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泊尔8年来首现营收净利双降,小家电巨头面临增长难题

苏泊尔8年来首现营收净利双降,小家电巨头面临增长难题
2021年02月26日 19:30 AI财经

文 | AI财经社 王超

编辑 | 郭璐庆

2月24日晚,小家电企业苏泊尔(002032.SZ)发布业绩预告,其营收、净利润双双下滑。数据显示,苏泊尔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为185.97亿元,同比下滑6.33%;净利润为18.49亿元,同比下滑3.69%。

苏泊尔公告解释称,业绩下滑与新冠疫情有关。但事实上,苏泊尔的业绩疲软在2019年就已有所表现。作为昔日传统小家电巨头,在疫情以及不断变化的消费环境下,增长乏力难题显现。

8年来首次“双降”

苏泊尔业绩发布后首日,截至收盘,苏泊尔跌幅达5%,股价报收76.89元/股。26日,股价延续之前跌势,截至收盘,苏泊尔下跌达2.07%,股价报收75.3元/股。而这一切或与苏泊尔发布业绩不无关系。这也是其8年来,营收、净利首次出现“双降”。

苏泊尔的发展疲软在2019年就已有所显现。2019年,苏泊尔营收增长11.22%,增速三年来最低;扣非净利润增长14.65%,为五年来最低。

彼时,苏泊尔在年报中公告解释称,公司在不断拓展新渠道。在三四级市场方面,苏泊尔继续积极推动并进一步深化三四级市场发展战略,在人员布局、产品研发、市场资源、渠道客户扶持等方面加大投入,不断提升终端覆盖率、覆盖密度及单店销售产出。

同时,电商渠道层面的拓展也在不断深入,苏泊尔持续加大电子商务建设,并开发网络直播,进入社交电商,电商渠道在苏泊尔整体销售中的占比持续提升。

但是从业绩增长来看,这显然不易。家电行业分析师刘步尘向《财经天下》周刊分析称,苏泊尔在小家电市场是偏传统、起家于线下的企业,且整体以厨房小家电为主,转型并拓展线上渠道并不占绝对优势。与大型家电不同,其还可以通过送货上门和安装服务建立竞争壁垒。

就在前几日,苏泊尔还因信披违规收到了深交所下发的监管函。信息显示,苏泊尔从2019年起通过开展"预付款融资模式"业务为公司经销商提供担保。基于这样的协议,公司2019年及2020年所需承担的最大差额补足责任分别为3.27亿元、2.64亿元,占2019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比重分别为5.53%、3.86%。对上述担保事项,苏泊尔未按规定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直至2021年1月20日才召开董事会补充审议上述事项并公开披露,深交所认定其违规。

就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这种三方行为,等于是由上市公司替经销商在银行进行担保借款,用于经销商采购自己的产品,形成自己的业绩,严格来说有人为制造业绩的嫌疑,可能造成市场质疑其业绩真实性,进而影响股价。”

巨头、新入局者盯上小家电

当下,小家电市场主要分两派,一类是苏泊尔、九阳为代表的传统企业,另一类则是小狗、小熊以及北鼎等代表的新兴品牌。

浙江苏泊尔股份有限公司(SUPOR)于1994年成立,总部位于浙江杭州。2004年,苏泊尔在深交所上市,成为中国炊具行业首家上市公司。目前苏泊尔拥有炊具、厨房小家电、厨卫电器、环境家居电器四大领域。

其中,苏泊尔的产品可以粗略分为两类:炊具和电器。炊具是指炒锅、压力锅、煎锅、汤奶锅、蒸锅、陶瓷煲、水壶等;而电器构成相对复杂,包含厨卫小家电,厨卫电器和生活家居类电器三类。

苏泊尔目前收入占比最高的就是电器产品。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苏泊尔电器产品收入135.2亿元,占总收入比重高达68.12% 。

而炊具则一直不温不火。数据显示,2016年苏泊尔炊具业务为负增长,电器业务收入增长贡献率超过100%;2017年、2018年,虽然炊具业务恢复增长,但对收入增长贡献率均不超过30%,而电器业务收入增长贡献率均超过70%。

不过,小家电是一个低门槛的行业,竞争者众多。正因如此,苏泊尔的优势也不断被小熊、小狗等新兴品牌以及美的、格力等巨头所侵蚀。奥维云网市场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苏泊尔厨房小家电九大重要品类合计市场份额居行业第二。但2020年疫情期间,苏泊尔的市场份额已逐渐被美的、九阳所赶超,甚至也不得不面对部分新品牌的环伺和挑战。

在刘步尘看来,网红类小家电其实都是小米模式的模仿者。但眼下的小米已是研发居于核心。苏泊尔亦如此,未来需要加大研发投入,从而提升产品核心竞争力。

“短期内转型不易,苏泊尔亟待构建增长的护城河。网红小家电依靠爆款实现销售增长,短期内的竞争原则是快鱼吃慢鱼,长期则是大鱼吃小鱼。同时,家电业由于门槛低,极易引发价格战,这容易拉低行业的平均毛利率。”刘步尘进一步说。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