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龙在焦虑什么

张小龙在焦虑什么
2020年01月11日 22:23 AI财经社

编辑 /   王晓玲

2020年的微信公开课,张小龙没有出现在现场。1月9日上午,人们在活动开场中看到了张小龙临时录制的一段12分钟的开场视频。当屏幕上开始播放小视频时,会场还流传着“谣言”,“晚上不要提前走,有惊喜”。这个说法让很多人坚持到深夜活动结束。

据说张小龙临时起意:还是不去现场了。就像一年前,他临时决定把自己的演讲放在晚上,以便可以超长待机的讲上四个小时。

12分钟里,张小龙讲了他对信息互联的七点思考——对隐私的出让,信息获取的被动,社会关系的扩大和复杂,信息传播的快速,信息选择的困难、信息的多样性,搜索的困难。很显然这些思考已经贯穿在张小龙心中许久。

这7条思考中,张小龙在每一段结尾用词都是谨慎忧虑的。

“怎么做与做什么”

微信已经9岁了,如果它始终只能作为一款“工具”来使用,那么它的使命已经完成了,现在全球已经有超11.5亿人在使用微信。

但如果将目光放在更复杂的人类劳动活动中,微信可以选择成为一轮数字化机会的重要参与者,尤其是基于它现有的对11.5亿人次的连接力,毕竟最终所有的人类劳动活动还是要围绕人来展开。

正如张小龙在这一次的开场视频中说道的,“微信团队现在已经这么大了,我们面临的问题,从早期的‘怎么做’,到现在的‘做什么’”。

张小龙也不会再是那个偏执的追求每一项功能好坏、是否完美的产品经理。新的一年,微信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才是自己应该去尝试的,以及如何组织起来做。

例如他说,微信已有近100万人拥有5000个好友,促使微信要在扩充好友上限方面做出一些动作。目前微信已可以开拓5000人以上好友,但仅限聊天。

又或者张小龙所说的微信的两个小失误,一是公众平台很长时间都只有PC web版,限制了内容创作者的范围;二是公众平台没能把其它短内容好好的呈现出来,让微信在短内容上有一定的缺失。

在这些思考中,张小龙依旧是反商业的,“人类对于信息的广泛连接带来的影响的思考,是落后于网络的发展速度的”,张小龙说,“人们真的能驾驭这种信息互联吗?还是说,技术在引导甚至控制人们的生活方式”。

但他也透露出一些微信接下来的发力方向。“早期考验我们的产品能力,现在更考验的是我们的组织能力”。组织能力,或许也可以看作是经营与商业化的能力。

在这场张小龙故意缺席的微信公开课中,出现最高频的词汇是“商业化”。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