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外卖一家独大,饿了么在哪里?

美团外卖一家独大,饿了么在哪里?
2020年12月24日 17:12 青财经2019

来源:中国企业报·青财经

作者:青青

主编:江金骐

近日,互联网新三巨头之一的美团,被爆出大数据杀熟外卖会员,网上大V直呼被“割韭菜”,引发互联网潮水般热议,网友纷纷爆料自己被各种软件“杀熟”经历。新华网对此评论“不顾吃相,请别小看那一两块钱,那不是‘韭菜’,那是日子是民生”。

纵观整个外卖行业,在互联网巨头的“烧钱补贴竞赛”下,阿里投资的饿了么,从行业第一被鹅厂投资的美团反超,远远被甩在了身后,而百度外卖早已不知在哪儿,更名为口碑外卖的淘点点更是消失在大众的视线。

美团一家独大,占7成市场份额,稳居行业第一,几乎垄断整个外卖市场。失去了制衡的外卖市场,美团站在山巅,傲视群雄,而饿了么早已不是其对手。曾经的屠龙少年,慢慢长出龙鳞,也变成了巨龙,开始“割韭菜”——大数据杀熟会员。

互联网独角兽故事,大抵如此,脱离不了老套路:很多初创企业誓言要改变世界,直面巨头的竞争。但当极少数独角兽IPO成功后,也会变成被人巅峰的对象。

饿了么开创外卖赛道,半途杀出个美团

《十年水流东,十年水流西》,五条人乐队《县城记》中的一首歌,唱尽了沿海县城的风雨变迁,也唱出了社会的魔幻变化。

“今天全球化,明日就自己过”这一句歌词,用在昔日“外卖一哥”饿了么身上,就是“今天行业老大,明日碾成老二”。眼睁睁看着自己开创的互联网外卖市场,一点一点被“狠角”美团蚕食,却无力阻挠其进军的步伐,只能让出老大的位置。

饿了么,成立于2008年,由上海交大学生张旭豪、康嘉等人创办,刚开始为上海交大学生内部外卖平台。起步于上海交大的饿了么,赢得大学生用户认可的同时,也在2011年获得金沙江创投A轮100万美元融资。此后,饿了么开启资本融资的道路,先后获得经纬中国、红杉资本、腾讯投资、阿里巴巴、支付宝、中信产业基金等众多知名投资机构的12轮融资。

饿了么融资历程图(来源企查查)

2013年,是餐饮外卖行业的分水岭。这一年之前,美团、大众点评都是以到店堂食流量为主的品类。拿到了金沙江创投的A轮融资,饿了么在2012年3月推出第一版APP,经过一年的测试与打磨,2013年APP功能已基本齐全。这一年起,随着市场规模激增,饿了么正式开创了餐饮新品类——外卖。

消费者吃饭除了导流给商家店铺,还可以借助互联网送外卖。2013年之前的外卖,只是堂食微不足道的补充,是临时的应付,现在变成了规模化使用,并且成长为高速增长的新赛道。

此时,餐饮领域还在做团购的美团,通过监控行动很快发现互联网外卖日交易量数据暴增,就开始分析、研究。于是,美团外卖、阿里系淘点点都“杀”进外卖行业,2014年百度外卖也跟进。

作为互联网外卖模式开创者,饿了么默默耕耘了5年的外卖市场,从2010年1.5亿元规模,涨到2014年近100亿元市场规模。到了2015年,饿了么业务已覆盖超过300个城市,日交易额突破1亿元,日订单量超过330万单,创下外卖O2O行业新高,俨然成为行业老大。

2016年,饿了么获得阿里巴巴领投的12.5亿美元融资,几乎同一期间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的“新美大”获腾讯领投的33亿美元投资。

外卖领域正式进入BAT角力的战场。

美团外卖一家独大,饿了么在哪里?

如果时间停留在2015年,饿了么就是互联网外卖赛道开创者,市场龙头,妥妥的独角兽。

然而,半途“杀”出美团外卖,刚从“千团大战”浴血奋战出来,看到互联网外卖新风口,直接就加入到烧钱补贴大战。

从校内网的创立,到半道殒没的饭否,再到团购网站美团的掌舵,连续创业者王兴带着战斗力十足的大军,攻占外卖城池。

饿了么与美团外卖,背后的“金主”分别是阿里和鹅厂,完成巨额融资后,两队就开启了简单粗暴的“烧钱补贴”游戏。2016年春节开始,足足“烧”了半年,到了下半年,原本在张旭豪计划中“6个月结束”的战斗,战线被拉得远远超出他的预计。这个时候,百度外卖已不再继续跟进补贴,而背靠两大“马金主”的饿了么与美团外卖,则加大补贴力度,展开殊死之战。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里有个八卦,是说阿里一开始投资了美团,鹅厂投资大众点评。后来因“二选一”游戏,王兴与马云决裂,美团合并大众点评后,就彻底倒向鹅厂。

2017年,又是互联网外卖市场的一个分水岭。“千团大战”时期,阿里投资并扶持打造的美团地推铁军,在外卖行业,则成为击溃饿了么的主力军。也就是说,阿里自己支持孵化了一个敌人。

2017年上半年,饿了么与美团外卖的市场份额占比分别为41.7%,41%,基本持平、不分伯仲。8月,饿了么并购百度外卖,合并后市场份额为54%。尽管如此,美团始终紧咬住饿了么,就像赛场上两名旗鼓相当的选手。后来,美团开始反超饿了么。到2018年9月20日,美团点评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这时,美团外卖全面反超饿了么成功,登上互联网外卖行业第一宝座。

同是创业天下,有人欢喜有人忧。早在2018年2月,突传阿里将全资收购饿了么,张旭豪可能会出局,“对赌协议”失败,后来这一事不了了之。

2020年,美团外卖占市场份额近70%,垄断了外卖市场。在美团实现每单毛利转正的同时,不断爆出算法压榨骑手、大数据杀熟会员等“割韭菜”事件。

美团垄断外卖市场,饿了么又在哪里?

摩拜收归美团麾下,ofo小黄车成老赖

在互联网外卖行业,阿里系饿了么败于腾讯系美团。作为创造出互联网外卖行业的饿了么来说,终究意难平。

无独有偶,在共享单车领域,也上演了类似的剧目。

腾讯投资的摩拜单车,2015年由胡玮炜创立,2016年正式上线并在上海投入运营;阿里投资的ofo小黄车,是北大毕业生戴威和他的4个小伙伴,在2014年创建的,以解决大学校园出行问题。这一点,与饿了么团队极其相似,都是用互联网方式解决大学生活的痛点问题。

赛道有限,狭路相逢。通过不停的融资,摩拜单车与ofo小黄车,也不可避免地卷入互联网巨头“2马”之争。

2017年,外卖市场“烧钱补贴”正激烈之时,共享单车领域也不甘寂寞,燃起“烧钱补贴”大火。

这是疯狂的一年,在互联网两大巨头A和T的投资竞争下,ofo小黄车和摩拜单车疯狂扩张,投放海量单车,抢占市场份额。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共享单车市场投放量达2300万辆,金额超过百亿,而摩拜单车、ofo两家头部企业投放量接近2000万辆。

城市的街道、马路、拐角,到处都是各色单车,也有被丢到河里、海里,还有大量单车躺在路边无人清理。

共享单车疯狂的背后是资本的力量。当钱烧完了,资本退去,共享单车资金链断裂,融资近80亿元的阿里系ofo小黄车成了老赖,无法退还押金,戴威也被限制消费。另一边,腾讯系摩拜单车则在2018年4月被美团以27亿美元收购。不久之前,摩拜单车正式停止服务,全面接入美团,并更名为“美团单车”。

至此,共享单车ofo小黄车和摩拜单车“补贴竞赛”告一段落,小黄车退押金遥遥无期,世上也再无摩拜单车。

有个传闻,ofo小黄车失败的原因之一,就是戴威拉进了腾讯、阿里这俩对立资本,结果导致团队内部常常无法通过决策,最后陷入僵局,错失挽救机会。

今天全球化,明日就自己过,也道出了互联网创投圈的热闹与落寞: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一声不响、闷头发财的鹅厂,手上紧握微信这张社交主牌外,还有大文娱的腾讯视频、阅文集团、TME在线音乐牌等等,生态圈布局比较完整、稳健。反观阿里系投资,除了与电商相关的“亲儿子”,其他无论多么优秀的独角兽,都能投一个死一个,阿里手握的牌,越来越少?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