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天才”栽了!资本玩家夏建统被捕,曾搞垮3家上市公司

“哈佛天才”栽了!资本玩家夏建统被捕,曾搞垮3家上市公司
2021年01月21日 08:57 AI财经

文|AI财经社 周享玥

编辑|孙明

“30万悬赏令”危机过去一年多后,“哈佛最年轻设计学博士”、“天才少年”、“球队老板”、“资本大鳄”等诸多光环加身的夏建统依旧没能等来转运时刻,反而在下坡路上越走越远。

1月19日晚间,ST远程(002692.SZ)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自无锡公安机关获悉,公司原实控人夏建统已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批准逮捕,目前,公司日常经营运作正常,夏建统被批捕事项不会影响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开展。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遥想2016年,这个彼时刚刚40出头的资本大鳄豪掷重金在英国买下一支老牌球队,并在当年成功拿下ST远程,一举成为坐拥莲花味精(即莲花健康,600186.SH)、索芙特(即*ST天夏,000662.SZ)、远程电缆(即ST远程,002692.SZ)3家上市公司的“睿康系”掌门人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

然而,仅仅4年后,当这个曾经“星光熠熠”的精英商人再次重回人们视野时,不仅其曾经的诸多光环标签早已黯然失色,甚至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天才少年和打假迷雾

“天才少年”夏建统早期的人生履历看起来似乎无可挑剔。

据早年的公开报道显示,夏建统出生于浙江衢州湖镇新园村一个普通家庭,父亲从未上过学,一直在家务农,夏建统却从小表现出“神童”之势:3岁会算术,5岁上小学,8岁上初中,14岁就考上了北京林业大学。

至于他为什么没有如其他许多“天才少年”一样被保送至清华、北大等名校时,夏建统曾解释称,自己本来已经获得了保送北京大学的资格,但为了校验自身实力,便放弃了保送机会,选择自考。只是没想到最终造化弄人,因发挥失常而以1分之差与自己的目标清华大学失之交臂。

但“天才”的故事并没有就此终结。

据《国际人才交流》杂志2006年一篇经夏建统本人讲述的报道显示,1996年,20岁的夏建统申请了英国的剑桥大学以及美国的耶鲁、哥伦比亚、宾夕法尼亚、康奈尔、加州伯克利和哈佛等大学,且后6所大学均同时录取了他,但夏建统最终选择了哈佛,并在26岁那年成为了哈佛历史上最年轻的设计学博士。

他自称,在哈佛读博期间,“每天睡眠从没超过4小时,最疯狂时,一周只睡2小时”,并将所有深夜献给了著书立说,写了8本中篇小说和4本散文集。

1999年,夏建统在波士顿创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XWHO。同年,夏建统跟随导师卡尔受邀参加杭州西湖申报世界遗产规划项目,此后一举成名,于2001年受杭州市政府邀请,以“海归精英”身份回国创业,在杭州高新区注册成立了XWHO设计集团中国机构及天夏科技集团,前者是建筑设计公司,后者则是GIS软件公司。

可以说,夏建统“开挂般”的人生,完全符合了上个世纪最为流行的优秀青年范本,其也因此一度被媒体誉为“哈佛天才”。

不过,太过完美的人生,往往容易引起人们的质疑。

据报道,早在2000年,夏建统就曾因“哈佛大学最年轻教授”的头衔而被知名“打假斗士”方舟子质疑过夸大学历。方舟子称自己联系过哈佛设计学院博士班办公室,确认夏建统当时博士还没毕业,只是助教,而非教授。对此,夏建统则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当年自己以助教身份回国做西湖申遗规划项目时,媒体把学生口中的“老师”直接说成“教授”而引起的一场“误会”。

资本玩家两年控股三家公司

但隐藏在“天才故事”背后的种种质疑显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被层层光环笼罩的“天才”式人物,已经决定转变方向,高调向资本市场发起进攻。

2014年12月,夏建统通过旗下公司睿康投资以3.74亿元低价,受让“中国味精第一股”莲花味精10.36%股份,并借助与天安科技、上海颢曦投资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成功以超过原控股股东0.02%的微弱优势,夺得了莲花味精的控股权。此后,莲花味精动作不断,定增、宣布转型健康食品及健康服务,后来还更名为莲花健康。

2015年1月,夏建统又向第二家上市公司——“中国日化第一股”索芙特发起“围猎”。当月,索芙特宣布,拟进行一场规模高达51.2亿元的非公开发行计划,并准备拿出其中的41.2亿元用于收购夏建统名下总资产仅3.03亿元的天夏科技100%股权,剩余10亿元则用于补充天夏科技流动资金。

凭借这场重组,夏建统收获了巨额资金,并一度担任索芙特总裁、董事长职务,虽然并非公司名义上的实控人,却实际掌控着上市公司的运营。

2016年5月,索芙特正式更名为天夏智慧。同年10月,夏建统实控的杭州睿康又通过在二级市场举牌及股权受让,入手上市公司远程电缆22.18%的股份,成功晋升该公司控股股东,并在随后不久将远程电缆更名睿康股份。

至此,夏建统的“睿康系”正式成形,成为了资本市场的新贵,夏建统也一时风头无两。

也是在这一年,意气风发的夏建统已经不再满足于做资本大鳄,而是将触角伸向了英国足球,要圆自己的“足球梦”。

2016年5月,刚从英超降级的阿斯顿维拉足球俱乐部在官方网站中宣布,前俱乐部主席兰迪·勒纳已同意将其持有的俱乐部100%所有权以7600万英镑的价格,转让给联合睿康集团,而夏建统将成为维拉新任主席。

(图源:视觉中国)

据悉,阿斯顿维拉俱乐部成立于1874年,是英国最古老的俱乐部之一,其不仅是英格兰足球联盟的创始会员,也是英超成立的积极倡导者,曾7次问鼎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

彼时,面对媒体对其是否身家过十亿美元的提问,夏建统曾笑言,“我想可能不止这个数字”,并表示,如果维拉能在3年时间里重返英超联赛,俱乐部前主席兰迪·勒纳还将得到3000万英镑的补偿。

风光之下,夏建统兴致勃勃地规划起了阿斯顿维拉俱乐部的经营管理计划,他要修建一个足球博物馆和一个主题公园,用来吸引来自中国和印度的球迷游客,并畅想着吸引中国的年轻球员到维拉青训学校学习……

败退A股,被法院悬赏30万

但后来的走向证明,夏建统以狂奔的速度搭建起的资本大厦并不牢固,而曾经让他享尽风光的2016年,是他多年攀登后的巅峰,也是他走向下坡路的起点。

据公开资料显示,夏建统的资金主要来自于资产出售所得,以及通过高比例质押股权进行融资,而这为“睿康系”后来的溃败埋下了祸根。

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仅仅两年后,夏建统建起的资本大厦就开始全面溃败。由于A股整体行情的变化,以及上市公司资本运作不顺等原因,夏建统旗下三家上市公司股价纷纷呈现下跌态势,业绩也出现了严重下滑,甚至亏损。

重重危机下,夏建统开始快速败走上市公司实控人地位。

2018年3月,睿康股份试图收购影视资产无果后,夏建统决定让出控制权,作价14.46亿元出售了ST远程的控股权,而据报道,与入主时相比,睿康股份前后账面亏损超3亿元。不仅如此,其还为睿康股份留下了一大堆违规担保的烂摊子。

2019年6月,已更名为远程股份的睿康股份公告,因存在未履行审批决策程序对外担保的情形,违规担保余额合计为2.2亿元,占公司2018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9.63%,且公司控股股东未在一个月内解决上述违规担保事项,公司股票交易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变身“ST远程”。而据公告显示,该部分违规担保的担保对象均为夏建统控制的公司或其关联方。

无独有偶,莲花健康则因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亏损且净资产为负,于2019年4月29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沦为“*ST莲花”。同年7月,因债务缠身,*ST莲花被债权人申请实施重整,包括夏建统在内的睿康系高管则早已从*ST莲花中全面撤出;12月,经司法拍卖,枞阳县莲兴企业服务管理中心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2.9亿元拍得睿康投资所持莲花健康1.2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11.78%)。至此,夏建统失去莲花健康的控股权。

此外,因*ST天夏股票在2020年12月16日至2021年1月13日的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1元,其股票已经自1月14日开市起停牌,或将被终止上市。

而夏建统曾经给予厚望的维拉俱乐部,也早已经陷入严重财务危机。据称,夏建统入主后,尽管斥巨资高价引援了9名新援,但球队表现一直差强人意,不仅屡次在冲超升级中失败;还每年都有约5000万英镑(约合4亿元人民币)的亏损。

然而,就在夏建统转让股份后的次年,维拉俱乐部冲超成功。根据收购协议,若球队在三年内重返英超,夏建统需要额外支付3000万英镑,而此时的夏建统已经无力支付这笔款项。最终,这3000万英镑由大股东NSWE完成了支付,而作为代价,夏建统清空了手中剩余的维拉股份。

资本版图全线崩溃下,2019年10月,夏建统出现在了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悬赏公告上,被以30万元悬赏其下落。据悉,该悬赏涉及一起执行标的为1.46亿元的股权投资纠纷,因在案件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睿康投资公司、夏建统未履行生效的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决定实施悬赏执行。

彼时,对于法院的悬赏令,夏建统曾通过网络回应称,所谓的悬赏当中的声明内容均为假消息,是自己在“离开中国期间,被对手摆了一道”,并表示自己“并没有因为发布这条推文而被逮捕,也没有藏起来,接下来将采取必要的法律行动”。

随后,夏建统再次“消失”在公众视野,直至一年多后,出现在了警方的逮捕令上。资本大鳄夏建统的资本故事,也走向终局。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