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的熊猫金控:卖花炮搞金融做生鲜,实控人又想借机溜号?

不务正业的熊猫金控:卖花炮搞金融做生鲜,实控人又想借机溜号?
2020年05月19日 09:24 AI财经社

文 | AI财经社 冯圆圆

编辑 |鹿鸣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从花炮到金融,如今又瞄上了生鲜,5月18日,熊猫金控引来了上交所的问询。

5月16日,熊猫金控公告,将募集2.54亿元用于投资半成品生鲜配送供应链建设项目。公告显示,该项目总投资2.82亿元,其中建设投资2.34亿元,铺底流动资金4032.14万元。此外,该项目定位于国际旅游岛和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值得注意的是,熊猫金控此前从未涉足半成品生鲜供应链业务。

熊猫金控的前身系湖南浏阳花炮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花炮的销售业务。2014年,熊猫金控开始试水互联网金融。

问询函指出,公司近年来的主营业务是互联网金融和烟花,从未涉足过半成品生鲜配送领域。问询函要求其披露,在毫无相关业务基础的背景下,涉足半成品生鲜配送供应链业务的原因和合理性,并向市场充分提示相关业务风险。

此外,问询函对两家战略投资者的资质也提出质疑,东利投资最近三年无经营业务、净资产仅为4511.63万元;寰琼科技成立不足1个月、未开展业务、注册资本仅为3000万元。而上述两家公司分别认购1.53亿元、1亿元。

“疯狂”的投机者

2014年以前的熊猫金控,主要专注于烟花爆竹生产,然而随着环保力度的加大,各地“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等政策相继出台,花炮的销量严重受挫。

2005年,2006年熊猫金控分别亏损4429万元、514.5万元,2007年在连续亏损两年之后被冠以“ST”。

2014年开始,熊猫金控初试互联网金融业务,成效显著。2015年,熊猫金控募资38.5亿元用于发展互联网金融业务,其中,20亿元用于网络小额贷款项目;5.03亿元用于互联网金融大数据中心建设项目;13.47亿元用于金融信息服务平台建设项目。

事实上,此时已正值互联网金融火爆的时间段,如下图所示,熊猫金控的业绩从2014年开始明显好转。

然而2018年互联网金融平台爆雷潮“此起彼伏”。

2019年2月,熊猫金控发布公告称,将全资子公司熊猫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熊猫资本”)100%的股权,以1元人民币的价格转让给内蒙古磴口县浩长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此波操作,亦引来上交所问询。

公开资料显示,熊猫资本旗下除了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银湖网”),还有熊猫大数据信用管理有限公司、熊猫众筹科技有限公司以及云南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此外,同年10月,熊猫金控再度发布公告称,旗下公司银湖网已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经侦支队立案。消息一出,近3万户股东一夜无眠。

除了互联网金融,熊猫金控也曾计划进军新能源行业。2018年11月13日,熊猫金控公告,有意以支付现金方式受让欧贝黎科技持有欧贝黎电力55%的股权。2019年1月4日,在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下发的问询函之后,双方就此次交易并未达成一致意见,最终终止交易。除此之外,熊猫金控亦曾涉猎过影视行业。

2020年的疫情,无疑将即时配送送上了风口,熊猫金控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事实上,熊猫金控虽然涉猎广泛,几乎每一次的涉猎都赶在了“风口之上”,然而多数亦却以失败告终。近10年来,熊猫金控所实现净利润最高的年份当属2017年,而其所实现得净利润仅有2320万元。

“夺权逆袭”之路

公开资料显示,熊猫金控目前的实际控制人系赵伟平。根据熊猫金控2018年财报中所披露的股权结构,赵伟平虽然只持有2.19%的股份,但是公司的第一及第二大股东的是实控人均系赵伟平。

通过股权穿透,赵伟平持有万载县银河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万载银河湾”)70%的股权,持有银河湾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攀达”)92.5%的股权,叠加其自身持有的2.19%的股权,赵伟平实际持有熊猫金控35.99%的股权。

作为熊猫金控的实际控制人,赵伟平的身价一度高达30亿元。事实上,2004年以前,熊猫金控得第一大股东并不是赵伟平,而是湖南省浏阳市财政局。

2005年,熊猫金控的原第二大股东——凯达(湖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湖南聚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因借款纠纷,将其所持股份转让给了广州攀达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攀达”),过户后广州攀达持有2700万股,占总股本的21.43%,成为熊猫金控的第二大股东。

2006年1月20日,广州攀达再次通过竞拍持有熊猫金控1000万股;同年5月11日,浏阳市财政局将其持有的35678320国有股转让给广州攀达。最终,广州攀达持有熊猫金控72678320股,占总股本的57.69%,成为第一大股东。而此处的广州攀达,后来更名为银河湾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也就是如今的第二大股东。

然而,通过资本运作最终获取熊猫金控控制权的赵伟平,在此后除了“热衷于”追逐风口,便是“执着于”减持套现。

故技重施?

翻阅各年财报,2007年,广州攀达持有熊猫金控52.39%的股份;2008年广州攀达持有熊猫金控51.49%的股份;2009年,广州攀达持有熊猫金控42.39%的股份;2010年,广州攀达持有熊猫金控27.39%的股份。

从持股比例来看,赵伟平持有的股份比例已经“砍半”。据和讯网计算, 经过多次减持,赵伟平控制的广州攀达已经累计减持了3149.98万股熊猫股份,约占总股本的25%,合计套现约6.12亿元。

当然,一番动作之后难免引来证监会的关注。由于违规买卖熊猫金控股票,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2010]3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赵伟平给予警告,并处以15万元罚款。

2011年7月25日,熊猫金控公告,赵伟平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以及在公司董事会担任的所有职务。

此后,无论是广州攀达还是万载银河湾持股比例多年未变。然而,此次熊猫金控进军生鲜配送领域,再度将多年不变的“平衡”打破。

据熊猫金控披露的简式权益变动书,此次熊猫金控将向三亚日出东利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东利投资”)及三亚市寰琼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寰琼科技”)新发不超过4980万股股份。

发行完成后万载银河湾持股比例将由24.10%被动稀释至18.54%;广州攀达持股比例将由18.30%被动稀释至14.08%;赵伟平持股比例将由 2.19%被动稀释至 1.69%。换而言之,熊猫金控实控人赵伟平的股份再度被稀释。

若按上述发行计算,发行完成之后,东利投资将持有熊猫金控13.9%的股份,寰琼科技将持有9.18%的股份,两家合计持股已接近实控人赵伟平。

值得注意的是,东利投资最近三年无经营业务、净资产仅为4511.63 万元;而寰琼科技于2020年5月9日成立,成立时间尚不足1个月,注册资本仅为3000 万元。而根据预案显示,东利投资及寰琼科技将分别认购1.53亿元及1亿元的股份。

此外,熊猫金控截至目前并尚未披露2019年业绩报告。据业绩预告显示,2019 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000 万元至-7500 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9000 万元至-11500 万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