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物夕拾吴若愚:在茶的时光中,找寻旧的生活

朝物夕拾吴若愚:在茶的时光中,找寻旧的生活
2020年11月18日 18:03 青财经2019

在法国意识流小说大师马塞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的巨著《追忆似水年华》中,主人公一开始感到自己的生活忧郁无味,直到某个冬季的一天,当他喝茶时将一块名为玛德琳的扇贝状蛋糕浸在茶中,“突然,往事浮现在我的眼前。这味道,就是玛德琳小蛋糕的味道,那是在贡布雷时,在礼拜天上午,我到莱奥妮姑妈的房间里去请安时,她就把蛋糕浸泡在茶水或椴花茶里给我吃……”,从杯中溢出的茶香与蛋糕香,勾起了他在贡布雷乡郊的童年往事。

类似的,“藏”在北京胡同的朝物夕拾空间,有精美别致的茶具、品类众多的茶,有造型萌哒、口味独特的甜点,还有随心可翻阅的书。在这样静谧的空间里,沏上一壶可心的茶,点上可爱的兔形甜点,用小勺轻取半勺,放到嘴里入口即化,“这味道,怎么这么熟悉……原来是跳跳糖,可不就是童年的回忆!”

小兔子“逐月”甜品

舌尖触及的那一霎那,味蕾打开了记忆的魔盒,生命中一连串孤立的片刻,靠着回忆和幻想,许多意义浮现了,然后消失,消失之后又浮现。

996的工作生活节奏中,偶尔觅得半日的清闲与放松,还有久违的记忆,这大约也是朝物夕拾近来成为年轻人网红打卡点的一大主因。而今,朝物夕拾最大的太阳宫店,迎来了一位“海归店长”——吴若愚,毕业于美国加州州立理工大学,他是拥有300多年历史的吴德泰号茶庄的第13代后人,他与“消失”60多年的吴德泰号有怎样鲜为人知的故事?

藏在胡同深处的网红空间

不论是北京前门胡同里的中式茶社,还是西城胡同摆满了建筑书籍的礼士书房,抑或是高碑店文创园里的甜品店……这些风格统一而又呈现出不同特点的空间,都有同一个诗意的名字——朝物夕拾。

在北京前门大栅栏胡同里,一家兼具现代与传统风格的空间,既简约明朗,又古朴清雅,阳光透过木质屋顶渗入天窗,打到青翠欲滴的绿植上,映在地上、墙上、沙发和矮茶几上,显得安宁、舒心,且充满活力。

推开玻璃门,入口的转角吧台上,摆放着五颜六色的几何形状糕点,柜子上放满了各个品类的茶叶罐,上面写着梨山乌龙、糯香普洱茶、白桃乌龙冷泡茶、永德大雪山红茶、六窨茉莉花茶等字样。桌子上,古雅大方的茶壶,配着不一样的精巧茶杯。

小刺猬“慢慢”甜品

茶点茶点,有了茶,自然少不了甜点。造型憨厚吃起来Q弹的小刺猬甜品,三种不同口味的腐乳咸芝士“三生”甜品,最经典也是最受欢迎的当属是兔子造型的“逐月”甜点,跳跳糖融合了椰蓉碎的味道,口感清新,让人无限想象。

这就是被年轻人追捧的网红打卡点,一家在大众点评排名第一、深藏在胡同里不容易找到的甜品店。

朝物夕拾太阳宫店,每天一大早“海归店长”吴若愚就准时到店,与吉祥物刺猬“慢慢”一样,开始店长一天的工作。店员尚未到来,吴店长利索地摆上微山水盆景,清洗茶具,烧水沏上吴德泰号茶,接待店里每一位顾客。

朝物夕拾“海归店长”吴若愚

作为“吴德泰”第13代后人,吴若愚2018年在美国完成学业后就回国协助父亲吴成昊复兴吴德泰品牌制茶事业。

从明末崇祯9年至1950年,吴德泰号茶庄曾屹立在北京繁华的前门大栅栏商业街,见证了中国300余年的历史兴衰与社会变迁。

2013年起,“歇业”60余年的吴德泰茶叶品牌,在第12代传承人吴成昊的引领下,以“吴德泰再做300年”为己任,访遍国内产茶名山,逐步开始恢复制茶。

300多年老字号吴德泰重现于世

民国时期的老茶叶罐,尽管已经斑驳,但依旧可见昔日旗袍美女图的盛行,散发一股浓浓的复古风;

泛黄的茶叶包纸上,印着简单的“The best tea”英文字母,旁边则是小蝌蚪似的音乐音符,极具设计感;

落漆的老茶叶罐上,标有“京都正阳门外大栅栏中间路北”字样,说明这是清乾隆年后的物品。之前,大栅栏一直被称作“廊坊四条”。

民国时期吴德泰老茶叶罐

这都是吴德泰号茶庄不同时期时兴的茶叶罐、茶叶纸,上面每一个文字,每一个图案,每一个细节,无不透出时代的特征与气息。

明末崇祯9年,徽商吴立化在北京正阳门大栅栏设店,创立吴德泰号茶庄。“吴德泰”三个字,对吴若愚父子而言,沉甸甸的,是责任,也是使命。“吴”字代表祖宗姓氏,“德”“泰”二字结合,表明要有德于人,才能通泰。用在商业交易中,就是要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尊重顾客,公平交易。

2012年,吴德泰第11代主人吴士豪,自感年事已高,将“歇业”60余载的吴德泰号茶庄之事,告知两位儿子,希望能传承吴德泰号,这是他一辈子的心愿。正值中国民族文化复兴之时,经过很长时间的思考,吴成昊决定接过吴德泰第12代传人的棒子,重启吴德泰茶叶品牌。

吴德泰号作为从明延存至清且持有官家牙牌的茶行大户,茶叶“真材实料、货真价实”。老北京饮茶广为流传一则佳话:北平宣外天兴居大茶馆的“高末儿”,来源就是吴德泰茶庄清仓底的茶叶末被拿去泡水喝,醇厚微涩,香留舌本,后来竟成为一种流行。

“吴德泰号茶庄,有完整学徒体系,基本是5年制。”戴着质感金属边框眼镜,说话慢条斯理的吴若愚向《中国企业报·青财经》介绍,“以前不管是家族子弟,还是外面请的伙计,一开始只能在后房折纸包、包茶叶纸,不练个一两年出不了柜,经过长时间学习,才能走到前柜。”

茶庄的匠人精神,就是在日复一日的练习中打磨出来的。吴若愚谦逊地表示,自己这个“店长”,仅是一个“学徒”,从最基础的做起,需要学习的还很多。

2013年“吴德泰号”被重新启动。重启的吴德泰品牌茶叶,跟老吴德泰号一样,非常注重茶的品质——做“干净”的茶。吴德泰第12代传承人吴成昊,将重启的吴德泰茶叶,设定“欧盟标准”,也就是说,每一款上市新茶,都要通过欧盟进口茶叶农残检测标准,才能面世,走向市场。

吴成昊历时5年,访遍全国名山茶园,打“飞的”就飞了50多万公里,终于在全国9个省份找到总面积超过4500亩的“干净”茶园,秉承老吴德泰号经营的精髓,做的茶要“说得清的干净,道得出的好味”。

现在,吴德泰品牌不仅找齐绿茶、黄茶、白茶、青茶、红茶、黑茶中国传统6大类茶,还将花茶、普洱茶,按照吴德泰老号的规矩,单成大类,形成吴德泰8大类茶,面向年轻人市场。

在茶的时光中找寻旧的生活

“朝物夕拾,顾名思义,早上的物什,到傍晚再去重拾,有种旧事重提、回忆往事的意味。人生匆匆,让生活慢下来,在茶的时光中,找寻旧的生活。”

吴若愚声线温和,性格也如同茶一般不疾不徐。他继续向《中国企业报·青财经》说道,“朝物夕拾的定位,其实卖的是空间。不管我们的店,是大是小。我们希望每个坐下来的人,都能好好品尝下茶和店里有品质的甜点。沉浸在朝物夕拾这个空间里,放松自己,找到自己最舒服的一种状态,找到自己最喜欢的一种状态。”

2016年,朝物夕拾本着“念旧,拾新趣”的理念,在前门大栅栏开出第一家门店,“让生活慢下来”,大受年轻人的欢迎。这与品牌重启后主要面向年轻人群体的吴德泰不谋而合,喝茶吃点心这件事儿,也可以有新的趣味、新的方式,让年轻人喜欢,成为一种潮流。

此后,朝物夕拾又陆续开出高碑店ITOWN店、礼士书房和太阳宫店。这4家门店整体风格既统一,又各具特色,每一家店都因地制宜,将装修风格融入到门店周边的环境中去,成为整个大环境有机的一个部分。这种美学理念,与徽派建筑十分相似,依山傍水、因地制宜,要融入到周边大环境。

吴若愚表示:“朝物夕拾,目前在北京只开了4家门店,以后还会逐渐增多,但我们每开一家门店,都是用心的、走心的,以后就算是开到了上海、深圳、西安等全国各地的城市,我们都会因地制宜,每家店有每家的特点、风格。”

从南宋淳熙七年开始,徽州歙县昌溪太湖吴氏就广植林地,种茶制茶。吴家是当地的大家族,茶行是其盐、漕、木、茶四大产业之一,全国各地都有吴氏族人开设的茶庄,且每家的名字都不一样。不同的茶庄,不同的地方,因为水质和气候的差异,冲泡的茶叶都会在口感上有所差异,所以吴氏族人在各地开设的茶庄,根据用户口味拼配茶叶,因地制宜,很好地融入周围环境,以适应当地人的生活习性。

与这一适应在地生活方式理念相承,朝物夕拾的茶具,一个茶壶可配不同的茶杯。消费者根据自己的偏好、心情,喝茶过程中,可选择不一样的杯子,让生活有种小仪式感和趣味性。

值得称道的是,朝物夕拾的甜品,从设计到食材、口味,从研发到制作,整个是中西结合的过程。按照西式的慕斯方式研发甜品,但会融入很多中国元素,例如起名、用料、造型等等方面。

举个例子,“三生”甜品,三个不同的口味,最惊艳的一块“腐乳咸芝士”,是把中国传统王致和腐乳——酱豆腐元素和西方的奶酪咸芝士相结合,造型也很像一块豆腐,味道可口。一块咸的甜品,让人很难想象。再如,有一款叫“生机”的甜品,是从中国传统小吃“姜撞奶”得到了启发,将生姜和牛奶融合在一起,创新地制作成甜点,这也是向经典致敬。

“我们的甜品,口味比较清淡,两样东西不互相冲突。甜点配喝茶,这是一个还不错的体验。”吴若愚说道,脸上洋溢着温和的笑容。

朝物夕拾,一家偏文青的甜品空间;吴德泰号,一个悠久历史的茶叶老字号。在新国货浪潮的涌现中,将传统与现代相结合,历史与现在相融合,西式与中式相交汇,创造出“念旧,拾新趣”的生活艺术体验,在茶的时光中,找寻旧人、旧事、旧的生活……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