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寻找不老药

编辑 /   陈芳

01

为什么百度没有做出抖音?2018年,这一拷问开始萦绕在百度内部沟通会和员工论坛上。

大家较真的,不是具体某款产品的爆红逻辑,而是像百度这样即将20岁的互联网大公司,如何像那些横空出世的年轻公司一样去颠覆、去创新,做出引领时代潮流的产品。

“还是要年轻化。”一名百度员工说,这是大家最终达成的共识。而近期同抖音HR交流过的一名互联网从业者被告知,抖音员工的平均年龄只有26岁。

去年与抖音同属今日头条系的多闪,首次亮相就引起热议。原因是对方93年的产品经理徐璐冉在发布会上,隔空喊话微信教父张小龙,用的还是“龙叔”的称呼。话里话外诉说着,你是中年大叔,我比你年轻,我比你更懂用户。

从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的数据看,目前活跃在网络上的确实是年轻一代。截至去年6月,我国网民数为8.02亿,其中占比最高的是富有朝气的90后,20岁到29岁年龄段占27.9%;比30岁到39岁的占比高出3.2个百分点,后者占24.7%排名第二,00后在迎头赶上。

“你不会永远年轻,但永远有人正在年轻着。”这句话像一记重锤压在所有公司身上,它们的工作日程上,排在首位的无不是怎么俘获年轻用户。抓不住年轻人的代价是惨痛的,轻则业务萎缩,重则从历史的长河中消失。

中国互联网三巨头中,年龄最小的百度今年19岁,年龄最大的腾讯21岁,阿里巴巴排在中间今年也有20岁,已经到了要考虑企业传承问题的时候了。它们的创始人李彦宏今年51岁,马化腾48岁,马云55岁,都不再年轻。而想要抓住年轻用户,最重要的是得懂他们,管理层“年轻化”不得不提上日程。

去年腾讯在香港举办的一次特别会议上,马化腾出声发问直击核心:“腾讯一两千个总监级干部,30岁以下的有多少?”答案是,不到十个。据故事硬核报道,腾讯高级副总裁郭凯天称:“这事儿对Pony、对我们的刺激都很大。”

在互联网巨头腾讯的成长史中,年轻管理层从来不是主角。时至今天,腾讯史上最成功的两款产品微信和《王者荣耀》,被外人熟识的缔造者都出生于1970年前后,张小龙比马化腾年龄还要大。如果不是出现时代红利的终结与变革,今天的腾讯不明白也不在乎,年轻管理层能给腾讯带来什么。

因此,很长时间内外界对腾讯都有着“没有将才”的质疑声。这一说法最早出现在一篇关于腾讯的文章中,腾讯内部也有这种感慨。“在重要领域没有领军人物能够统领全局冲锋陷阵,腾讯内部已经诸侯化了,那些大权在握的部门负责人只关注自身利益,跨部门合作协同很难推进。”

三年前离开腾讯时,在网络媒体事业群(OMG)干了5年的王思媛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离开这锅温水,干出点样子来。“说我是有想法也好,中年危机也罢,我就是想试试”。作为一个80后,王思媛身上还有一股不服输的干劲。

在腾讯内部,人力资源部门推出过针对中层干部的“飞龙计划”,以及针对基层干部的“育龙计划”和“潜龙计划”,人才培养在腾讯内部并非空白。但想要升职对于大多数腾讯人依然是一种奢望,有人甚至直言不讳地说,互联网巨头腾讯越来越像一家国企,留下来的人图的都是福利好、工作稳定,晋升很难。

正因如此,王思媛离开了腾讯,进入当时互联网第二梯队中,一家发展迅猛的企业。与腾讯的井然有序不同,这家企业充满了“变数”,“足够扁平,哪怕只是一个小经理提出的想法,足够亮眼也有可能去执行,甚至有一些VP级别的人,年纪比我还要小”,王思媛对AI财经社说。

尽管年轻化是整个互联网的发展趋势,但对腾讯而言,高管年轻化要背负的战略意义似乎要更沉重一些。尤其是在产业互联网这类新战场行军打仗的过程中,负责充当肉盾开路的中层坦克们如步兵一般羸弱,这绝对不行。

02

过去半年时间里,腾讯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的变革,动作幅度与频次不可谓不大。

3月19日,有媒体报道腾讯自2018年12月内部员工大会后,正在裁撤一批中层干部,主要包括助理总经理、副总经理、总经理级别,占比将达10%。消息发出后很快便登上热搜。

在腾讯内部,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一位腾讯内部人士告诉AI财经社,“这个调整说来话长”。自腾讯集团总裁刘炽平在2018年11月召开的20周年会议上表态后,这一消息就在腾讯内部进行了大面积传播。

刘炽平当时说的是,未来一年内,腾讯内部有10%不再胜任的管理干部要退,尤其是在中层干部领域。可以说不止是刘炽平,包括马化腾在内的整个腾讯总办成员在裁撤中层干部上的态度都很坚决,“几个月之内会完成”。

促使腾讯改变的是,扑面而来的危机。2018年对于腾讯而言,是危机重重的一年,股价大跌市值蒸发上万亿;主业受游戏版号停发影响,增速放缓;“投行化”造成腾讯没有梦想,创新能力大不如前。

一时间腾讯被推到风口浪尖,马化腾称:“2018年是危机感很强的一年。”因此,在调整组织架构前,腾讯高层已经开始“问诊”起腾讯,青年管理干部在腾讯发展中的位置和作用成为重要议题。

去年9月5日,腾讯副总裁级别的管理层收到一封主题为“诊断腾讯”的邮件,要求在9月7号前填好并上交《腾讯发展优化建议表》。那时,腾讯总办们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大致的答案。在发出这份邮件前,他们刚在香港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马化腾把30岁以下总监不到十人的具象问题摆在了总办们面前。

这场会议解散后,总办成员身上都分别背上了裁撤中层干部的指标。两个礼拜后,腾讯年中战略管理大会在广州秘密召开,几百名腾讯中层干部在这里相聚,危机感已经开始蔓延,组织变革背后正是权利和资源的移接。当时有传闻称,资源整合也是裁员的开始。腾讯对此回应:架构调整不涉及裁员,业务板块将整体平移。

2018年9月的最后一天,腾讯将一封邮件递到4万名员工的邮箱中,正式拉开史上第三次重大组织架构变革的帷幕。腾讯原有7大事业群变成6大事业群,新添云与智慧产业(CSIG)、平台与内容(PCG)两大事业群,腾讯集团高级副总裁汤道生和腾讯COO任宇昕分别统率,统一向刘炽平汇报。

架构调整背后少不了人的变动,这实际上是给年轻人腾位置。三个月后,刘炽平代表总办在内部员工大会上宣布了“青年英才计划”。在该计划里,腾讯把20%的晋升机会给予了年轻人,这是硬性百分比。他表示,“一个公司要年轻,一定要有很强的新陈代谢能力,也代表人员要不断的流动。

有腾讯内部人士告诉AI财经社:“这一轮调整裁撤中层和提基层干部是同时进行的”,他说,“中层干部如果不流动,基层干部是没有办法升上去的,与裁撤配套的是,每年提拔一定比例的青年管理干部”。

03

BAT中年龄最小的百度也在打造人才队伍的年轻化。

3月15日,李彦宏发了一封内部信,宣布百度将加速干部年轻化的进程,宣布更多的80后、90后年轻人进入管理层。与之相伴的是,百度启动了高管退休计划,总裁张亚勤成为百度第一位退休的高管,他将在今年10月从百度退休。

这不是李彦宏第一次将目光放在干部年轻化上。最近几年,错失移动互联网机遇的百度,一直在放权,给年轻人机会。在2017年新年内部信上,他花很大篇幅强调“管理层也要有新陈代谢”,让能的人上,不能的人要下。他相信一个人的创造力高峰是在30岁以前。

“十年前,百度做一些新产品的时候,那些产品的负责人,可能就比我们今天在座的人年轻十岁。可是今天在座的人,你会很轻易的拿一个比你年轻十岁的人说,这个产品交给你了?你们不放心。”李彦宏认为,像互联网这种快速变化的行业,很多时候年轻人能够更早的感知到变化,所以要大胆的用新人。

确实,知名互联网公司在成立时,他们的创始人都是年轻人。马云创立淘宝时35岁,马化腾创立腾讯时只有27岁,李彦宏是在31岁那年创办的百度。在独角兽中,王兴创办美团时31岁,程维31岁创办滴滴,今日头条成立时张一鸣29岁。

世界从来都是年轻人的,眼下80后已然挑起互联网下半场的重担,并带来一波财富神话。《2019胡润全球少壮派白手起家富豪榜》中,中国排名第二,共有16位上榜,39岁的拼多多创始人黄峥成为中国少壮派中的首富。

从时间上看,百度推进干部年轻化的时间比腾讯要早,只不过一路走来,并不顺利。

最近5年,至少有三名年轻人进入百度高管序列:内部一路培养起来的李明远、通过收购外部公司引入的李靖、吕聘。

李明远曾有“百度太子”之称,是内部少有的因为工作敢和李彦宏拍桌子的人。他对百度移动产品作出重要贡献,于29岁被提拔为百度移动云事业部副总裁。次年,即2014年,又晋升为百度E-staff(百度最高决策层)成员,星光无限。不过,让外界意外的是,2016年因利益纠葛,李明远黯然出局。

2016年底到2017年初,在百度急于走出魏则西事件带来的低谷时,自媒体“李叫兽”的创始人李靖、渡鸦科技创始人吕骋先后加入百度,成为少有的90后高管。李靖负责信息流业务探索,吕聘负责为百度人工智能硬件开路。 遗憾的是,两名空降年轻人在百度的业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2018年两人先后离职。

虽有波折,但百度并未放弃。景鲲成为一颗新星,他生于1982年,曾任微软首席研发总监,缔造了微软小冰。2014年加入百度后,他一手孵化对话式人工智能开放平台DuerOS,并担任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曾被陆奇称为中国最优秀的产品经理之一。

陆奇离职那天,景鲲职业道路又上了一个台阶,升任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总经理,直接向Robin汇报。百度内部员工称,几名分管重要业务的VP都还没有向老板直接汇报,通过这一细节,可见李彦宏对景鲲的认可。

“明年百度20岁,20岁要适应飞速发展的时代,总是需要自身新陈代谢的。不自我更新,肯定要被淘汰。”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有百度员工表达了他对年轻化的期待。

另一名员工则提到,管理层年轻化会激发内部竞争意识。不论资排辈、打破通道,对创新有好处。据其介绍,百度技术条线一年有春秋两次晋升机会。她听说过,有优秀的技术人才一年连升两次。

04

BAT三家中,管理层年轻化做得最早,有些许成效的是阿里巴巴,并且不是被动年轻化,而是主动年轻化。

早在2013年,48岁的马云就公开表示,自己会辞任阿里巴巴CEO一职,因为自己已不再“年轻”,而互联网是年轻人的天下,他相信年轻人会做得比自己更好。辞任是为了阿里巴巴未来88年的发展。

这一想法在马云脑海中酝酿已久,2002年,有位投资人对马云说,希望马云有天不再担任CEO,马云同意这位投资人的看法,接下来的十多年里,马云和阿里巴巴都在为传承做准备。

2003年阿里巴巴启动管理岗位团队培养计划。2009年,在阿里巴巴十周年庆典上,马云和其他17名创始人手牵手站在舞台上一同辞去创始人身份,为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让位。2012年阿里巴巴成立战略决策委员会,既是弥补传统董事会决策过程流程化弊端,也是为年轻管理层铺路。

2013年,陆兆禧从马云手中接过阿里CEO一职,2015年70后的张勇接替陆兆禧成为阿里巴巴CEO。次年,井贤栋接替彭蕾担任蚂蚁金服CEO。2018年,井贤栋接替彭蕾担任蚂蚁金服董事长一职,马云则宣布将于2019年9月10日正式退休,张勇会接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职。

从2013年正式公布合伙人制度至今,阿里巴巴合伙人数从2014年的30人增至2017年的36人,这一年阿里巴巴合伙人再次年轻化,首次出现80后,新增的4名合伙人中有两名是80后。

AI财经社获悉,截至目前,阿里巴巴8万名在职员工中,90后接近3万人,93%的员工为80后、90后,全员平均年龄为31岁。阿里核心管理层中,71%为70后,80后占比为14%;阿里骨干员工中已有90后身影,占比为5%,80后成主力,为80%,平均年龄34岁。

阿里巴巴特别善于自我换血,发掘优秀的年轻人,从而保证管理层的年轻化。2014年,正值阿里巴巴从PC端转型无线的关键期,张勇从各个部门中寻找了一批年轻人。这些年轻人中有不少人根本没有接触过电商。但最终没让张勇失望,阿里巴巴向无线端转型成功。

这波被张勇看中的年轻人中,淘宝总裁、80后蒋凡位列其中。蒋凡毕业于上海复旦,曾在Google工作,2010年创办友盟,后被阿里收购。蒋凡原本计划做一阵离开,张勇留住了他,找他喝了几次茶。如今,蒋凡是阿里巴巴集团五新战略委员会中最年轻的成员。

和马云一样,张勇也相信世界的未来是年轻人的,管理者应该为年轻人提供更多空间。他说:“新零售新征程需要更多年轻人的新视角和新思维”。

2012年的一次商家见面会上,一家企业高管问张勇,为什么阿里巴巴的员工都像“打了鸡血”一样,阿里巴巴到底给了员工多少工资和期权?张勇笑了笑说,真没有。驱使阿里巴巴员工前进的是创造价值的快乐和认同感带来的自我驱动。

一位入职阿里四年的在职员工向AI财经社直言,企业真正的年轻化不仅仅指员工平均年龄的降低,还包括组织创新、战略定力、策略弹性、团队温度以及创新持久力等多方面的考量。

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曾公开表示,当下中国互联网企业中,只有阿里巴巴建立了合格的组织能力。

除了BAT外,当前,伴随着流量红利见顶,包括小米、京东在内的多家互联网公司都在开展“管理层年轻化”的计划,通过自我换血尽力避免公司出现“官僚主义”,从而保持活力、保持创新力。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少年强则公司强,少年弱则公司弱。一名受访年轻员工说:“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终归是我们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