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卖2.5亿元杜蕾斯,但醉清风“情趣用品第一股”的梦想凉了

一年卖2.5亿元杜蕾斯,但醉清风“情趣用品第一股”的梦想凉了
2021年07月25日 10:11 AI财经

文|AI财经社 张梦依

编辑|杨洁

在今年6月向创业板递交招股书不到一个月后,“情趣用品第一股”醉清风的IPO审核被终止。

2021年7月22日,深交所发布《关于终止对醉清风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审核决定》,据公告披露,2021年7月19日,上海醉清风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其保荐人提交撤回上市的申请,根据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审核相关规则,深交所决定终止对醉清风上市的审核。

值得一提的是,在醉清风撤销上市前的7月4日,中国证券业协会组织了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名单第30次随机抽取工作,醉清风也在抽检名单之列。

AI财经社就为何突然撤销上市申请致电醉清风,该公司一名负责人表示,主要是出于加强品牌建设、市场培育、研发实力以及提高核心竞争力等方面的考虑,和中国证券业协会的抽检工作没有直接关联。

但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看,醉清风违规刷单、研发能力异常不足等问题,也暴露出来。

近年来,情趣用品电商市场一直保持50%的高速增长速度,2020年中国情趣电商市场规模超过600亿元,消费市场不断向低线城市下沉。但这也是一个充满挑战的市场。在A股上,目前尚无一家情趣用品公司。之前在新三板挂牌的多家情趣用品头部公司中,有的连续多年深陷亏损泥潭;有的虽然实现盈利,但盈利能力有限且增速缓慢。而本来有希望冲刺“情趣用品第一股”醉清风,未来再想敲开资本市场大门,恐怕也未必容易。

“食色性也”的男男女女,终究还是撑不起一家上市公司。

一年净利润近亿元,杜蕾斯卖了2.5亿元

情趣用品不是一个新鲜的行业。许多年来,大大小小的成人用品商店一直扎根在街头巷尾,但它们在线下销售的缺点也很明显:购买的用户避免不了尴尬,不好意思走进这些门店。

电商销售模式,对于销售情趣用品这类隐私性要求较高的产品来说,其实是有优势的。在移动互联网风口刚刚崛起的2012年,一家名为“醉清风”的公司看到了情趣用品电商市场的空白,开始在网上卖起了性玩具、避孕套、情趣内衣一类的性用品。

图/醉清风旗舰店

这几年,醉清风一直赚得盆满钵满。根据招股书,2018年-2020年,醉清风实现的营收依次为7.61亿元、9.65亿元、10.67亿元,同期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63亿元、1.1亿元、0.97亿元。尽管净利润在去年略有下降,但醉清风还是赚到了近亿元。

不仅如此,醉清风还收获了一批“忠实用户”。醉清风的天猫旗舰店粉丝数量目前已超130万,每年成交用户数量超过753万,浏览量超过7.6亿次。

在各类性用品中,醉清风卖得最好的莫过于器具类产品和避孕套、测孕等计生用品。这两类产品为醉清风贡献了七成以上的收入。醉清风销售的产品中包括自有品牌和代理品牌。在2020年,醉清风销售代理品牌的收入达到了6.9亿元。在醉清风天猫旗舰店销量前十的产品,大多来自于杜蕾斯、冈本、杰士邦等知名品牌。尤其是杜蕾斯的产品,在2020年卖出了2.5亿元。

尽管代理品牌销售收入才是大头,但醉清风表示,2020年的营收增长主要是来自于旗下谜姬、霏慕等自有品牌的增长。专卖情趣内衣的“霏慕旗舰店”,从性感黑丝、兔女郎套装到JK制服应有尽有,目前店铺粉丝数量已经超过了32万。谜姬和霏慕的流量指数连续三年分别位居天猫成人用品和情趣内衣类目第一名。

随着规模的扩大,醉清风也动起了闯关资本市场的念头。今年6月24日,上海醉清风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创业板申请IPO正式获得受理,拟公开发行的股份数量不少于2000万股,不低于本次发行后公司股份总数的25%,发行后总股本不低于8000万股,保荐人为信达证券,拟募资5.6亿元。

同年7月4日,中国证券业协会组织了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名单第30次随机抽取工作,醉清风也在抽检名单之列。但是,随后醉清风及其保荐机构便火速撤回上市申请。

一年研发样本费仅有2500元

从招股书来看,醉清风业绩增长背后,也问题重重。

醉清风的产品基本采用贴牌生产方式,研发费用占比非常低。2018年-2020年,醉清风的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11%、0.19%和0.23%,而同期醉清风的销售费用占比却始终在15%以上。2020年,醉清风的研发支出仅有250万元左右,是销售费用的1/64。

研发工作的核心是技术人才,然而醉清风的研发人才也十分缺乏。“由于两性健康用品的行业的特殊性,在引进人才方面相对较难,技术创新及知识创新型人才较为匮乏。”醉清风在招股书中坦言。

招股书显示,醉清风的产品和技术开发人员一共只有18人。同时,这些人员的从业经历也和相关产品研发无关。例如,其中的一名技术开发人员陈先伦于2013年6月毕业于浙江广厦职业技术学院,数控技术专业,曾经做过仓库打包员、客服、运营、品牌部高级经理;另外一名技术人员刘丹丹2008年6月毕业于南漳县职业高中,是文秘专业,曾担任过检验、人力、采购主管。

虽然公司强调了“人才匮乏”,但这个研发团队,更像是一个“拼凑”起的名单。

通常情况下,研发两性健康用品也需要采购材料、进行市场和消费者的调研。然而在醉清风的研发费用中,员工薪酬占据了近98%,样品费一年只有2500元,占比0.1%。这也令人很难想象,这一团队能够用这些投入研发出何种新品。

前五大客户中,四家实控人为前员工

根据招股书显示,醉清风前五大客户中,上海夏之冰系、温州神器社系、嘉兴奢慕系、上海么趣系四家公司的实控人竟然都是醉清风的前员工。

对此,醉清风解释称,是这些公司在电商平台开设店铺,并通过醉清风的自有渠道品牌“伊性坊商城”,向公司下达批发或代发订单;由公司根据订单信息发货。之所以公司选择它们进行合作,是由于它们均为公司前员工离职创业,对伊性坊商城的运作相对熟悉,因此这是具备商业合理性的。

但作为一家综合性成人用品分销平台,客户理应更为多元,主要合作对象均为前员工开创的公司,仍然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事。同时,AI财经社发现,上海夏之冰电子商贸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为100万元人民币,但参保人数为0;上海么趣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为200万元人民币,参保人数为1。而这两家公司作为醉清风的大客户,在2018-2020年的3年内,都分别实现了4000万元左右的销售额。

但是这些也只是醉清风存在问题的冰山一角。

在上市前夕,醉清风还曾突然大手笔分红,而公司实控人杨昌亮夫妇直接和间接持有了公司83.43%的股份,无疑成为分红最大的受益者。2020年醉清风总共进行了三次现金分红,派发了超过1亿元(含税)现金红利。从2018年-2020年三年时间内,杨昌亮夫妇的现金分红金额分别占归母净利润的70.06%、82.21%、103.01%,合计获利1.99亿元。

除此之外,该公司还存在刷单行为。根据招股书,2018-2020年,醉清风刷单订单金额总计超过4600万元。对此,醉清风的解释为,刷单订单未确认收入,不存在虚增公司业绩的情况;刷单也不构成重大违法违规行为,何况公司已于2020年10月后停止刷单。同时,因为违反广告法规定等,醉清风曾在3年时间8次遭到行政处罚。

情趣用品在资本市场的春天何时能来?

伴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社会文化的开放,近年来中国情趣用品市场迎来了爆发。尤其是年轻消费群体,也以更加开放的心态接受和尝试情趣用品,并且不吝于打开钱包。一位北京白领胡莉告诉AI财经社,她已经在电商平台上购买过十多款女用器具。“器具类产品总的来说,还是‘一分钱一分货’,越贵的产品舒适度越好。”

《2020线上情趣用品消费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情趣电商市场规模已达到389.2亿元,并且连续保持增速超过50%的高速增长;到2020年中国情趣电商市场规模将超过600亿元。数据显示,如今国内情趣用品市场渗透率为38.5%,相较于日本74.1%的渗透率,仍有很大的市场增长空间。

从产品来看,情趣护理用品的消费占比不断扩大,已经成为情趣用品消费份额的第一大品类,其次是男用器具和女用器具。从使用人群方面来看,男性消费者仍然占据主导地位,女性消费者的比重正在逐渐扩大。二线城市和五线及以下城市是线上情趣用品的主力市场;一线城市反而由于生活和工作压力过大,人均消费能力及消费增速不及低线城市。

目前,情趣用品市场仍然受到资本热捧。2021年3月,成人用品新零售品牌“爱心动”以3亿元估值获得千万级A+轮融资;同年4月,情趣潮玩品牌“SauceDesign非理性”完成数百万元种子轮融资。

但是,在国内A股的上市公司中目前还没有以情趣用品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在新三板上,曾有爱侣健康、春水堂、他趣股份、桔色科技等公司挂牌。但纵观这些挂牌的公司,有的多年来长期处于亏损状态;即使实现盈利的公司,盈利规模也十分有限。

爱侣健康自2016年挂牌新三板以来,从未实现过盈利,其已于今年5月终止挂牌。曾与爱侣健康争夺过新三板“情趣用品第一股”的春水堂日子也不好过,在2018年实现短暂盈利后,又重回亏损泥沼之中,其营收近年来也一直处于下滑态势。

他趣股份和桔色股份虽然目前保持盈利状态,但其年净利润仍未突破2000万元。

对此,艾瑞咨询解释称,“情趣用品线上销售模式成熟,但是行业存在毛利高、盈利低的特点。行业上市企业如春水堂、桃花坞、爱侣健康等,虽然保持有40%以上的毛利率,但仍然处于亏损状态,这主要是因为产品宣传上的限制带来的高额销售费用,挤压了利润空间。”

大多数情趣用品商家目前采用的均为贴牌生产模式,并不注重产品研发,行业处于产品高度同质化的恶性竞争之中,也影响了消费者的体验。

“情趣用品在国内很容易被理解成色情的代名词。大多数品牌的设计和视觉理念还停留在90年代的审美水平,这与现代主流年轻消费群体有很大的审美差异;国内很多公司专注于代工,生产大量低廉产品,在设计和质量把控上有待加强;再加上流量端的限制,品牌突围存在难度。”“SauceDesign非理性”创始人Kevin曾对外坦言。如何满足不同用户消费需求,提高研发水平、压降销售成本,仍是情趣用品玩家亟待解决的问题。

作为消费者的胡莉,也向AI财经社表示,她几年前买过的情趣内衣感觉质量很差,都“更像一次性产品”。于是,后来她每次在不同的平台上搜索情趣内衣产品时,都会加上关键词“维密”,感觉这样才能搜索出质量相对更好、设计不那么低俗的产品。

而醉清风,原本也被市场寄予厚望冲击“情趣用品第一股”,这次撤回上市申请之后,醉清风再要“卷土重来”谋求上市机会,恐怕也会更加不易了。

(注:应受访者要求,胡莉为化名)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