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印染重镇”停产!卖布还要倒亏?啥情况?对纺织行业影响几何?

突然!“印染重镇”停产!卖布还要倒亏?啥情况?对纺织行业影响几何?
2021年10月02日 10:18 周密金融

密金融,一切只为您,从来无二心!

版权:来源 综合自上海证券报、期货日报、财联社、央视财经

位于浙江绍兴的柯桥区,是亚洲最大的印染纺织产业集中地,这里有近200家印染厂,印染产能占全国接近40%。如此“印染重镇”近期突然拉闸停产,给整个印染纺织产业链带来不小影响,目前这些印染厂、纺织厂的现状怎么样?

1

多地印染厂停电停产 

纺织厂开机率不足五成

在位于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的一家纺织厂,受限电限产政策影响,车间里每天的开机率不足一半,大部分工人不得不停工放假。

在这家纺织厂的车间,一边区域机器都在正常地运转,但是另一边对比就非常明显了,不仅机器都处在停止状态,而且积放了大量的库存。

据了解,自9月22日起,柯桥区近200家印染厂基本全部限电停产,并一直持续到9月底。印染厂是连接着上游纺织厂和下游服装厂的中间环节。纺织厂生产出的坯布经过印染厂加工后通过贸易商销售给下游的服装厂。所以,印染厂停产,将直接影响上游纺织厂和下游贸易商的交货进度。

浙江绍兴某针纺有限公司总经理唐亮表示,因为染厂限电,导致海外订单完不成,交期赶不上,需要空运,成本更大。比如,海运费1万元一吨,空运费就要16万元一吨,卖布可能只有五六万元一吨,这样的话,他们每吨布还要倒亏。 

一方面是面临限产,完不成订单;另一方面,纺织厂的成本压力也在持续高涨。今年以来,海运费暴涨,海外订单的运输成本直线拉升;同时,因为此前国内纺织行业产能增长过快,对原材料需求快速增长,导致原材料供不应求,价格持续上涨。

实际上,不仅是浙江绍兴,目前全国多地区都在进行限电限产和节能减排的举措,多数印染厂、纺织厂都在面临不同程度的停产困境。

2

印染纺织行业产能过剩

限产政策下库存回落 

自去年开始,因为海外疫情原因,国外大批量纺织订单回流,国内印染纺织行业产能扩张很快,目前已是产能过剩,库存高企。近期,因为印染厂和纺织厂限电限产,这些纺织厂产能压缩,库存开始从高位回落。

赵峥嵘是浙江绍兴一家纺织品贸易公司的负责人,近期,因为上游的织厂和染厂停产,产品供应跟不上,他们的库存已从上个月的5万吨降到现在3万吨左右。他表示,最近库存下降得非常快,因为下游得知消息说货品要上涨,供需可能会紧张,客户的补单量也会增加。平常一天的出货量大概在1000条左右,最近有1800条、2000条左右。

据了解,纺织行业长期供过于求,因为近期原材料成本快速上升和供求关系改善,销售价格也开始小幅上涨。赵峥嵘表示,因为上游的成本也在增加,染费、织布的费用也会增加,所以整体的成本会上升,同时卖价也会进行调整。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纺织品原材料的价格已开始快速上涨,去年6月份到今年9月份,棉花价格涨幅超过50%,部分化纤品价格涨幅在60%以上。近期,因为纺织厂生产能力受限,需求减少,这些原材料价格涨幅已逐渐收紧。

3

临时停产

上市公司产能受冲击

浙江迎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9月27日晚间发布公告称,为缓解煤炭库存状况,保障供热、用热企业安全有序生产,公司所在柯桥区马鞍街道热电企业拟逐步降低供热负荷,用热企业按梯次实施停产,根据相关要求,公司于9月22日至30日期间临时停产。

近日,迎丰股份所在街道热电企业逐步恢复供热,截至目前,公司已全面复工复产。

对于公司此次突然停产,迎丰股份解释称,系为缓解煤炭库存状况,保障供热、用热企业安全有序生产,公司所在柯桥区马鞍街道热电企业拟逐步降低供热负荷,用热企业按梯次实施停产。停产期间,公司将做好设备检修和保养、员工安排等相关工作,同时,随时做好复产的原料、人员等相关准备工作。

据披露,本次临时停产期间的产能约占迎丰股份全年总产能的3%,不会对公司全年总产量和正常生产经营活动产生重大影响。

浙江西大门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同日公告,由于电力供应紧张,浙江省近日对辖区内重点用能企业实行用电降负荷,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对重点用能企业实施停产,预计将停产至9月30日。公司目前被迫临时停产,预计影响遮阳面料产量约11.54万平方米/日,具体影响效益情况暂时无法准确预计。

与迎丰的举措类似,为最大限度降低临时停产的影响,西大门同样通过安排设备检修、设备维护、优化工艺控制等方式,尽可能减少不利影响,争取“停产不停工”。

西大门方面表示:“我们将积极与客户保持沟通,确保订单的及时全面供应,满足客户交货期的需求,预计这次临时停产不会对公司目前订单的交付带来影响。”

不过,上述限电停产措施也非简单的“一刀切”。据悉,绍兴市区印染化工电镀产业改造提升工作领导小组日前出台了《关于印发越城区集聚提升至柯桥区印染组团建设投运及老厂区关停退出奖励办法的通知》,及《关于印发越城区集聚提升至柯桥区印染组团过渡性生产预案的通知》两项政策,对印染组团的集聚关停相关工作进行了激励与规范。

地处嘉兴桐乡的新澳股份负责人告诉上海证券报记者:“这个政策对我们的影响不大,公司还是尽量保工保产。不过接下来可能会考虑放两天假。今年公司的排单一直很满,大家到现在都没怎么放假,正好趁此机会休息一下。”

4

两面夹击

印染面料厂压力陡增

旺季不旺,这是纺织业传统“金九银十”今年的“别样”写照。上游染料的不断提价和限电停产交期不定的“双重夹击”,更是让印染厂商和面料企业倍感压力。

中国印染行业协会在上半年行业报告中提到,今年上半年我国规上印染企业营业收入与疫情前已基本持平,但由于今年以来原材料、用工成本、海运费用等出现明显上涨,企业经营成本增加,利润空间受到挤压,相关数据明显不及2019年同期。

与下游印染纺织厂的疲软形成鲜明对比,上游染料的涨价预期已十分明确。9月,绍兴上虞大型染料企业分散染料价格多次上调,分散黑ECT300%出厂价格每公斤从23元上涨到27元。

以行业龙头浙江龙盛为例,公司近日公告,自9月15日起对分散染料价格再次进行调整,分散黑ECT300%价格再次上调2000元/吨,其他常规品种均有1000-2000元/吨的价格上调。这是继9月4日以来,浙江龙盛月内第二次上调分散染料价格。

浙江龙盛相关负责人表示,染料的基础原材料、染料中间体等价格之后如何发展,要看市场需求和政策影响,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浙江龙盛发布的主要产品价格波动情况

公开资料显示,绍兴地区印染工厂开机率截至9月9日为72.14%,较上一周下跌1.29%。与此同时,客户要求现货的市场单,也对染厂和纺织企业提出了更高的挑战。这类订单数量大、交期紧,极易引发排队、压卡、爆仓等情况。而限电停产,则让“按时出货”变得更加困难。

“目前暂时是停产到十一之前,但到时候能不能复工还要再看通知。”绍兴一家纺织品公司的负责人坦言,“现在这个情况,我们接单和下单肯定都会更谨慎,一怕交不出货,二怕价格波动太大。”“对高耗能重点用能企业停产至月底。届时未关停的高耗能重点用能企业,将由电力部门采取措施,共涉及辖区内161家企业,大部分是印染、化纤行业企业。” 前两天网传的绍兴市柯桥区限电通知,已被当地企业的“停产行动”印证了真实性。

5

短期影响仍会持续

“金九银十”的旺季值得期待吗?

江浙是纺织印染产能集中地,受“双控”影响减产停产,影响时间从9月中旬持续至国庆长假,之后又恰逢纺织服装行业的“双十一”销售旺季。

“虽然今年旺季订单表现较差,9月中旬依旧没有明显起色,出口可能已经在不断攀升的海运费压力下提前完成,但国内‘双十一’依旧是重要的销售窗口期,越往后订单恢复的可能性越大。”相关人士表示,去年订单在9月底集中出现,表现为集中紧急下单。今年上游原料各环节已经对旺季预期做了充分准备,但订单表现一般。9月份的限产将使产出降至低位,一旦10月份旺季订单体现,将加速各环节库存的消化,有利于产业链利润的修复。“至于‘金九银十’的旺季是否还值得期待,目前看对出口没有太高期望,国内的消费也比较疲弱,但窗口促销订单还是值得期待。”

据了解,“双控”政策目前已经影响到纺织全产业链,从原料端到需求端都有体现,但对上游原料供应的影响小于下游需求,整体上,越往下游能耗越高,受到的影响越大,因此利空原料市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