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Win House”惨败,欠330万老板失联!网红店为何如此短命

网红“Win House”惨败,欠330万老板失联!网红店为何如此短命
2019年01月13日 23:28 新零售007

共计 3446 字 | 阅读需要 5 分钟

倒闭!欠薪!跑路!获罪!

当这些落到网红餐厅Win House身上,冲击力立刻放大百倍。这不仅是一家曾因“全日制早午餐鼻祖”而火爆上海的网红餐厅;更在于其两位创始人,均是知名餐饮老炮。

林猷澳作为永和大王的创始人,曾将豆浆油条卖到年营业额3亿而被称为餐饮业的神话。而Win House的另一名创始人亦拥有赫赫之名——百胜中国前总裁苏敬轼,曾带领肯德基从4家门店扩张至4000多家店。退休时,业内评论赞其:“功成名就,全身而退。”

可是,Win House现在一地鸡毛旗下14家门店全部处于关闭歇业状态!拖欠340余名员工薪资330万!房租亦处在拖欠状态!林猷澳处于失联状态,将被移交公安机关,欠薪入罪的同时还将列入“黑名单”。

那么,拥有两位餐饮大佬支撑的Win House为何会最终走向没落,对于餐饮品牌来说,“网红”难道真的无法变为“长红”?餐饮老将再创业,也只能随机成功?

今天,兽哥就跟大家解析一下Win House到底做错了什么,让Win变成了Losing?

(林猷澳和店员合照)

曾经风靡全上海《早午餐圣经》

2014年,Win House横空出世,一经开业就火爆上海,甚至还被誉为“全日制早午餐鼻祖”!曾经也是大排长队,它们家的早午餐简西餐很受欢迎,比如,班尼、欧姆蕾、煎饼都好评如潮。

相对于一些依靠概念噱头火起来的网红餐饮,Win House是想为餐饮业做点“实事”的,所以即使餐厅倒闭,还是有很多消费者直呼太遗憾,并且在网络上怀念Win House。因此,Win House确实“红”之有因,在运营上有着可圈可点之处。

经营模式新颖时尚。Win House用林猷澳的话来说,“为都市年轻人打造的一个世外桃源。”餐厅主打美式早午餐(Brunch),并以一本《早午餐圣经》和全新的“ALL-day Brunch”生活方式概念,受到年轻人的喜爱,短时间内引爆上海人的朋友圈,并一度被媒体”誉为“一定要去的魔都Brunch餐厅”。

用餐环境受到年轻人的喜爱。Win House环境走时尚工业风,简约的木质桌椅,设计感十足的灯饰,低调又时尚,曾是潮人们热衷打卡的拍照圣地。半开放式厨房,可以让消费者看到做菜的过程,让人吃的放心,这也是其用餐空间的一大特色。

专业的菜品研发团队。Win House还是肉食者的天堂,除了班尼迪克蛋这种经典菜品,还有各种汉堡、火腿、肠、培根,一周七天不间断供应。而且有着超20年厨师经验的研发团队,定期更还会换新菜,让消费者在这的每一餐都充满惊喜与活力。

消费体验好,性价比高。Win House的套餐,设58、68、78三档套餐,性价比高,以68元的套餐为例,3个主菜选一个,还能选一个沙拉、一份汤、一份美食咖啡。加22元,还能换购一个甜点。消费者对其餐品的评价也很高,在Win House被报道歇业后的几天,粉丝们甚至在网络掀起了一股“怀念”风潮,仅小红书就有800多篇笔记。

受追捧的Win House为何黯然收场

凭借着不小的名气,Win House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先后开了4家店。之后又马不停蹄地进军到了北京、武汉、杭州和长沙,一时间风光无限。不过就在2018年11月初,有人发现Win House上海的4家门店已经显示歇业关闭,而外地的分店,也大多显示歇业关闭。如此突然又大型的落幕,让人不免感到惊讶。

Win House用餐场景潮流时尚,餐厅的概念符合年轻人的消费趋势,高性价比和用餐体验网罗了一大批忠实粉丝。另外,两位创始人就是品牌营销的金字招牌,这可谓集结了网红店的必备元素。但依旧以惨败收场,兽哥来跟大家分析一下原因。

1、众筹不是原罪,背后隐藏的资金链断裂才是。有分析说Win House是因为众筹股权分散导致管理问题,兽哥仔细研究下当时的众筹方案就会发现,众筹不能背这个锅。

Win House在2017年先后有4个众筹项目,上海3个,杭州1个。每个项目的众筹金额在400-550万之间,有915人参与,累计众筹1800多万。它发起众筹规则是,参与众筹者只有分红收益,并非股权!投资的年收益率6%,和银行理财收益持平,还有每年7200元的消费电子券(全国店铺通用)。

4家众筹店回购设定稍有不同,但统一的是共建期3年,之后Win Group会原价回购。有人曾质疑收益率偏低,品牌的解释是“更倾向于推广品牌,反馈给更多喜欢我们的粉丝,同时吸引更多的吃货。”

餐饮品牌众筹离不开3个目的:首先是,品牌宣传。这点确实达到,当时有不少报道。

其次是,粉丝吸引。Win House客群是有一定消费能力,喜欢新鲜事物的新中产,参与众筹人也符合这两点。给到的消费金都是电子券,也易于他们分享给朋友,无形中拉动营业额。不过以900多人为种子用户带来的客源是有限的,只能锦上添花。

最后,也是最根本的是,分担资金压力。Win House这种餐饮大佬创立的品牌,自由资金和风险基金肯定不会缺席。但餐饮业回收期长,且不是一次投入就结束了。Win House高投入、跑马圈地式扩张带来的资金缺口必然不少,加上后期开的餐厅多数经营业绩不佳,风险基金是否有意愿跟进,还要打个问号。

所以,Win House的失败,众筹不能背这个锅,但通过众筹倒是能感受到品牌在资金上的压力。

2、相比众筹,兽哥认为Win House的失败关键在于,基础没打好就急速扩张。资金为什么紧张?还是在于扩店的速度过快,2014年开第一家店,到现在14家店,开店速度比同赛道的蓝蛙、Wsgas要快的多。可惜的是,在之后相继开业的店面中,再难现第一家火爆的盛况。

而且,Win House官方曾说过,不开放加盟,所有门店都是直营店。门店采用高颜值的设计和贴心服务提升用户体验,再加上房租和人工成本,使其运营成本的激增,但当表面的好营收带不来好利润时,“重模式”便成为品牌发展的绊脚石。

所以,兽哥告诫餐饮从业者,虽然规模是体现品牌实力的一大表现,当连锁模式没有被充分打磨,当赚钱能力还不能被充分地肯定,便急于将模式复制给更多的地域,太过烧钱的频繁扩张就是一种“自杀”式行为。

3、对市场错误的判断。不可否认,苏敬轼和林猷澳这两位大佬都有足够的餐饮从业经验,可一旦选择再创业,就必须接受残酷市场的公平考验。对餐饮的大飞和市场的判断,必须及时更新,否则就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苏敬轼曾领导肯德基在中国迅速扩张。他时常提到,扩张是抢占市场非常有效的手段。宁可自相残杀,也不会给对手一点儿机会。林猷澳同样是扩张的簇拥者。在永和大王时期,他让“小本”变成“资本”,引入风险基金,快速扩店,虽然连续亏损4年,但真如他预期,一旦冲破50家开店数,终于开始获利。

(苏敬轼)

但现在餐饮市场竞争非常激烈,再将过往快餐业快速扩张的战略,无差别搬用到当下高端西餐赛道,就有些刻舟求剑的意味了。

在52届巴菲特股东大会上,被问及看待中国经济和市场,巴菲特说,中国作为一个比较新兴的市场……可能会变得越来越投机,但我觉得投机是一个不太聪明的做法,你需要非常多的运气才能做这件事。

做餐饮也是这样。只有单店挣钱才能扩张,如果玩的逻辑是吸引资本进入,靠运气和投机,肯定不能持久。品牌不同阶段有不同打法,最终做大都要有系统支持,理念、制度、组织等缺一不可。

这两年网红店疯狂生长,有的昙花一现,有的摸索前行,没有哪家敢说站稳了脚跟。做餐饮的通常这样戏谑自己的行业:“一年红火,两年稳中有降,三年就撑不下去。

”Win House的出局是令人惋惜的,因为即便在今天看来,Win House在某些方面的表现依然出色,它有着一些其他网红餐饮品牌没有产品灵魂,有着一个较高的起点。

但是,但高成本和低营收的矛盾,烧钱式地到外地拓店,再加上管理上存在缺失,让Win House把手中的一把好牌慢慢“打烂”了。Win House的惨败最终和网红无关,但它值得每一位餐饮从业者去反思,这样才能以史为鉴,走出一条网红变长红的路。

今日话题:

你还知道哪些短命的网红店?

(在评论区留下你精彩的评论吧👇)

你们的支持就是我们的动力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