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100万个村庄消失,真实城镇化率达70%?央媒:不准强迫农民上楼

超100万个村庄消失,真实城镇化率达70%?央媒:不准强迫农民上楼
2021年06月17日 19:01 蓝白聊房

村庄撤并的大潮,该缓缓了。

6月16日,央媒新华社主办的《半月谈》发了一篇文章, 叫《乡村振兴立法,撤并村庄有规矩》。

其中提到,6月份开始实施乡村振兴促进法,有一条很关键:严格规范村庄撤并,严禁违背农民意愿、违反法定程序撤并村庄。

文章评论指出:个别地方擅自扩大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范围,违背农民意愿大拆大建,让村民上楼住新房,换取城镇建设用地的指标,获取土地收益。

脱离现实条件,不尊重农民意愿,单纯以获取土地收益为主要目标的村庄撤村,牺牲的是农村和农业发展,牺牲的是农民利益。

过去这些年,城镇化快速发展的同时,是大量村庄消失。

按七普数据,过去十年间,中国人口增长了7205万人;全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增长至63.89%,城镇常住人口增加了2.36亿人;全国18座城市人口数量突破千万。

63%这个数字是怎么得到的?

很简单,全国人口中,居住在城镇的人口高达9亿,占63.89%(而2020年我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45.4%),居住在乡村的人口减少到了5亿,占36.11%。

事实上,真实的城镇化率,可能达到了70%以上。

安信证券曾测算过,在现代经济部门就业的人口占全部非农就业人口中的比重,这一数据显示,我们和日韩相比毫不逊色。

照此推论,虽然2018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已经接近60%,但是,考虑到非农就业人口可能存在低估,真实的城镇化率可能已经达到了65%。

而2020年的七普数据城镇化已经达到了接近64%,照这个比例推算,真实的城镇化率达到70%很正常。

当越来越多的人口进城,村庄撤并、消失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

过去这些年,究竟消失了多少村庄?

想把这个数字统计出来很难,因为自然村的数量并没有摸过底,要么数据缺失,要么前后不连贯,又或者部门之间的数据不吻合,所以只能估算一个大概。

人民日报曾在2013年6月份发过一个报道,其中援引了民政部的统计数字,2002年至2012年,我国自然村由360万个锐减至270万个,10年间减少了90万个自然村,其中包含大量传统村落。

注意,2012年的时候已经消失了90万个自然村,现在已经过去了9年时间。

这9年,恰恰是城镇化高速发展,农村人口大量进城的时期,“人户分离”已经增加到4.9亿人,流动人口规模已经从2.7亿增加3.7亿人,保守估计,与10年前相比,至少有100万个村庄撤并或消失。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张玉林曾做过调查,上海在1990年代后期约有6.6万个自然村,到2016年第三次农业普查时的数据是29941个,建设部门2017年报告的数量是20905个。

江苏在2006年规划公布前大概有25万个自然村,到2016年剩下17.5万个,十年间,减少了7.5万个。

也就是说,超过一半的村庄都没了。

说到这,很多人可能并不理解撤并村庄的意义,从经济学角度来说,是有一定道理的。

一方面,城镇化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规律,人口向城市流动的趋势不会发生变化,发达国家都要经历这个阶段。

以日韩为例,都已经达到了城镇化80%以上的天花板。

新华社6月初有个报道,日本以接近免费的价格出售乡村空置房产,鼓励居民入住,也就是那些长期没有人居住,且连续5年没有使用过自来水和电的房屋,还设立了专门的“空置房银行”,展示无人居住的房屋,一些房屋售价低至每套5万日元(约合2910元人民币)。

另一方面,撤并村庄能提高农村治理运转效率,可以有效推进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多种生产要素节约集约利用,降低农村宗族势力影响,推动基层治理能力现代化,还可以腾挪出更多的空闲宅基地、农地,复耕后用于“土地增减挂钩”的指标流转,多出一份可观的收入。

贺雪峰曾发过一篇文章,其中援引了某省自然资源厅的村庄布局规划,其中列出了某试点市撤并村庄的三个必要性。

一,村级组织运转成本高,基层负担重。按每村平均5000元计算,仅全市财政承担的村级工资费用就近4000万元。

二,空心村比例高,土地浪费严重。全市农村人均居民点用地达257m2,高出国家标准107m2,空心村比例达80%。有的村庄房屋空置率高达50%。

三,基础设施建设成本高,公共服务水平低。医院、学校、超市等基础设施,因村庄过于分散而低水平重复建设。

我们似乎要接受村庄逐渐减少的事实,但任何事情都不能操之过急,10年时间,一半村庄消失,这样的速度实在太快,以至于各地纷纷效仿,大干快上,只要能推动宅基地复耕,就让农民去住高楼,这就不符合城镇化规律了。

贺老师就专门说过这种现象:以前,农民在自己房子住得好好的,现在非得被强拆搬进社区,还要自己出钱,搬进社区房子的质量差、面积小,社区也没有可以存放农具的空间,距离承包地太远,之前庭院种植蔬菜也没地方了。

社区住房质量差,生活不方便,生产更不方便,还要自己出钱买房,换做是谁,都不会乐意。

因此,6月开始实施的《乡村振兴促进法》,就是为了使村庄撤并更加规范,不能违背农民的意愿,只有真正符合城镇化条件的乡村才能合并,让我们关于故土的记忆能够长存。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