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亲爹”送走的永辉云创,重回永辉超市,但主角已不是超级物种

被“亲爹”送走的永辉云创,重回永辉超市,但主角已不是超级物种
2020年07月31日 19:35 AI财经社

文 | AI财经社 邵蓝洁

编 | 孙静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被“亲爹”送出去的永辉云创,又回家了。

7月31日,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称,近日与永辉云创实控人张轩宁签订《永辉云创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以3.8亿元从张轩宁手中回购了永辉云创20%股权,永辉超市将持有永辉云创股权 46.6%,为永辉云创第一大股东。永辉超市重新拥有永辉云创的管理权和经营权后,将成为永辉云创的控股股东。

永辉云创曾承担永辉在新零售上的探索,主要包含三块业务:永辉生活APP、超级物种、永辉生活店。截至2020 年 5 月 31 日,永辉云创拥有永辉生活店 177 家,超级物种 54 家,永辉到家仓 46 个。

2018年底,永辉超市曾以亏损太大为由,将其持有的永辉云创 20%股权以3.94亿元转让给张轩宁,按照当时的说法,永辉云创因独立经营零售业务而产生较大经营亏损,有必要调整永辉云创的控制权,降低永辉超市的运营成本与经营风险。

财报显示,永辉云创自创立以来,3年累计亏损近10亿元,2016年、2017年,永辉云创分别亏损1.16亿元、2.67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永辉超市净利润10.18亿元,同比下滑26.9%,其中云创业务亏损达6.17亿元。就云创业务的亏损,永辉超市曾在2018半年报中解释为“新业务需要培育”。

本次收回云创业务,永辉超市的理由是要加大对到家业务的投入。官方称,考虑到永辉生活APP在公司业务的重要性,进行该交易能使公司更好地整合资源,提高线上业务的效率和服务质量,突出上市公司主业、利于上市公司增强独立性、减少关联交易、避免同业竞争。

据了解,永辉超市上半年实现了到家业务超过 100%的增长,到家收入占营业收入比 10%左右,其中永辉生活 APP 提供的到家服务占比接近六成。永辉生活 APP会员总数 3285 万人。但是永辉云创依然处于亏损中,2020 年 1-5 月永辉云创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营性损益的净利润为-4.26亿元。

当年把云创业务从上市公司剥离是永辉超市的权衡之举:一方面,永辉超市的数据会好看一点,另一方面未来永辉云创拥有更多自主权,可以更专注新零售业务。2018年底,永辉超市在剥离云创的同时还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张轩松和副董事长张轩宁兄弟协议解除了一致行动关系。

永辉云创曾被寄予希望,有过宏大的目标,但并未实现。永辉超市在2017年报中提到,2018年计划新增超级物种100家、永辉生活店1000家,而实际上2018年前三季度超级物种仅新增29家,永辉生活店新增233家,完成比例均不足30%。

超级物种一度承担了永辉新零售探索的重任,与盒马鲜生同台竞技,但盒马鲜生在2019年“填坑”一年后,侯毅宣布之后的发展主力业态是盒马mini,同时盒马鲜生也会开小一点,这相当于间接承认了盒马鲜生大店模式遇到了挑战。

超级物种应该也认识到了这一点。2017年北京鲁谷店超级物种第一家门店里引入了鲑鱼工坊、波龙工坊、盒牛工坊、麦子工坊、生活果坊、花坊、咏悦汇(酒类)7个子业态,算上就餐区域,这家超级物种的面积不到800平方米。

但是很快,麦子工坊、咏悦汇等子业态陆续撤出,到了2019年时,这家店内的超级物种仅剩下鲑鱼工坊、盒牛工坊等,面积也缩减不少,更多的空间给了包子铺、炸鸡等更接近地气儿的小吃档口。

超级物种位于北京中关村的门店也在2019年由两层缩减为一层,同时开业时的8个工坊减少为波龙、盒牛和鲑鱼3个工坊。

超级物种和盒马作为新零售的排头兵,纷纷调转航向,或许需要重新反思一下,当年对于消费升级的判断是不是有误。2015年之后的消费升级催生了以生猛海鲜+堂食的新零售业态,但事实证明这并不是刚需。

如今经过疫情检验的送货到家才是消费升级的要义,这也是永辉超市重新召回永辉云创的原因,但是此时云创的价值已经不在超级物种,而是永辉生活APP。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