到11月,五粮液和万达终于“修成正果”。

双方已就五粮液集团在全国万达广场开设旗舰专卖店事宜达成一致,2020年将首批在北京、上海、成都、西安等城市率先落地,建设集展示推介和餐饮品鉴一体的综合体验中心。此外,双方还将在院线渠道品牌宣传、影视作品品牌植入、体育赛事冠名等领域进行广泛合作。

在格力与今世缘酒业交流座谈会上,董明珠说,“缘,有时是偶然,有时可以说是必然的”。对于格力与今世缘的合作,更多的是看企业的发展。在交流当中,双方也对做强中国制造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当前,业外资本与酒的产业合作已经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周期,在行业发展步入新常态的同时,这种资本进驻的模式也开始变得愈加充满理性和韧性。

与此同时,中国经济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对白酒产业而言,不断涌入的资本、尖端科学技术和多样化商业形态,同样使其具备了成为新动能的产业因素。而由此发端,或将是业外资本的新进入期。

业外资本改变的酒业脉络

有一个现象是,当酒行业进入一个新调整期的时候,就是业外资本再次蠢蠢欲动的最佳机会。

在2012年白酒行业进入拐点之前,围绕整个白酒经销圈的业外资本曾在800亿元左右。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业外企业如海南航空、联想集团、江中集团、星河湾地产集团、中国平安、娃哈哈等。这些企业动辄都是以亿级为单位进行的产业切入,所看重的正是酒类产业高需求和高效益带来的市场机会。

从2012年之后,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同比增速开始下降,白酒市场进入寒冬季,而伴随而来的三公消费限制等叠加因素,整个酒类尤其是白酒进入了下行态势,更多的业外资本就又一次闻风而动,纷纷开始了退出模式。

这一势头在2016年达到了顶点,其标志事件就是娃哈哈领酱国酒的高光不在和联想集团旗下丰联酒业的退出。

这也意味着在上一轮产业周期内,业外资本的大举进入意图以“金融+酒”打造新的产业布局已经成为一段历史。

更多的例子也证明,这个时期进入酒行业的多数资金看重的是行业高收益,属于投机性心里。可以对比的是,在这之后,大规模并购则是围绕行业内进行的,比如2016年古井贡并购黄鹤楼,2018年今世缘联姻景芝还有2019年川酒集团的组建等。

与此同时,伴随着以五粮液、汾酒和老白干等国企为主的混改模式的逐渐落地,新的产业资本层面以“改革方”进入也开始成为一种新的产业投资路径。

这一轮,有何不同?

业外资本与酒,一路走来可谓是难舍难分,有时候,也难以为继。

数据显示,在过去20年有将近3000家行业外企业进入白酒行业,其中超过300家企业的投资额超过1亿元以上。融资中国董事总经理王迪在峰会上做主题演讲时预测,未来白酒市场规模将达到万亿级别,值得市场各方关注。

那么,这一轮业外资本对酒类产业的关注与以往有何不同?

首先是投资心态的变化,以往更多的是短期效应,偏重投机性,而当前更着眼于长期。

此前资本进入白酒多以控股中小企业为主(维维、丰联等),多看重的是企业的快速提升空间和快速的利益转化。而以“改革者”姿态的新进入者,在资本优势之外,着手的更是这个行业的核心品质诉求和对未来的持久信念。

沱牌舍得改制之初,天洋控股集团总裁周政表示,“天洋带给舍得的不仅是资本,还有梦想、信念和智慧。”从2016年6月,沱牌舍得改制,3年过去,舍得酒业已经成长为酒业优等生,也足以成为业外资本入酒的一则成功案例。

其次是投资定位的变化。之前强调的是从酒类产业收获利益,而现在则是谋求双方“共同前进”,投资方带来的不仅仅是资金更是发展的新路径。

以复星集团与宜宾城市的合作的“中国(宜宾)白酒产业创新发展示范项目”为例。郭广昌认为这个项目“是复星与宜宾市政府战略合作的切入点,定能打开未来更广阔的的合作空间”。

在他看来,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衣食住行中,恰恰只有“食”没有经历巨大的变化,而正是这种没有太大的变化带来的是更大的发展空间。

加码川酒的还有绿地集团。经过一年多酝酿,“绿地白酒”即将面市。此外,在特色小镇开发建设方面具有强大优势的绿地,对川酒带来的后续价值,以及对白酒产业拉动城镇化发展与地域经济转型,都具有深远意义。

最后,是投资新模式的组建和运用。伴随着新零售产业的风起云涌,业外资本在对传统白酒进行资金扶持的同时也在进行渠道模式的迭代。

以新组建的川酒集团为例,其“酒仓”模式就以互联网思维重构传统酒业零售形态,以世界知名产区酒为主的新零售平台,通过整合收购上游酒企,发展下游互动型新零售连锁门店,让消费者享受升级的消费模式。

在川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曹勇的规划里,作为一个助推产业整合、提供共享服务的平台,川酒集团的长远目标是成为保乐力加、帝亚吉欧那样的世界一流企业,打造属于川酒的“世界500强”。

资本与产业一直是相辅相成的。

尽管酒类产业具有较强的资源吸纳性和抗击打性,但是从整个产业的投资逻辑来看,仍然表现出极强的周期性。未来,白酒牛市将由消费升级,中产崛起拉动的商务需求和个人需求所支撑,白酒投资进入消费升级投资新周期。心态、定位和模式的导向,也是这一轮业外资本进入的新动向。

你怎么看这一轮的业外资本入局酒业?文末留言等你分享!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