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未来机器城》制片人:国漫崛起还早,成功作品背后都有血有泪

对话《未来机器城》制片人:国漫崛起还早,成功作品背后都有血有泪
2019年07月19日 16:53 AI财经社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7月19日,由阿里影业、万达影视出品的科幻冒险动画电影《未来机器城》终于上映。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部相当“混搭”的作品,包含中式故事内核、中方研发团队,以及好莱坞的故事创作手法、好莱坞的制作班底等等。

去年戛纳影展期间,有媒体报道,《未来机器城》被流媒体巨头Netflix以3000万美元买下海外发行权,创下中国动画电影海外发行售价纪录。

尽管票房成绩尚无法保证,《未来机器城》的诞生可说是整个中国动画电影行业成长史的一个缩影。为此,AI财经社对话《未来机器城》制片人郝雨,得知整部影片背后的创作故事,以及它凭借亲身实践为中国动画电影创造出的更多可能性。

(2019上海电影节《未来机器城》主创见面会)

用血泪经验赢得好莱坞的平等对话

6年前,《未来机器城》的原创故事《7723》在某社区发布引起诸多网友的关注,故事的原创班底是一个纯网生内容创作团队,主创人员的特性是,尤其擅长制作在网络上发布的短内容。

在《未来机器城》的制片人郝雨看来,网生内容有着鲜明的标签,“一是节奏感很强,其中还要穿插着包袱,二是制作的粗糙感,制作精良会削弱作品的网感”。

尽管整个团队以网生内容见长,但经过六年的摸索,郝雨告诉AI财经社,最终团队选择尊重电影的创作规律,从0到1学习电影剧本创作,“我们是段子手出身,以往的创作经验都是短内容,但电影要讲述的是一个超过90分钟的故事,它需要跌宕起伏,还要有逻辑的推进”。

“它首先是一个合格的电影作品,然后能够穿插一点点互联网的影子”,郝雨表示,假如完全照搬互联网思路,不仅会让剧本创作本身面临困难,还有可能在后期制作、配音中出现更多的不协调问题。

最初的几年,郝雨认为最大的困难就是克服自己的无知,“我们认为只要有一个好的内核,写一个好故事是很简单的事情,后来我们才意识到,无论是世界观的设定、还是故事走向等等,甚至是每一句台词细微的调整,都不能用简单两个字来形容”。

在中国,创作一部完成度很高的动画电影是很难的,难点主要在于基础设施搭建不够完善,换句话说,就是工业化体系尚未建立。这包括,创作人才、投资习惯、制作设备,甚至是宣传、发行团队等等。

而郝雨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到动画电影工业成熟的好莱坞去取经。“我们找到了一家美国动画工作室,这家企业的创始人曾经在迪士尼工作了二十几年,是一位非常传奇的动画师”,在郝雨的设定中,缺乏经验可以依靠学习补齐,更简单粗暴的方式是完全复制好莱坞的模式,“这个想法一度让我们陷入了险境”,郝雨告诉AI财经社,动画电影的一大创作特色是,剧本的完成度不需要太高,更多的研发工作要在故事板内完成。

故事板这一流程概念最早被迪士尼于1930年发明,可以方便团队讨论研究故事走向。尽管使用起来方便,但成本高昂。最初,郝雨也决定采用故事板内进行创作的方式。结果是,几百万美金花费掉后,团队并没有创作出一个令自己满意的故事。

总结起来,问题是多方面的。在郝雨看来,其一在于最初找到的创作团队是典型的好莱坞创作团队,“文化以及表达方式上有很大的差异,比如导演会在台词中加非常多的‘我爱你’,我告诉他中国人可能有1万种表达方式,但绝对不会是这么直白的一种”。

另一方面也在于,一个单兵作战的团队,容错率更低。“迪士尼可以同期开很多个项目,他们有雄厚的资金,可以无限改下去直到满意为止”,最终,郝雨采用了一个简单的补救办法,“我花更少的钱,在剧本创作阶段打磨,等到剧本满意了,我们再去开启故事板环节”。

此后,郝雨遇到了最终影片的导演Kevin R. Adams(安恪温),“尽管他也出自好莱坞,但可以很好的理解我想要表达的东西是什么”。这一系列波折,也促使郝雨总结出一些经验,“想清楚自己要什么,而不是盲目的听从专业团队的指挥,更重要的是获取好莱坞的尊重和认可”。

(电影《未来机器城》)

全球发行或成国产动画电影新思路

去年5月,在戛纳国际电影节期间,《未来机器城》被海外流媒体巨头Netflix以3000万美元买下了海外发行权,一举创下国产动画电影海外版权购买记录。

这个全新的交易数字,意味着《未来机器城》为国内低迷的动画电影创作市场开拓了一种新的思路。

通常,由于动画电影在中国市场的收益空间有限,业内奉行的思路是,降低投入成本进而降低风险。但成本降低也意味着制作被压缩,最终很难完成一部高票房收益的优秀作品,直至走向恶性循环。

郝雨告诉AI财经社,《未来机器城》采取的办法是,一切向国际看齐。“其实一开始我们是担心自己陷入创作的习惯性动作抖包袱,所以采用英文写剧本,但是第一版剧本拿给好莱坞团队看时,他们也能读出其中的共情点”。

这个意外收获促使郝雨放宽了思路,“咬咬牙,把预算又翻了一倍,希望能做一部国际化的作品”。同时,较强的团队配置也给了资方更多信心,很快万达影视、阿里影业等投资方相继进入。

实际上,海外动画电影发展历程悠久,迪士尼在1928年就拍摄了第一部有声动画电影《汽船威利》,1937年推出首部动画长片《白雪公主》。海外动画工业的长久发展培育一批成熟的动画观众,这些观众不仅仅是低龄人群,同样包括成年人。在此过程中,好莱坞诞生了皮克斯、梦工厂、照明娱乐等出色的动画厂牌。

定位于国际,尽管成本较高,但可以将影片的发行范围扩充至海外等动画电影成熟的国家,从《未来机器城》的经验看,这是国漫的另一种求生思路。

谈及国漫,郝雨认为,所谓崛起之时还未到来。“一部作品的成功并不代表着国漫崛起,今天每部成功作品都是一个强意志团队的血泪史”。

郝雨自小就在国外读书,大学就读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回国创业时她没有走常规路线进入财经领域,她立下了一个宏伟的目标。 “我那时候想做电影是想振兴中华动漫业,这个不是说笑的,我们十年前开始创业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

在国内,银幕大电影几乎曾经是所有内容创业者的终极目标。“幸运的是,我们赶上了这个契机”,郝雨表示,团队已经启动了下一部动画电影的研发工作,依旧定位于国际化市场,但在那之前,他们还需要解决许多问题,“怎么能让中国风的东西变得足够国际化,之前有一位好莱坞导演曾经问过我,为什么孙悟空这么厉害的一个人要跟着一个和尚去进行所谓的取经”。

但目前来看,郝雨和她的团队已经找到了方法。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