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中学教师,靠大数据创业身家过亿,今公司破产资产被卖

他是中学教师,靠大数据创业身家过亿,今公司破产资产被卖
2019年10月18日 10:44 AI财经社

估值曾达5亿元的供应链金融企业苏州赛富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赛富科技),在陷入资金链断裂危机后,其控股子公司的股份日前已进入司法拍卖程序。

10月17日,AI财经社获悉,赛富科技所持有的旗下三家控股子公司股权,将于10月20日起开始拍卖,合计起拍价约为970万元。其中,被拍卖的上海璞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70%股权,赛富科技认缴时出资140万元,目前起拍价仅为20.4万元。

而就在三年前,赛富科技还站在互金风口上。AI财经社根据公开信息统计,赛富科技曾累计获得融资超7800万元,投资方包括元禾控股、海澜之家的母公司海澜集团、江苏悦达集团等。在2014年时,物流业上市公司华鹏飞还曾合计以5400万元收购赛富科技16.43%的股权。根据当时华鹏飞发布的公告,截至2014年9月30日,赛富科技总资产为2.10亿元,净资产为1.58亿元,2014年前三季度营收为3391.03万元,净利润为2036.63万元。

但这家为企业客户做大数据风控的公司,却没掌控好自身的风险。

期待IPO的供应链金融创企

赛富科技的创始人兼CEO高胜涛原是一名中学数学教师,后转型程序员;并从2002年起在某供应链管理合资公司任董事总经理,在风控建模方面有超过十年的经验。

2008年,赛富科技成立。这家获得国资风投公司苏州创业投资集团支持的大数据风控公司,也被外界称为“国内首家分销链价值整合服务商”,在供应链金融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实际上,供应链金融早在2006年便已在国内起步,而针对中小企业的业务近年来已成为红海市场。根据《中国商业保理市场现状及发展分析》,从2012年至2016年,国内中小企业供应链金融的市场规模已从3.7万亿人民币增至6.7万亿人民币,复合年均增长率达到17.3%。

在供应链金融的系统中,包含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商业银行,以及包括物流、担保等在内的第三方机构。而提供渠道倍增、服务外包等增值服务的赛富科技,便属于方案提供商。

虽然市场不断增大,但赛富科技的融资拿得却不算容易,高胜涛本人曾表示,“普通风投很难理解这一模式”。

实际上,供应链金融公司作为加强B端产业链连接的服务商,多数客户来自实体经济。为客户从竞对手中争抢供应商、经销商;同时利用电子采购、分销金融等方式,增加业务量,并提高同上下游的黏性,正是赛富科技的任务所在。

正因如此,赛富科技的大规模融资均来自于实体经济产业链上的企业,包括2010年海澜集团的2000万元投资,2012年悦达集团的5000万元投资,以及2014年华鹏飞的5400万元投资,这三家实业公司的市值均达到千亿级别。

根据创客公社报道,2010年时赛富科技GMV(平台成交量)达20亿。而在2016年时,赛富科技已获得5轮风险投资。高胜涛曾这样表达自己的期望:拟于2013年上市。

对于赛富科技的核心产品“1号链”,赛富科技曾披露苏州印刷业上市公司科斯伍德为其客户,并表示主要服务于科斯伍德的油墨业务。CEO高胜涛曾公开表示:供应链中的平台、物流公司等均可直接进驻,并由此让整个业务做倍增。

此外,根据AI财经社获得的一份《苏州吴中区科技贷款特别风险补偿基金敞口风险解决合作方案》,赛富科技负责监督项目信息流、监管物流、实现风险补偿等。当企业通过赛富科技平台向银行申请贷款获批后,赛富科技作为“中间人”,在收到货款后再划款至客户贷款专户,支付银行贷款等。

但在打入传统分销链条前,赛富科技首先要保证能从银行手中拿到钱。在接受创业邦采访时,高胜涛也曾表示,很多银行人员均未表示出合作意向。这或许为日后赛富科技的资金链断裂埋下伏笔:这家自称“年复合增长保持300%以上”的企业,没等到IPO便已破产。

吃痛的资金链和利润

危险源于资金链。

2017年起,赛富科技多次被曝出借款纠纷。根据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发布的裁判文书,赛富科技因欠浦发银行苏州分行1047万元本金及利息,其名下财产被法院采取保全措施。其中,赛富科技名下位于苏州工业园区的1.12万平方米土地使用权被查封。

此外,天眼查信息显示,赛富科技还因未偿还中信银行苏州分行累计本金3308万元的贷款,被银行方面上诉并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对此,赛富科技方面曾辩称,中信银行给予赛富科技的总授信额度超过6000万,但是实际放款仅3300多万;当赛富科技方面要求发放剩余贷款时,银行方面则拒绝,这导致项目贷款无法到位。

除此之外,赛富科技不达标的营收能力,也让投资最多的华鹏飞踩了雷,并将一众出售股份的股东告上法庭。

2014年12月,华鹏飞出资1400万元从赛富科技原股东手中收购赛富科技4.66%股份,而后华鹏飞以4000万元对赛富科技增资,合计持有赛富科技16.43%的股权。双方曾签订协议,约定赛富科技自2014年度开始的四年期内,需分别达到年净利润2600万元、3250万元、4000万元和5000万元。

根据当时公布的持股比例,高胜涛持有赛富科技37.91%的股份,而按照华鹏飞的出资比例来看,赛富科技的估值达到了3.37亿元,高胜涛的身家则超过了1.27亿元。

但根据华鹏飞公告显示,赛富科技在2016年净利润仅为1545万元,尚未达到上述协议所承诺的60%。

因此,华鹏飞在2017年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股权回购诉讼,要求赛富科技CEO高胜涛回购华鹏飞持有的16.43%股权,并支付股权回购款5400万元及相应收益。据了解,华鹏飞一审现已胜诉;高胜涛等后又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018年9月,工商银行苏州道前支行以赛富科技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赛富科技破产清算。根据债权人会议通过的财产变价方案,尚未竣工的赛富科技大厦已交予管理人。AI财经社从相关拍卖网站上获悉,2019年5月28日,该大楼已经以1.33亿元的成交价卖出。

目前,赛富科技已停止经营,并被苏州生物医药纳米园管理单位清退。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